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间有林,林中有风

  车行了大半,李阳放下帘子,转头看着静坐的李修白说道:“真是大手笔……”

  李修白不睁眼,只是嘴角含着笑,谦虚道:“哪里哪里……”

  李阳撇了撇嘴,实在嫌弃李修白这幅小人得志模样。

  李修白今日坐的这车,在外面来看是一副貌不惊人的样子,规规矩矩,跟寻常朝廷大员坐的马车无甚两样。

  李阳方才咋一看这车,还暗想自己这花钱如流水的大堂哥何时转了性子。却不料,等李阳登上这马车内,就发现,他这富贵的大堂哥烧钱的道行越发的厉害了。

  李阳敲了敲屁股底下的椅子,对着李修白疑惑的问道:“你把哪家的棺材板给拖出来了?也不怕晦气?”

  “你若觉得晦气,可以出去骑马……”

  李阳向后一靠,说道:“你拿紫金楠打马车,还不兴别人说出来……”

  李修白睁眼,斜眼看李阳吊儿郎当的样子,说道:“这紫金楠是前年贡上来的,原本是拿去给父皇打棺材的……”

  李阳一个趔趄,不可置信的瞪着两只眼睛:“皇叔的棺材板你也敢动?!”

  李修白扭过头,优雅的擦了擦脸上的口水,而后说道:“父皇说,他如今年轻力壮,还是而立之年,这么早做棺材未免太晦气。后来父皇下旨,将这紫金楠分成两半,我与元昊一人一半。”

  “那你拿去做棺材啊,怎么拿来做马车了?”

  李阳随口接道。

  李修白挑了挑眉,飞出一个白眼给李阳,而后清晰的吐出两个字:“晦气。”

  李阳哼了一声,扭过头靠在马车的窗沿上,右手一下一下的轻轻敲着:“难道你如今的地步已经如此的艰难?连出个门都有人暗杀?”

  李修白端坐在马车内,继续闭上眼,调侃道:“何止,如今连如厕都有杀手进来……”

  “早叫你去我爹的铁骑营混一混,你偏不,现下到了这般地步,也是你活该……”

  李阳说的一脸戏谑,活脱脱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身为皇子,暗杀不过是家常便饭,去不去铁骑营照样得有侍卫护着。不过……”

  李修白睁开眼,看着李阳不急不缓的继续说着:“你在铁骑营混了这般久,想必是练就了一身好功夫了?……”

  李阳咧开了嘴,笑的极不谦虚,而后说道:“哪里哪里……”

  “那想必,今日父皇桌上那一堆弹劾靖小侯爷顽劣的折子,你是能轻松应对咯……”

  李修白学着李阳懒散的靠在马车上,一副桃花眼笑的甚是醉人。

  “今日那美姬甚是美貌,就这么毁了,阳弟你不心疼吗?……”

  李阳皱起眉,咂摸了一下嘴,甚是头疼的说道:“要不是你们都盯着,我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的毁他容吗?要是可以,我也想收个美人伺候着……”

  李修白轻轻摩挲着自己的手指,眼底闪过一丝微光,声音低沉的问道:“那昨晚,欢香馆到底发生了何事?”

  “昨晚有人在欢香馆的熏香里下了强力催情药,又半路给我下了解药。我清醒过来时,欢香馆里的场景已经不能看了,幸好我急中生智,拎了两桶夜香泼了下去,这才解了当时的窘境。”

  李阳说到这儿,嘴里开始骂道:“这群白眼狼!居然还敢参我!要不是有小爷我,他们当时若真继续下去,日后朝中不死上十几家人,我就不信他们能掩下这桩丑事……”

  “看来,你也躲不了多久了……”

  李修白叹道。

  李阳抬头看向李修白,皱眉问道:“有人对我动这么大的手笔,难道朝中近日有战事?……”

  李修白躲过李阳的目光,垂眼看着手上的尾戒,低声说道:“我也只是揣摩父皇的意思,也许父皇想要西征……”

  西征,便是攻打西夏。

  李修白自幼习得揣摩人心的本事,尤其是将他父皇的心思揣摩的炉火纯青。他如今这般说,那李阳的皇叔就一定有这样的想法。

  靖王爷一直把持着梁朝的军权,虽然当年靖王爷有意将军权归还给梁帝,但梁帝并没有接受,所以靖王爷的军权一直拿到现在。

  靖王爷现在看上去是个略微发福的闲散王爷,但他当年为梁朝征战十几年,平乱无数,也是骁勇善战,英勇无比的将军。而在文武百官心中,李阳他爹更是个不折不扣的功臣,就是可惜,有了李阳这么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儿子。

  倘若现在梁帝真有攻打西夏的打算,出征的人选定是李阳他爹靖王爷。这也就不难想到,为什么有人会设计李阳这个败家子了……

  “看来你这揣摩皇叔心思的本事还没到家,有人居然先你一步知道皇叔的心思……”

  李阳想到这儿,向李修白又问道:“设计我的人真的西夏那边的人?……”

  李修白摇了摇头,说道:“你可知琅琊阁?……”

  李阳看着李修白的眼睛,有些不解。

  “今日上午蜂巢得回来的消息,欢香馆似乎跟琅琊阁有些关系。而且,欢香馆被烧好像也是琅琊阁的人动的手。”

  李阳啧了一声,手底下又开始一下一下的敲着。

  “琅琊阁不过是个贩卖消息的江湖组织,什么时候开始插手朝廷的事了?”

  “现在看来,琅琊阁也许并不止是江湖组织那么简单……”

  李修白轻声说着,漆黑的眼里好像藏了不少心思。

  “你说这件事不是西夏那边的人买通琅琊阁干的,那还是谁干的?”

  李阳看着李修白那上乘的玉石戒指问道。

  “我摇头的意思不是说不是西夏人干的,而是我也不知道是谁干的。现下唯一的线索就只有琅琊阁,至于琅琊阁背后的人,时间太少,痕迹太干净,蜂巢没有任何头绪。”

  李阳抽出身上的那柄桃花扇,一上一下的轻轻扇着,接着道:“也许没人指使,就是琅琊阁干的呢?”

  酷.匠网…唯23一AK正版54,。‘其他都k◎是}盗“A版S

  “那琅琊阁该散了……”

  车内一时寂静,只留着唿扇唿扇的折扇声。

  沉静半晌,李阳忽然转过头,对着李修白笑道:“皇叔居然把蜂巢都交给你了,看来你拿紫金楠打马车似乎都有些掉价了。前途不可限量啊,大堂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博良说:

  编辑居然没来催!!!!停了这么久,终于填坑了……「其实我是去填断命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