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背负着仇恨,却舍不得情爱。

  李阳今日对明安说的话都是真的,只不过,少说了几句。

  未清喜欢欢香馆的邀月是不错,但邀月早在一年前就被李阳包下了,现下不接客。

  未清每日到邀月房里坐上一坐,是因为邀月姑娘想要每日见见情郎。所以,这位宰相家的公子不惜每晚爬墙进出,就只为见上邀月一面。

  这件事的确是个秘密,除了未清,邀月和李阳这三人外,谁也不知道这件事。

  李阳今日轻易地说出这件事,到底是为了说给明安听,还是说给明安背后的人听,这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未清和邀月两人的事,这要从两年前邀月第一次上台开始说起。

  未清在一次酒局中看中了还是清倌的邀月,一曲琵琶行更是让未清大为赞赏。

  后来得知邀月是欢香馆的清倌,未清便时不时地跑到欢香馆喝酒。一来二去,两人便互生了情意,未清更是生了要替邀月赎身的念头。

  不巧,这件事居然叫未清他爹知道了,未丞相立马将未清唤回家跪了一夜的祠堂,并勒令他与邀月断了联系。

  这边,欢香馆的妈妈见邀月的名气越来越大,决定将她的初夜高价卖出去。

  未清听到这消息后,忙去欢香馆求妈妈,却被妈妈不阴不阳的一顿说了出来。

  这一幕恰巧被路过的李阳看见了,他这个天生插一脚的性子当即决定要搅了未清的好事。

  等到拍卖那一天,李阳卷了他老爹的私房钱来了欢香馆,一眼就瞧见了楼上的未清。未清那时为了筹钱奔波于各大当铺赌馆和世家子弟之间,一连几日都睡不好觉,脸色尤为的憔悴。

  场上的邀月被妈妈盛装打扮,但不论扑了多少粉,还是盖不住眼睛的红肿。

  索性平时邀月的人气还不错,众人知道她是个美人,所以妈妈也就没有和她计较,让邀月露了个脸便让她躲到帘子后面,听着外面的人竞价。

  那一场,未清的兄弟情义终是没有高过李阳他老爹的私房钱。

  李阳上台搂住邀月的细柳腰的时候,未清冲了出来狠狠地揍了李阳一拳,随后便被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拖出了欢香馆。

  手段之粗暴,让被揍的李阳都不忍怜惜未清这朵娇花。

  李阳拥着邀月进了房,未清跑去了酒馆喝的酩酊大醉。

  第二天早上未清睡醒的时候,赫然发现自己怀里抱着邀月,顿时惊了半宿。

  李阳送了未清这么大个人情,自是让未清感动不已。但自家老爹和靖王爷向来不和,自己也不好和李阳关系过近,当即决定将自己借来的那笔银子还给了李阳。

  李阳当然接过了那笔银子,并悄悄告诉来人,他家少爷可以每夜到邀月房里一聚,未丞相不会知道此事。

  未清听过小厮的传话,顿时觉得李阳在自己心中的生了少许亲近之心,对李阳也就没有当初那么防备。

  就是这么一点松懈,让李阳当街扒掉了未清的裤子,让全盛京的人都知道,当朝丞相的大公子左屁股上有一颗鲜艳艳的红痣!

  未清也是后来才知道,李阳拿了他的银子包了邀月三年,三年内邀月要为他做事。

  从此,未清和李阳交恶……

  至于邀月,李阳除了上她那喝喝酒,就再也没有进过她的房。

  李阳知道,邀月是个很有故事的人,身后背负的也必定是大事。邀月游荡在世家子弟王公贵族之间,肯定也有自己的计划。

  李阳不管她的这些事,他只是好奇,邀月到底喜不喜欢未清,而未清,又为什么让邀月喜欢。

  邀月和未清见面拿李阳当挡箭牌是李阳自己默许的,这么做也有点向未清补偿的意思。

  这些事,在盛京算得上是秘密但又算不上是秘密。当年李阳做的掩护,能让有些人查出来,也能让有些人查不出来。

  李阳将这件事告诉明安,无非是想试探一下明安背后人的实力。

  在这个盛京,各种势力参差错杂,无论是条什么样的狗,都想要在达官贵族里参一脚。

  盛京早已是个乌烟瘴气的杂缸,每一个人,都不代表自己。李阳作为靖南王唯一的小世子,要想活的清净,就不免为自己做打算。

  想要来到李阳身边的人都不怎么单纯,这么多年,也就长生能一直呆在李阳的身边。

  明安背后的人是谁?想要在靖王府得到什么?在自己身边又有什么阴谋?李阳对这些一概不知。

  但网已经开始结了,真相总有一天会让李阳知道的……

  之所以当着明安的面撕了那张帖子,就是告诉明安背后的人,我李阳已经知道了这是个算计。

  那帖子太过于煽情,邀月是决计不会这般写。

  邀月的思念只会给未清一个人,别人分不出丝毫。邀月的性情,李阳很清楚,是个长情的女人,大约,一生也会毁在情爱一事上。

  她背负着仇恨,却舍不得情爱。

  这样的女人悲哀又惹人怜爱。李阳怜惜她,却终究护不得她。

  而邀月自从在未清口中听到李阳对未清的种种算计,便再也没有给过李阳好脸色看。

  M酷zo匠l网、首发X

  邀月这般的人,李阳对她很是放心,待她又甚是随意。李阳知道,邀月成不了他的障碍,而邀月,注定是要失败。

  邀月后来知道了李阳手中包下她的银子,是从她心上人手中骗去的,所以后来邀月连场面功夫都不愿意下,连在众人面前被李阳摸个小手都是不情不愿的。

  李阳放任邀月,邀月一如既往地恶狠狠地待他。这场面让盛京里的人大多看在眼里,所以李阳便因为这事有了个虽淘气但痴情又性善的好名声。

  而丞相家的大公子每日翻墙与欢香馆的头牌相会的消息,有心人不会查不到,加上李阳在背后替未清两人收买了不少人。若是生性多疑的人,便对李阳和未清两人的交恶产生怀疑。

  这般撒了银钱又吃亏的做好事,实在不是靖南府小侯爷能做出来的。

  如此,便有人拿此事对着李阳做文章。

  这其中的恩恩怨怨又是何人得知?李阳撒的这碗迷魂汤,上钩的有不少人。

  如今李阳告诉明安自己现在就去,便是告诉明安身后的人:我很期待今晚的表演,但我不会让你如愿以偿。

  这般的算计到底谁会赢谁会输,李阳不知道,他天生不是个看重结果的人。

  如果明安机灵的话,等李阳一出靖王府,便会给那人传讯。

  至于李阳到了欢香馆又是哪一翻场景,李阳自是不知。但能派出明安这样的人,李阳觉得,今晚应该不至于太无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博良 说:

  来来来,骚年们留个言吧~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