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留

  后门到侧厅有些距离,李阳跑到半路就停下了脚步。

  原因无他,只是隐隐有些感觉,今日这美姬略微有些烫手。

  如今这盛京最大的青楼没了,昨晚欢香馆又行了如此淫乱之事,难保这朝中没有几条疯狗借机出来乱咬。

  想了想,李阳转了身,先去长生房里乱翻一通,找到个巴掌大的小盒子,才略微安心些。

  等李阳到了这侧厅之时,李阳的王妃娘已经赏了好几杯莲檀云茗。

  长生倒是跑得快,此时早已在王妃身后静静站着。而昨日那妩媚的美姬今日穿的一身素衣,脱了浓妆清清爽爽的跪在了王妃面前。身后同样跪着的还有个青衣小厮,李阳倒是没看清他的脸。

  继而满屋子的茶香让李阳精神一震,李阳收了心思上前恭恭敬敬的向王妃请安:“孩儿给母妃请安……”

  “阳儿今日倒是颇有礼节,是不是又在外面闯了祸了?”

  李阳自觉地站起来,走到王妃身边讨好的笑道:“母妃,你可冤枉孩儿了……”

  王妃放下手中的茶,看向李阳说道:“哦?是母妃冤枉阳儿了?”

  继而又看向跪着的两人,说道:“那阳儿给母妃说说,下面这两个人你可认识?”

  李阳转过头看向两人,细细的看了两眼,坚定地否认道:“不认识,阳儿从来就没有见过他们……”

  “阳弟说谎可真是不打草稿,明明昨晚还在这美姬的床上,怎的今日就翻脸不认人了……”

  来人一身锦衣玉袍,长身玉立,一副潇洒模样,可惜就是身后带了个太监。

  此人正是李阳的大堂哥,当朝的大皇子——李修白。

  “侄儿拜见婶母……”

  李修白两三步便走到了靖王妃面前,恭敬地作揖请安。

  靖王妃连忙站起虚扶一把,笑着说道:“自家人何须这般多礼,来来来,快坐下……芙儿,快给大皇子斟茶……”

  李修白应了一声“是”,客客气气的坐到了靖王妃右手。

  “修白怎的今日来了?”

  芙儿上过茶,靖王妃便开口问道。

  “侄儿今日是遵父皇之命,来找阳弟入宫的。”

  “修白可知皇上找吾儿所谓何事?莫不是这个不孝子闯祸闯到皇宫里去了?……”

  “阳弟天资聪颖,只不过是生性好动了些,婶母多虑了……”

  李阳看着李修白,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幽幽说道:“堂哥,王府风大,小心闪了舌头……”

  “阳儿,怎么跟你堂哥说话呢?!”

  靖王妃声音一冷,李阳委委屈屈的收了白眼。

  “既然修白找阳儿有事,那婶母便不留你了……”

  靖王妃转过头,拍了拍李阳的手,说道:“到宫中不许给你堂哥捣乱,早去早回,晚上你父王等着你吃饭。”

  说罢,就听李阳在靖王妃身边委屈的答道:“是。”

  这边李修白一脸笑,清脆的拒绝道:“婶母不必急……”

  靖王妃和李阳不免齐齐看着他,李修白放下手中的茶杯,答道:“父皇这几日想念阳弟想念的紧,是以父皇便令侄儿带阳弟进宫陪父皇说说话。

  今日婶母管理家事,侄儿不急着这一时半刻,侄儿能等得……”

  李阳听完又是一阵白眼,合着这人是来看好戏来了……

  “阳弟的艳福不浅,有了欢香馆的邀月姑娘,如今又有凉国美姬投怀送抱。阳弟现下男女双收,实在是羡煞旁人……”

  `酷&@匠!,网a唯一4◇正版*,^!其X他h都}是:《盗》版

  李修白在一旁不深不浅的捅着蚂蜂窝,李阳就想立马掐死这个人模狗样的大堂哥。

  果然,靖王妃听完发了火,直接将手上的茶杯碎了个干净。

  “这么说来,这个人说的都是真的?”

  李阳跪下去的膝盖略微迟疑了一下,脑子里觉得此时认罪还是思量一下的好,于是李阳抬起了一张好死不如赖活着的脸,诚恳的看着他的王妃娘,说道:“母妃,这个人说的都是假的,您别信……”

  “人都找上靖王府了,你还敢不承认!”

  李阳上前跪了两步,讨好的举起右手对着靖王妃发誓道:“母妃,您信我,我真不认识这个人。要是我说谎的话,我就是没有小鸡鸡……”

  李修白在一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李阳飞快的横了他一眼,转而委委屈屈的看着他的王妃娘。

  “阳弟你也太薄情了些,今日盛京都传遍了,靖王爷家的小侯爷昨日得了欢香馆的头筹,一宿快活。

  只是昨日还在一起欢好,今日就翻脸不认人,阳弟,真不是堂哥说你……”

  李修白在一旁一脸的失望,李阳转头就吼道“你胡说什么?!”

  “阳弟你就承认了吧,你敢说你昨晚不是从这美姬床上下来的?”

  李修白不紧不慢的接着,一句话就将李阳打了回去。

  “堂哥,慎言!……”

  李阳的这句话,连靖王妃都听出来威胁的意味了……

  “既然不是,那你方才在后院烧的是什么?”

  李阳觉得今日不动刀子是不能罢休了,靖王妃直逼着李阳,一双眼睛像刀子一样,继续说道:“你以为你将那衣服烧了,我就不知道你昨晚寅时才从欢香馆里出来?”

  “不、不是……”

  李阳干巴巴的接着,脑子里却是连半个理由都编不出来了,索性一咬牙,便起身指着美姬说道:“你来干什么?……”

  见上头的三人终于扯到了自己身上,美姬连忙拜了下去,然后才扬起脸,看向李阳说道:“美姬来投奔小侯爷……”

  皇室中人自然见过不少美貌之人,可美姬这一仰头,饶是见过再多的美人,在场的所有人皆被此人惊艳了一把……

  “你来投奔我来干什么?我与你无亲无故,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李阳稳定心神,凶巴巴的说道。

  不愧是风月场里练过的,美姬见惹怒了李阳,连忙又拜了下去,哀求道:“请看在昨夜的情分下,望小侯爷收留美姬。

  欢香馆被烧了干净,妈妈丫鬟皆在大火中没了。美姬侥幸从大火里逃了出来,现下无依无靠,唯一能想到的人,也只有小侯爷您了……

  小侯爷昨夜那般温柔,定是个心善之人,还请王妃侯爷大发慈悲,收留美姬,美姬做牛做马定当报答……”

  说罢,美姬抬起头,深情的看向李阳。

  “等等,你说欢香馆失火?那邀月呢?她可否有事?”

  李阳说的急切,倒是唬的美姬一愣。

  “邀月姑娘无事,只不过伤了手臂。但我来之时,邀月姑娘就被人接走了……”

  李阳想起昨夜那两桶夜香,而后收回心神问道:“这么说来,靖王府是一定要收留你了?”

  “美姬是凉国人,唯一的本事只有以色侍人。但美姬以色侍人也是有规矩的,若是美姬不喜欢,美姬宁愿死也不愿服侍他人。所以,若是侯爷不收留美姬,美姬也只能死在盛京了……”

  李阳还没回答,一旁的李修白倒是心疼了起来,说道:“这么漂亮的人要是死在盛京,那可真是可惜。

  既然人已经到了王府,婶母不如就将他放在阳弟身边服侍阳弟吧,这么些年阳弟身边只有长生一个人也怪冷清的,阳弟收了他,也算是功德一件……”

  靖王妃的脸此时已经不能用铁青来形容了,幸得靖王妃的修养好,才能忍住不在外人面前动家法。此时李修白在这里一劝,靖王妃也不好不给他这个大皇子的面子。

  “既然如此,阳儿,你就将这人处理好了……”

  说罢,靖王妃便向李修白告辞道:“府里还有些事,婶母就不陪修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