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厅里浩浩荡荡走了一堆人,最后只剩下李阳与长生,李修白和他的随身太监,外加美姬和他的青衣小厮。

  “阳弟,往后你就有口福了,可前往不要忘了你大堂哥啊……”

  李修白笑的促狭,李阳却不理会他的调侃,掸了掸袍子,直接坐到了方才王妃坐过的位子上。

  “大堂哥说的是,往后有什么好吃的,堂弟铁定不会忘了孝敬大堂哥的……”

  李阳接过长生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继续说道:“大堂哥可就不要将堂弟的心意送给别人,要好好吃进去……”

  李修白笑了,却并不说话,明显是要看李阳怎么处置这凉国美姬。

  “起来吧……”

  李阳开口,看着美姬缓缓起身,说道:“既然你跟了我,那就要好好听话……”

  说罢,从怀里掏出方才从长生房间里翻出来的盒子,递给了长生,示意长生给美姬。

  美姬接过,打开一看里面有几粒药丸。

  “这里面的东西名叫千疮百孔……”

  李阳看着他,故意不继续说下去。

  美姬听完,拿着盒子的手明显顿了一下,但下一秒便稳定了心神,而朝盒子里的药丸伸出手……

  “这东西可不是给你吃的……”

  美姬的手一停,而后看向李阳。

  “虽不是给你吃的,但也是用在你身上的……

  这药叫千疮百孔,顾名思义,这药只要你用了之后,身上便会烂的千疮百孔,无法见人,终日只能躲在角落里过活。

  这药可是我花了大价钱求来的,当时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

  诶……谁叫本侯爷喜欢你呢?这药便给你用了吧……

  长生,去给他端盆水来……”

  盛京子弟中,曾有一人名叫黄明安,是尚书令黄成德的独子。

  此人甚是阴狠,而且玩心极重,在那群浪荡的二世祖圈子里也算是有名。

  可惜黄明安最出名的那段时间,李阳被他老爹塞进了铁骑营,李阳也就一直无缘得见。后来,李阳千辛万苦的从铁骑营爬了出来,这个黄明安却又成了李阳见不得的人物了……

  至于黄明安会在盛京出名,李阳他爹靖王爷觉得此事是意料之中的事。

  黄明安不仅玩心重,而且是个极其会玩儿的主。所以,盛京的那些时兴玩意儿玩了个厌之后,黄明安开始自己折腾……

  其中最有名的,便是搏物。

  选个下人,立下契约。再准备两件器物,根据黄明安说的话,下人来猜这两件东西的真假。

  对了的,放还卖身契,还有纹银百两的安家费。

  错了的,就从手开始砍,错一次,砍一只手,手砍完了,就剁脚……

  直到被砍成一个人棍,黄明安就开始对着下人说:‘你愿不愿意赌最后一把,赢了你就是尚书令的独子,从此锦衣玉食,美人服侍……

  输了的话,你也不亏,也不过是被我砍下头颅,如今你这样,也活不了多久了……’黄明安是个人精,擅长玩弄言语,那些下人们哪里是他的对手,即使真假立辨,几句话就被黄明安说的忐忑万分,最后在一片混乱中输了性命。

  那些没有口才的二世祖们,就直接摆了两个赝品,硬逼下人们去猜,甚至以杀人为乐……

  这个玩法后来在盛京风靡一时,不少世家子弟纷纷效仿。一时间,京郊周围的人牙子狠狠地赚了一大笔,盛京乱坟岗里也堆满了残肢头颅……

  李阳第一次听到这个玩法,觉得也无甚意思,实在不了解那群在黄明安府中看过的那群人为何那般激动,甚至自己那个温吞的二堂哥也忍不住杀了若干內侍。

  如今美姬的这幅模样,倒是让李阳记起了黄明安的这个游戏,忽然明了这个游戏真正有意思的地方。

  玩弄人心,戏弄蝼蚁,这可是上位者自古以来的乐趣……

  是以,在黄明安犯下鼓惑皇子的大罪,李阳的皇帝叔叔也只是将黄成德连降三级,丢到边疆做个监军。而黄明安,则是被李阳的皇帝叔叔封了个寺卿狱史,专管那些嘴硬的重刑犯……

  长生很快端了一盆清水进来,放在美姬面前,印的美姬的脸苍白无色……

  李阳靠在雕花红木椅上,静静地笑着看美姬的一干反应,并不急着催促他。

  而美姬身后青衣小厮,从进门到现在一直跪在美姬的身后,对场上的任何事情都没有反应,甚至主子要毁容了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一丝动容。

  李修白看着这个有意思的小厮,明显起了兴趣。

  终于,李阳开口了:“既然你只会以色侍人,那本侯爷便教你些其他的生存法子,让你在任何地方都能活下去……

  这般,你可了解本侯爷对你的苦心了?……”

  李阳站起身,走到了美姬面前,温柔的拿起了那个巴掌大的盒子,拿出两粒药丸扔进了水盆之中。

  溅起的水花让美姬不自觉的向后一躲,随即定住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一盆泛黄的清水。

  李阳的右手温柔的抚上了美姬的左脸,强硬的让美姬抬起了头。

  那张不可方物的脸上毫无生气,一双大眼睛漆黑又染上了层层水汽,透露着这个美人最软弱的时刻……

  “你知道吗,你真的很美,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美……”

  拇指轻轻的揉着美姬嘴唇,李阳轻声的对着美姬说着,好似恋人说着这世上最真挚的情话。

  然而下一刻,李阳在所有人都未反应过来之时,狠狠地将美姬的头按进了那盆下了药的水中……

  “只可惜,这样的美你我都不能要……”

  靖王爷军旅出身,一身的力气自然在厮杀中练了出来。

  而李阳的力气天生就很大,不用练就能随随便便干翻一个成年人。

  是以,美姬用尽力气挣扎,也挣不脱李阳的手掌,最后只能徒劳的抓住李阳的手臂……

  等水盆里不再冒出水泡,李阳一把将美姬提了起来。

  凌乱的发丝贴在脸上,浑然没有了方才的美感,而那原本白皙柔嫩的脸上已经布满了红疙瘩,一眼看去就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厌恶感。

  李阳满意的看着美姬的狼狈样,随意的将他往地上一扔,对着身后的长生说道:“长生,从今以后,他就睡在你房间里了,你可有意见?……”

  “没意见……”

  长生在身后答道。

  李阳又蹲下仔细看了美姬两眼,抽出根簪子在美姬脸上戳了戳,说道:“你之前叫美姬是因为你长得美,现下你没了那绝世容颜,也不配美姬这个名字,不如本侯爷替你取个名字,叫丑人可好?”

  李阳身后传来一阵咳嗽声,李阳转过头,不解的看着李修白。

  “小侯爷,叫丑人太拗口了,长生叫不惯……”

  李阳又看着长生,点头道:“也是,毕竟你和他要住在一起,那长生,你说叫什么?”

  “无颜,小侯爷,叫无颜吧……”

  地上的美姬和跪着的青衣小厮听到这个名字皆是一顿……

  “无颜……”

  李阳看着地上的人儿嘀咕了一声,随即赞同道:“好,就叫无颜……”

  “至于你……”

  李阳看着依旧跪着的青衣小厮,眉头轻皱。

  “你叫什么?”

  “奴才叫东歌……”

  李阳忽然有意思的一笑,问道:“唱小曲儿的?”

  李修白在一旁看向东歌,轻咳一声打断李阳,开口道。

  ;最新《章:节:0上酷匠o网K

  “阳弟,我看这小厮不错,可否让堂哥带回去?”

  李阳站起身,对着李修白说道:“堂哥,你爱捡东西的毛病还没改?”

  “我也就那么点乐趣,再说了,你也本来不打算要不是吗?”

  这回李阳倒是没否认,挥了挥手说道:“既然堂哥想要那就拿去吧……”

  既然有人想收这个烂摊子,李阳也乐得扔过去。随即也懒得多费心思,直接答应。

  “本侯爷不喜欢散发的小厮,这只簪子便赏你了,记着以后在我身边一定要梳起头发……”

  无颜如今死气沉沉的趴在地上,簪子在地上清脆的响着,李阳也懒得再去看他,转身对着李修白说道:“堂哥,阳弟先回去换身衣服,还请堂哥先在车上等等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博良说:

  存稿完了……QAQ……天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