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香馆雅间“阁主,是不是太过了?”

  端坐在几案前的黑袍下伸出一只苍白的手,行云流水般煮着案上的茶。

  “青雀,你是在可怜底下的那群男人,还是在可怜你们家少主?”

  名叫青雀的年青人跪在了黑袍男子的身边,低声说道:“请阁主恕罪!”

  黑袍男子不慌不忙,将那第一遍煮的茶水缓缓注入茶壶:“青雀,人生来就有自己的长处,有些人生来貌美,有些人生来富贵。

  上天赐予你长处,却不会抹平你的短处,于是人生来便有了高低贵贱。

  在这个世道上,我们都应该利用自己长处,去满足自己日益见长的欲望。只有这样,方能在这疾苦世间活的随心快活。”

  黑袍男子放下手中的茶壶,伸出另一只手拍了拍青雀的头顶,继续说道:“你家少主有着那张漂亮的脸,和令男人们疯狂的躯体,是件很好的事,这也注定你家少主迟早会走上这条路。

  你们家少主是个很有野心的人,他是个好孩子,也很聪明,知道自己该怎样利用自己,他以后的路会很长。

  你也是个好孩子,可千万别挡住你们家少主的路,挡了你自己的路……”

  青雀抬起头,看着在几案上流动的手,缓缓地应道:“是……”

  欢香馆里的恩客开始躁动了起来,这个情色的美人仿佛在众人心中放了一把火,烧的众人是饥渴难耐。

  李阳仿佛觉得周围的空气开始稀薄了起来,不自觉的加粗了呼吸声。

  不、不行了……

  等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直冲脑门,李阳忽然冷静了过来……

  “顾九霄,你能把鼻血擦自己身上吗?”

  顾九霄对着李阳的话毫无反应,只见顾九霄脸色潮红,瘫软的靠在李阳身上。

  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心,顾九霄的鼻血正好滴落在李阳的两腿之间……

  李阳环顾了一下四周,见众人皆是一张红的快要滴出血的脸,不时有人忍不住在私底下动手解决。一不小心看到这种画面,李阳就有种自戳双目的冲动。

  台上的美姬正在抚摸着自己如玉的肌肤,嘴里喊出惹人血脉喷张的呻吟。台上的花妈妈不知何时走了下去,台下也未见得她的踪影,甚至于那些原本在周身伺候的妓女丫鬟也一个个没了踪影。

  李阳擦了擦鼻血,见推不开顾九霄,只好看向周围的未清和未风。

  未风一个童子,虽跟他哥逛过几次青楼,却向来只是来给他哥通风报信。男女之间的是可谓是一窍不通,如今台上这么劲爆的画面,不懂得纾解,只觉得浑身难受。

  李阳幸灾乐祸的看着未风浑身难受的样子,没打算叫醒他。

  XH更Yn新$最$快。上…酷Z;匠网C

  等到未风忍不住跟着那台上的美姬哼出了声,李阳突然觉得大祸临头。

  果然,随着未风这一声呻吟,身旁的未清嘴里开始叫着邀月,而那一直低头靠着自己身上顾九霄开始不安分的摸着自己和李阳的腿。

  再看四周,呻吟声开始此起彼伏,不少人开始按倒身边的人脱衣服,也不管同为男子,是否美丑。

  而那台上的美姬越叫越大,手底下已经玩的越来越惹火。

  眼见得场面似乎要一发不可收拾,李阳暗骂了一声,一脚踢开身上的顾九霄,飞身便向台上的美姬奔去。

  美姬见有人走到自己身边,用那情欲的眼勾引着来人,双手顺势就勾住了李阳的脖子。

  李阳侧过头,拿起美姬方才脱掉的衣服,一把塞住那张呻吟不断地嘴。

  周围的开始有人爬上台子,奔向李阳与美姬两人,显然是想快活一番的人。

  李阳一脚一个的踢飞,也不管轻重。

  李阳再回头看向美姬时,美姬在笑。

  李阳一咬牙,弯腰扛起美姬就向邀月房里奔去……

  邀月的房里果然没了人影,李阳把门踹开之后,直奔邀月的大床。

  ‘哐’的一声,美姬就被李阳狠狠地摔在了床沿上,痛的美姬也不紧紧缠着李阳,改用手紧紧捂着他那小蛮腰。

  “你给小爷我好好呆着,等爷收拾完下面那群人之后,再来好好地收拾你!”

  李阳气喘吁吁的指着疼的满脸苍白的美姬,又觉得这货太能折腾事儿了,于是从邀月衣柜里翻出两条鞭子,将那美姬手脚捆了,堵了嘴塞在床上的棉被里。

  李阳一推开门出去,差点瞎了眼睛。只见楼下满眼乱滚的白肉,要不是有站着的,旁边散乱着绫罗绸缎,差点都能看成一群猪了。

  李阳见到这场面,心想完了,这回老爹一定要把自己打回娘胎里去了。

  明天天亮,也不知要生多少仇家怨偶。

  李阳左右四顾,正好瞧见走廊尽头有两桶夜香,李阳想也没想就冲了过去,然后提回来,站在走廊中心,奋力一泼。

  霎时间,平时芳香四溢的欢香馆,充满了一股屎尿的芬芳。

  李阳捏着鼻子往下一看,场面顿时镇定了许多。正想把桶收回来的时候,又觉得桶太臭了,便顺势松手扔了下去,正好砸在了光禄大夫之子严宽那白滚滚的身上。

  李阳接着将另一桶夜香倒了下去,这次想也没想的连桶也丢了。

  空气里的迷香被臭味掩盖,底下那群精虫上脑的贵公子们开始清醒了,望着眼前的一片狼藉,个个都是目瞪口呆。

  李阳特意的往顾九霄他们望去,还好,三人也就脱了几件衣服而已。

  李阳收回眼光之时,正好与顾九霄的眼神撞了个正着。不知怎么着,李阳忽然打了个冷颤,之后李阳下意识的低了低头。

  这两桶夜香好似从陈年的茅坑里现舀出来的,李阳捏着鼻子都有点想吐,于是连忙转身回了邀月房里关紧房门。

  美姬还在床上扭着,李阳走过去瞧了瞧,脸上的笑尤为淫荡。

  “小样儿还挺浪嘛,你今天晚上这么一叫,可是在盛京中出了名了……”

  美姬还被李阳堵着嘴,眼睛一闪一闪,好这泪花,好不可怜。

  李阳忍不住将手伸进被子里摸了一把胸,觉得手感还行,便一路摸了下去。

  美姬好似怕痒,被子底下的身体一直在抖。

  等到李阳一路摸完,美姬的身体逐渐起了反应,一脸情欲看着李阳。

  就在这情欲正浓,半推半就之时,李阳却陡然的收了手。

  而后在美人渴求的眼神中,轻车熟路的从邀月房里的窗子溜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博良说:

  天哪!贴吧被封!!我就指望着贴吧那点回复过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