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阳的衣服到底是没换成,未风和未清两人的裤子也如同失禁了一般坐到了最后。

  邀月的出场吸引了欢香馆内所有恩客的目光……

  众人只见那:袅袅娉娉,莲步轻移;盈盈秋水,梅印朱唇……

  好一个风月佳人,好一个妩媚人心……

  欢香馆的头牌声名在外,纵使今日的主角不是邀月姑娘,但在场的那些恩客们大都也是为了邀月而来。

  可想而知,这包了邀月姑娘的李阳暗地里糟了多少人记恨,要不是有着那靖小侯爷的身份,李阳不知道要被多少家丁用麻袋套头拖到角落里打。

  李阳在座儿上看的是心眼开花,倘然一副花场老手的模样。身旁粘着的顾九霄也是看弯了眼睛,拿着那把寓意颇深的桃扇在底下扇啊扇。

  未清看着盛装打扮的邀月姑娘,望的是一脸的深情,但片刻过后,脸上就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忧。

  这四人中,就未风一个人表现的最正人君子,一脸麻木不堪的样子,好似看花魁和看嬷嬷没什么两样。

  等到邀月一阵暖场歌舞结束后退场,众人都还在那含情脉脉中荡漾……

  李阳抠了抠脸,思量着那大手笔的恩客稍后到底该如何一鸣惊人,让众人从邀月的那一身魅惑中脱身。

  今日邀月在场上跳的可是她的看家本领——花台欲暮春辞去,落花起作回风舞这是极考究舞者功底的舞,尤其是最后的旋转,要从悄然待放的含苞化作开尽一生的百花,最后仿若飞仙而去,却在最繁华时坠落。

  本是一只凄凉的舞,却被邀月跳的妩媚至极,最后的坠落更是惹人怜爱,引得无数恩客心颤。

  当初李阳见这舞跳的如此有情趣,便在邀月耳旁说了一句:“这是青楼的舞,如果还是叫那劳什子花暮春辞去未免太过于煞风景,不如干脆叫春花吧,开的像春天的花儿一样,很是需要怜爱……”

  李阳的建议自然是惹来了邀月的一通粉捶,不过后来,欢香馆的妈妈倒是没再说过那一长串的名字,反而是在那邀月的歌舞牌子上填了个繁花……

  繁花繁花,愿君前程似繁花……

  这舞不轻易跳,至少在李阳包下邀月之后从未在如此的大庭广众之下跳过。如今这么一跳,众人皆是在那余韵中。

  李阳想,那凉国美姬到底该长什么样。邀月这么一搅和,想要李阳对那凉国美姬看上两眼,甚至感兴趣,那凉国美姬长得就只有两个极端了——要么,绝世倾城的漂亮;要么,万里挑一的丑陋。

  李阳私心想着还是那绝世倾城的漂亮好,倘若真是那万里挑一的丑陋,李阳大概,会忍不住揍死那凉国美姬吧。

  到时候,靖王小侯爷身上便多了一条人命……

  李阳看着那故弄玄虚的绸带在空中飞舞,通明的灯火不知在何时变得昏暗,乐声只剩下一曲琵琶,缓慢,清脆,声声扣人心弦……

  一群穿的尤为暴露舞姬缓缓从上空落下,围绕着一只被抬起坐撵,整齐的在那中间停住……

  李阳收回眼光,看向周围,而后促狭的小声朝着痴住的未清、未风和顾九霄提醒:“喂!鼻血……”

  那三人皆是一惊,而后纷纷掩面。

  李阳坐的这个方位始终看不清坐撵上那人的全身,那在空中穿来插去的丝绸,让李阳只能隐约窥见那一双白璧无瑕的双腿。

  不过,单凭那光滑、圆润的优美弧线,李阳也能想得到若是坐撵上的美人站起来应是如何的性感妖娆……

  想来,该是个性感的尤物吧……

  随着一只又一只的红烛点燃,空中悬挂的丝绸开始掉落,众人的心开始随着那掉落的丝绸慢慢的上升了起来……

  终于,一张不输入任何女人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

  而那些窥宝的男人们却忽然僵住了……

  卧槽!美人你胸呢?!

  那美人衣衫半开,眼神之间说不尽的妖娆妩媚,勾的众人身下皆是一翘。然而,眼神回扫之间,那平坦如玉的胸肌让众人的鼻血皆是倒流了回去……

  “男、男人!……”

  众人皆是惊慌一阵,随即这欢香馆里立马嘈杂了起来。

  “哎呀,这么一位美人,为何会是一个男儿身,真是可惜啊……”

  顾九霄摇着头,叹着道:“可惜本公子没有龙阳之好……”

  话音刚落,李阳三人皆是一脸怀疑的目光看向顾九霄。

  顾九霄打量了三人一眼,忽而羞涩的低头遮面,说道:“你们为何这般看我,莫不是觉得今日小生比那美人好看些?”

  李阳三人连忙转过头。

  此时,欢香馆内那群贵人们开始闹了起来,更有甚者问妈妈,欢香馆何时准备枪的青花楼生意?是否青花楼哪日没有伺候好妈妈,结了怨,才引得妈妈下如此狠手。

  众人一阵分说,即使美人在前,依旧要妈妈上来讲个说法。

  李阳支着头,推开身上的顾九霄,嘴角一阵笑。

  欢香馆后面的靠山众多,在这花样别出的皮肉生意里一直是一枝独秀,唯一能与它稍稍并齐的,也只有做男色生意的青花楼。

  欢香馆这五十几年来一直都是做的女人生意,从未破过规矩。

  但今日这般大张旗鼓的搞了个小倌出来,李阳想着,这美人后面的该有多大的来头。

  再细想一想,李阳觉得近日的身价似乎涨了……回去得跟自己那王爷爹炫耀炫耀!……

  妈妈上台安抚着众人,众人却是一声比一声高,很快,妈妈的声音就被掩盖起来了。

  “花妈妈,不是说是个凉国美姬吗?怎么现在成了小倌了?是不是欢香馆除了邀月就没女人了,花妈妈不得不找个小倌来凑数?……”

  “是啊是啊,花妈妈,欢香馆是不是做不下去了?……”

  “花妈妈,这小倌儿不会是你从青花楼里借来的吧?!~”

  “花妈妈,这小倌儿禁得住吗?……”

  眼见得花妈妈开始安抚不住了,身后的那位凉国美姬勾了勾唇,而后施施然的起身,用着他比李阳高差不多一个头的身高,俯视众生的说道:“奴家自凉国而来,自幼便叫做美姬。奴家虽是男儿身,但爱慕的也是这世间男子。奴家在此卖身,便是听说欢香馆内英雄众多,于是想在此寻寻我那归宿之人。众位公子若是不满,可自行离去……至于我那床上功夫……”

  美姬看着那群忽然安静的贵人,话锋一顿,眼神流转的看着众人,手底及其妩媚色情的脱掉了自己那唯一的一件衣服,说道:“众位公子尝过不就知道了……”

  卧……槽……

  李阳终于在自己座位上呆掉了,脑子里一边想着自己十几年的人生在此刻是这般的劲爆,一边忍不住留下了见证的鼻血……

  底下坐着的恩客不少是在各大妓馆身经百战之人,可见到比女人更有感觉的躯体,也不由自主的产生若干的生理反应。

  (#更‘新最快上`酷$g匠》网i$

  那美姬似乎觉得这样的反应还不够,妖娆的走到坐撵身后,扶着靠背撅起浑圆的屁股,重重的拍了一巴掌……

  一声充满情欲的呻吟在这欢香馆长长的响起……

  “众位公子,可愿买下奴家?……”

  买!倾家荡产的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博良说:

  我给你们一个打死我的机会!

  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