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华灯初上,欢香馆已是人来人往,热闹极了。

  欢香馆的妈妈早已将请帖发了出去,又特意的往那世家子弟里传了消息,此时欢香馆里自是早早的来了不少看热闹的公子。

  李阳摇着邀月的小香扇,从房里望着楼底的人潮涌动,转头朝着邀月说道:“你这主顾好大的手笔,盛京的世家子弟今日来了大半。”

  邀月袅袅娜娜的来到李阳身边,抽了他手上的香扇,自己扇了起来,眼波流转,说道:“今日这再大的手笔也不是为了奴家来的。倒是小侯爷你,什么时候下去见见恩客啊?……”

  李阳抽出自家的桃花扇一开,望着窗下点点头,说道:“恩,这么热闹,是该下去了……”

  下面的世家公子早已落座,其中也与不少人三五成群的扎堆高谈阔论。

  什么青花楼的头牌昨日露了面,什么千佛斋前几日被砸了招牌,说的最多的还是今日这凉国美姬到底有多美。

  但这些,显然没有李阳从邀月房里摇着扇子走出来来的震惊。众人愣住之后,又不由得转过头来窃窃私语。

  李阳摇着扇子得意的边走边瞧,一眼就看见了下首脸色尤为精彩的未清。

  等下了楼梯,李阳更是直径朝未清走去。

  瞧着未清黑成锅底的脸色,和一直拉着他的未风,李阳走路的步伐越发的风骚,脸上的笑脸尤为的欠揍。

  可李阳走到半路,面前突然横出一把桃木扇。李阳扫了扫,瞧着这扇面上画的颇为风雅,乃是一对毛茸茸、鲜艳艳、粉嫩可口的桃子。

  “李兄~~~~”

  李阳还未看见来人是谁,来人淫荡的叫唤已经响彻了整个欢香馆。

  李阳一转头,就瞧见顾九霄那张笑的见牙不见脸的脸。

  “李兄,顾九这厢有礼了。”

  顾九霄收了李阳前边的扇子,用那张淫荡的脸规规矩矩的朝着李阳做了一个揖。李阳瞧着这画面,脑中竟有些空白,下意识的,朝着那扶风弱柳的身子一脚踹了过去……

  顾九霄这个人李阳还是很敬重的,他爹顾太傅是李阳从小的老师,官拜正一品,本是诸多皇子皇孙的先生。不过,当朝皇上,也就是李阳他小叔皇嗣也很艰难,成亲十几年身下也只有两个皇子。

  皇上为了两个儿子读书要上进,自幼安排了一群官员的儿子进宫陪读,李阳和顾九霄他们自是在其中。

  当年李阳为了讨好顾太傅,自是要高看顾九霄一眼。

  但李阳发现顾九霄这个人见着漂亮的小宫女小太监,特别喜欢上前偷偷摸他们的手,着实让小小年纪的李阳恶心了一把,从此就再没有理过顾九霄。

  让李阳对他颇为敬重的是,顾九霄这个人自幼有礼,逢人便笑,硬是让人拿不出一丝错处,连贡院里的那群老骨头都不约而同的称赞顾九霄的礼节。

  于是,顾九霄的如今的好名声就从贡院里传了出来。世人便知道了,盛京里顾太傅家大公子不仅才学出众,模样精致,而且为人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的。

  不知怎的,李阳觉得顾九霄对自己笑的尤为的淫荡。每次见他都有一种不寒而栗,而下意识的开始对他拳打脚踢。

  事后顾太傅领着顾九霄上门理论的时候,李阳自己也很愧疚。想着自己男子汉大丈夫,看两眼又能怎么样!

  所以,顾九霄是李阳这些年唯一绕着走的人。

  ‘酷c匠n网j唯一:O正版`,j5其C%他%都‘#是t!盗版h

  顾九霄这个人,越长越是男生女相,比李阳这个真正的男扮女装都还有女子的嫌疑。要不是当年进宫洗澡的时候,一群孩子见过他的小鸡鸡。说不定,如今真有人传太傅公子是女儿身的嫌疑。

  眼瞧着顾九霄越长越柔弱,李阳真怕把顾九霄打残了。

  幸而顾九霄只是飞过了几张桌子平躺在地,没有吐血的嫌疑,李阳大放了心。

  看来只不过是样子长偏了,底子还是正的。

  当朝顾太傅的大公子被人揍了,这些个场面上的世家公子自是急的不行,但揍人的是李阳,众人只好围成一圈对着顾九霄嘘寒问暖。

  那顾九霄从碎了的桌子上爬了起来,随手掸了掸衣服,向着周围一圈世家子弟一揖,温柔的道:“劳烦诸位担心,九霄无事。”

  那柔柔弱弱的声音听得李阳刚端起的八宝茶瞬间撒了大半。

  “哎哟喂,小侯爷你怎么尿裤子了!这可如何是好?我和大哥都没带备用衣服来,不如我帮你借邀月姑娘的衣服应应急?”

  这一声叫唤让李阳稳稳的端住茶杯,斜着眼瞟了过去。

  未风向来是个大嗓门,而且从来巴不得看见李阳出丑。他自小跟在他哥未清屁股后面,和他哥是同仇敌忾。

  也是得益于未清是他哥,李阳几次把火烧到他身上都被他躲过。

  李阳和未清他们两算是世仇,李阳自然不会放过他们未家几兄弟的任何一个,总归还是狠狠整了未风两次,但相较于未清来说,李阳还是算手下留情。

  未风这个人,长得倒是唇红齿白,说话却是极尽刻薄,嗓门大的还能和铜锣暮鼓一比。

  好在未风不止对李阳一个人这样,这盛京一半的世家子弟都领略到了他的嗓门和毒舌。所以,不知在何时起,未风便在这盛京中得到了一个称号:未见人,谐音,未贱人。

  李阳和未清未风挤在一个桌案上,知道是未风毛病又犯了,李阳脸上也是不恼,只是轻声说了了一句:“哦?原来你们两今日出门也没带备用衣服?”

  未风翻着白眼哼了一声,嘲笑的看着李阳。而未清在一旁的脸色也是不善,显然还在纠结刚才李阳从邀月房中出来一事。

  李阳对着两人笑了笑,一出手便将手上的杯子倒扣在了桌案上,半杯水稳稳当当的流到了未风两人的衣服上。

  “你!”

  未风起身,对着李阳怒目而视。

  李阳笑眯眯的向两人道歉:“哎呀!~不好意思,一时手滑……”

  随即掏出身上的帕子在自己身上擦了擦,然后正经的说道:“看来这半杯水用帕子是擦不干的,未二公子刚才说你们今日出来也没带衣服,不如我们三人一起向你邀月姐姐借两件衣服应应急?”

  “不必,邀月姑娘是小侯爷的人,小侯爷有资格,我们这些人可没有资格。”

  还未等未风的大嗓门,身边的未清倒是向李阳酸了起来。

  李阳一笑,说道:“那是,我这前前后后花了十万两的美人,我自是有资格的。”

  “这楼里的花魁原来是小侯爷包了,难怪小侯爷从那房里出来。”

  顾九霄好不容易从那嘘寒问暖的圈子里挤了出来,走到李阳身边插了一句。

  李阳抬头,见他身后跟了一长串的羸弱公子,淡淡的挤出一抹笑:“顾公子丰神俊朗,邀月这样的俗物又岂能入顾大公子的眼。未清,本侯爷说的可是?”

  说罢,李阳望了望顾九霄身后的公子们,随意的打量着他们。

  顾九霄今日穿了一身白衣儒衫,一举一动透着书生气,实在不适合这烟花之地。但这般的高洁自有人怜爱,配上顾九霄好似女子一般的精致面容,彬彬有礼的语气,身后的那群公子眼睛自是挪不开。

  顾九霄柔柔一笑,转过身,恭敬地向身后的诸位公子一揖,而后顾九霄道:“九霄多谢各位厚爱,九霄感激不尽。但今日的节目快要开场,九霄就不打扰诸位的雅兴了,还请诸位公子见谅,九霄告退……”

  说罢,又是一礼,随即转身搬了把凳子坐在了李阳身边。

  经过顾九霄几人这么一折腾,这欢香馆中的视线自是乌压压的落在了这四人身上。

  李阳抽出自己的折扇,朝着桌案轻轻一敲,冷冷说道:“怎么?诸位还想再看吗?”

  瞬间,李阳身上的气势压过了全场,惊得那些视线一慌,连忙走回自己的桌案上喝酒说话。

  顾九霄见眼前的人散的干干净净,轻笑着看向李阳:“多谢小侯爷……”

  李阳听得浑身一激灵,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连忙站了起来拉住未清,说道:“未清,你我衣服都湿了,不如我们去换换?”

  “我哥才不会和你去穿邀月姑娘的衣服!小侯爷想出丑可别拉上我们!”

  未风的大嗓门喊起,倒是把顾九霄一惊,脸上的笑一僵,随即看向李阳。

  李阳见顾九霄笑着打量着自己,又是一阵哆嗦,连忙扯着未清说道:“未兄,若是你介意的话,那我便独自一人上去了。”

  说罢,对着未清使了使眼色,示意他跟着自己走,未清仿佛没看见一样,把袖子一抽,说道:“男子授受不亲,小侯爷还是一个人上去的好。”

  “对啊!小侯爷一个人上去穿人家姑娘的衣服吧!”

  未风的大嗓门接着他哥的话音响起,震得半场的客人不由得侧目。

  李阳看着视作不见的未清,轻咳一声,笑道:“谁说本侯爷要穿邀月的衣服了?难道邀月房里就没有男人的衣服了?”

  随即亮出自己的桃花扇,对着未清问道:“未兄,你说是吗?”

  未清听完,脸上不由得一红,又听李阳在一旁凉凉说道:“未兄的身形……好似比本侯爷大点儿啊……”

  一旁的未风见李阳几句不阴不阳的几句话,把自家哥哥脸上的神色说的稀奇古怪,不由得疑惑,打断道:“小侯爷身体金贵,我哥可比不得。要上去换衣服小侯爷上去换就是了,何必还说些稀奇古怪的话。我哥的衣服小侯爷如此羸弱的身子一看就是穿不了的,何必多问,莫不是小侯爷要拿官威欺负我们未家的?”

  “二弟!”未风还要再说,却被未清拉住了,而后未清说道:“在下随小侯爷一同上去吧……”

  就在这时,一直没说话的顾九霄动了,拉着李阳的说温柔道:“小侯爷何必穿那些不相干的人的衣服,若是惹上了什么污秽的东西,那便不好了。九霄车上正好带了备用衣服,全是新的。我叫随从取来,让小侯爷换上,小侯爷可别嫌弃。”

  李阳苦笑一声,看了看未清两人,皱着眉轻声向顾九霄道:“九霄好意本侯心领了,但我们三人衣裳都湿了,却只有我一人换了,这恐怕不好吧?……”

  顾九霄扫了扫未清两人的裤子,随即笑着问道:“方才他们两人不是说身体强健,不用换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博良说:

  你们看了魔道祖师吗?我昨天看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