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阳进了欢香馆,便见着原本是冷冷清清的楼里,今日到处窜着小厮。欢香馆的妈妈正五大三粗的站在高处,对着下面的小厮指指点点。

  妈妈站在高处,李阳一进门就瞧见了她的身影。妈妈见是大主顾,忙堆了笑下来招呼招呼。

  “哎哟~靖小侯爷怎么现在就过来了?……”

  妈妈朝李阳笑的妩媚,李阳也张起一脸温良的笑:“妈妈在忙吗?我是来找邀月的,她可在房里?”

  李阳长得面红齿白,是个不可多得的俊俏模样,妈妈最是欢迎这样的客人,养眼不说,还特招人喜欢。

  “今晚邀月要上台表演,正在房里挑衣服呢。靖小侯爷要上去找她?”

  李阳打开那柄自带的桃花扇,替妈妈扇了扇。说道:“本侯爷一会就上去,倒是看见妈妈今日这般早早的威风起来,不知道妈妈可在辛苦些什么?今日,是有什么喜庆的事?”

  妈妈笑的浓烈,立马就回答道:“靖小侯爷真聪明!前些日子有人从凉国带来了一个美姬,托到妈妈我这儿给她寻个买主。这不,今日我一早忙活上了,便是为了今晚为那凉国美姬办得拍卖场子。”

  说罢,妈妈看向李阳一脸暧昧的笑道:“那美姬妈妈我看了,是个十足的美人。靖小侯爷今日要不要留下看看热闹,或者,靖小侯爷也可以出出价,坐享齐人之福?”

  李阳苦了脸摇摇头:“本侯爷天生桃花债多,一个邀月就让我有的好受,再来一个凉国美姬,恐怕本侯爷我今后会连骨头都没得剩……”

  “小侯爷要是见了那美姬的容貌,就不一定这么说了。说不定啊,小侯爷还要为那美姬再卷一次靖王爷的私房钱呢!……”

  李阳连连摇头,手底下的扇子扇的若隐若现:“不会不会,我爹的私房钱早被我翻出来花光了,现在我爹浑身上下就那套衣服值钱。凭我爹现在一天一两银子的额度,要攒出买那美姬的钱,我看我还是等上三五十年吧。”

  妈妈又是揶揄的一笑,李阳赶忙堵了她的嘴:“我知道妈妈看人的眼光在这盛京中是一等一的好,也知道妈妈为我打算,但我今日是溜出的靖王府,身上的银子就够我吃顿饭。您若是真要我拿出这顿吃饭的钱买了那美姬,恐怕妈妈今日必定是要吃亏不少。这欢香馆的牌子可不能就这样砸在妈妈身上,本侯爷以后还指望着常来呢。

  不如这样,本侯爷今日便留在这欢香馆,到了晚上就在场上帮妈妈抬抬价,尽量让妈妈卖个好价钱。

  您看如何?”

  李阳在盛京的子弟圈里是说得上话的身份,这般应承下来,算是给了妈妈一个准话,今日的拍卖场子可想而知,必定是热闹非凡。

  妈妈放过了李阳,李阳便往邀月那屋寻去。

  走至半路,李阳一个回头,问向妈妈:“诶?那我前几日和未清来玩的时候,怎么没听妈妈说上这事儿?”

  “这、这……”

  妈妈一时反应不过来,不免吞吞吐吐,刚要再开口,就听到李阳那善解人意的声音响起:“想必是妈妈年纪大了,而那位顾客又逼得急,所以才忘了本侯爷,是吗?”

  妈妈连连点头,又是一脸讨好的笑。

  “那妈妈快好好想想,到底还有哪些公子爷没通知到。要是少了那么一两个,妈妈也是知道,就算有本侯爷撑着,今日的场子也必定是热不起来的……”

  李阳说完,依旧是笑着,只不过脸上掺了几分冷意……

  李阳几折几拐,轻车熟路的进了邀月的房间。

  邀月正坐在镜子前选簪子,见镜子里照出了多余的人影,眉眼笑了笑,说道:“我的帖子可是收到了?……”

  李阳找了把椅子坐在了窗前,望着眼前的邀月明艳如花,不禁啧啧称羡:“本少爷的眼光就是好,随随便便买个美人便是倾城的姿色,果然是本少爷的眼光……”

  $8酷W匠H~网-/正/√版首lA发

  邀月扶了扶头花,又换下了一只玉搔头,全然不理李阳的得意。

  李阳看着这幅美人梳妆图,神色之间尽是满意。

  “邀月,你可知,本少爷今日又帮你消了一次灾。”

  李阳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了椅子上,见邀月还是不理,便自顾自的打开了扇子轻轻的闪着:“邀月,你可知,你今日送来的帖子上都写了些什么?”

  邀月将簪花放在桌子上,发出一声轻响:“左右不过是些邀请的话,还能有些什么?”

  李阳见邀月一副淡然的模样,忽的轻笑两三声,不禁揶揄道:“是啊,都是些邀请的话。只不过,本少爷竟是不知,邀月你何时对我如此的情深,送个帖子都是无尽的思念。要不是这帖子上分明写的是本少爷的大名,本少爷都以为是你家丫鬟送错了情书。邀月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阳说到这儿,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邀月,你说我将这封情书送给未清瞧上一瞧可好?看看那傻大个能不能容你红杏出墙!”

  邀月将手里的簪子砸进桌上的宝盒,怒目横眉:“这群不成事的家伙!”

  骂完之后转念一想,立马收了怒气,眉眼镇定的说道:“侯爷不是说了今日替我消了一灾吗?邀月自是信得过侯爷的能力。”

  李阳收扇拍掌笑道:“邀月真是好聪明,两点就通!”

  随即,李阳又变得一脸哀怨:“只不过,明知道别人要算计你的金主,你居然还要帮别人对付我,邀月,你可真是薄凉……”

  邀月在镜中冷冷一笑,脸上的胭脂顿时妖艳:“小侯爷混迹风月场,不早就听过‘戏子无情,娼妓无义’这句话吗?”

  李阳呵呵一笑,拍手道:“邀月你这句话就不对了,这世上无情无义的人多了去了,又岂是只有戏子和娼妓?再说了,你难道对未清也无情?

  邀月一时沉默,李阳也不出声。良久,邀月对李阳说道:“不过是风月场上的一场戏罢了……”

  李阳唰的一声又打开扇子,脸上有些意味深长:“这话真令人伤心……”

  说完,又恢复那吊儿郎当的模样:“邀月,本少爷撕了那请帖,今儿来你这儿可是来讨赏的。”

  邀月抹了抹胭脂,对着李阳说道:“靖南王府的小侯爷什么样的东西得不到,偏偏要到我这里来讨?”

  “自然是邀月你知道而我不知道的事情…………”

  邀月转过头,对着李阳妩媚一笑:“我邀月能知道什么?值得小侯爷这般问?”

  李阳用手撑着头,眼睛弯弯,对着邀月甜甜一笑:“那邀月,你知道妈妈最近收了什么了不得的宝物没有?”

  “有啊,还很多。不过前些天的翡玉镯子和红髓石串子,邀月特别喜欢,不知小侯爷什么时候也能送邀月这么一套……”

  李阳点点头,说道:“邀月你说的,本侯爷怎么能不答应呢?等什么时候我爹把私房钱攒够了,本侯爷就一定给你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博良说:

  来呀来呀~来玩呀~「你们接受两天一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