龙啸天紧紧的咬着嘴唇,看着怀里的娓儿悲伤的说道:“娓儿,对不起,原谅我……”

  龙啸天抬头看向了巨石下方的野兽,现在龙啸天有仙力的保护,苍原狼根本就近不了龙啸天的身,苍原狼一碰到护着龙啸天的仙力,瞬间就被震飞出去。

  龙啸天打算使用禁招,这一招式是龙战野不允许他使用的,因为使用出来以后,龙啸天就会脱力,整个人好几天都动不了。

  龙啸天猛地把破天枪插进巨石中,把娓儿平放在地上,从小包袱里拿出了一件衣服,把娓儿的后背紧紧的包裹住,龙啸天催动仙力,加快娓儿后背的伤愈合,渐渐地娓儿的血止住了。

  龙啸天收回手站了起来,静静的看了娓儿一会,娓儿的小脸已经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了,龙啸天不能再等了,时间越久仙力消耗就越严重。

  龙啸天转身,双手紧紧的握住破天枪,大吼一声,全身的仙力就像决堤一般疯狂的涌进破天枪里,纯黑色的破天枪慢慢的亮起了银色的光芒,整个枪身都开始慢慢地变成银白色的,银白色的枪身上出现金色的纹路。

  龙啸天等到光芒已经亮的刺眼的时候,猛地将破天枪垂直扔向了空中。

  酷}匠o网‘c永久l免费.O看=t小说

  此时苍原狼还是像打了鸡血一般疯狂的往龙啸天护体仙力上撞着,巨石周围应有好多的苍原狼的尸体,但是其他的苍原狼就像是看不到一般,不管上前是不是会死,都前赴后继的扑上去。

  此时破天枪已经升到了很高的地方,整个破天枪在空中就像是银月一般耀眼,把这里照的通明。

  龙啸天的仙力都已经传进了破天枪里,他的脸色也非常的苍白,但是龙啸天没有倒下去,他还有事情没有完成。

  此时所有的苍原狼都愣在了原地,全部看向了空中的那一枚银月,银色的光芒就像是最原始的恐惧一般,照在了苍原狼的心里,让它们止不住的开始颤抖。

  破天枪上的亮光越发的刺眼了,所有的苍原狼都开始慢慢地向后推去,它们感觉到深深的恐惧。

  “月华!”

  破天枪发出嗡鸣声,声音非常的刺耳,所有的苍原狼都慌乱了起来,这个声音使得它们感觉很是烦躁。

  银色的光芒倾泻而下,龙啸天周围方圆百丈的苍原狼都被定在原定动弹不得,被定住的苍原狼都开始嚎叫起来,像是感觉到自己就咬死亡一般。

  没有被定住的苍原狼一时半会也不敢接近银色的亮光了,它们只能看着自己的同伴被定住,什么也做不了。

  停在龙啸天头顶正上方的破天枪发出噌的一声,一瞬间就像是进入了银白色的世界一般,龙啸天的眼前什么也都没有剩下了,他能看到的都是银白色的。

  从远处看龙啸天那里就像是一个银白色的球一般,紧紧的包裹着龙啸天方圆百丈的范围,银白色的球里面的东西什么都看不到了!

  其实就是一瞬间的事情,银白色的光芒消失不见,除了龙啸天站立的那一块巨石,其他方圆百丈的内的山石野兽统统消失不见,方圆百丈内的东西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没有巨大的声响,也没有刺耳的声音,就这么平静的消失了……

  银色的光芒褪去后,破天枪缓缓的落到龙啸天的手里,龙啸天单手持枪,把破天枪插到地上。

  龙啸天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离自己百丈远的野兽,心里在想着什么。

  苍原狼的头领因为离得比较远,幸免于难没有被龙啸天杀死,它惊恐的看着远处站在巨石上的那个人,它总以为这次可以让轻而易举的拿下这一次的猎杀,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站在巨石上的那个人是这么的厉害,一招就已经把他们大半的同伴给杀死,而且是死的静悄悄的,这让它感到无比的恐惧。

  此时龙啸天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但是他愣是没有倒下去,他现在如果倒下去,那么剩下的苍原狼就会把他们两个撕得粉碎,所以现在龙啸天说什么也要死死的坚持着。

  所有没有被月华打到的苍原狼都被吓得缓缓的向后退着,此时它们已经顾不得眼前的猎物了,恐惧已经占据了它们理智,月华就像是神罚一般,使得它们不敢再上前进攻了。

  “嗷——”苍原狼的头领仰天长啸,所有还活着的苍原狼在听到这个叫声的时候,就像是如蒙大赦一般,转身向着一个方向跑去。

  很快苍原狼如潮水般褪去,龙啸天一下子跪倒在地上,额头上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下来滴在巨石上。

  龙啸天双手紧紧的握住破天枪支撑着身体,不让自己倒下去,现在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计划算是比较成功了,如果在龙啸天使用完月华以后如果不能震慑住苍原狼,那他和娓儿将要面对的就是被苍原狼吃的一点也不剩了,好在龙啸天赌对了。

  龙啸天艰难的爬到娓儿的身旁,看着娓儿苍白的小脸,伸出手握住娓儿的小手。

  “娓儿……这次又是你……救了我,我总是……这么没用”龙啸天此时已经连快要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每说一句话都要用力喘息。

  说完龙啸天就把娓儿扶起来一点,让娓儿枕在他的腿上,龙啸天向后一倒靠在破天枪上,眼前渐渐地模糊了,他使用仙力太过度了,月华这一招式根本就不是龙啸天现在的修为能驾驭的了的,使用完了月华,现在副作用终于上来了。

  龙啸天用力咬破舌尖,想让自己清醒一点,现在他也没有能力来保护娓儿的安全了,现在就算是来一只老弱不堪的野兽都能杀了他,龙啸天连动下手指都困难。

  其实使用月华来对付苍原狼实在是有点大材小用了,像苍原狼这种小野兽根本就用不到月华,但是当时的情况实在是太紧急了,先是娓儿的伤流血不止,再是苍原狼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当时龙啸天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月华可以大范围的击杀野兽。

  虽然月华攻击非常的厉害,简直就是抹杀掉在月华内的一切东西,但是使用月华的副作用就是也是一样的严重,所以龙战野才不让龙啸天使用的,如果遇到危险不能随便就使用月华,除非身边有其他的人,不然使用过后好几天根本就动弹不得,就跟等死一样,所以不到生死关头的时候根本就不让龙啸天使用。

  龙啸天感觉着娓儿的呼吸平稳顺畅了许多,龙啸天放下心来,但是另一个问题又来了,现在他们两人是没人保护的,娓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如果他在睡过去,再来了野兽,他们就一点反抗的能力也没有了,虽然现在也没有力气反抗,但是龙啸天需要的就是一个心理的安慰,就算是不能保护娓儿,他也要死在娓儿的前面。

  现在的龙啸天纯粹是靠着自己的意志力强撑着,要不是娓儿昏迷不醒的话,龙啸天早就昏过去了,龙啸天说什么也要等到娓儿醒过来他才能放心。

  龙啸天的双眼此时已经无神了,意识也模糊了,他感觉时间过得好慢,痛苦的感觉蔓延到他的全身,他真想现在就昏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