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侯爷,您不能出府啊!……

  这次李阳从军营里溜出来,上街就看见未家老大揣着大把银票到青楼。估计是打压惯了,李阳当即决定跟上去,把未老大身上的银子统统赢过来。

  …看df正版章节√U上酷g匠$*网

  这一赢就赢了两天,未老大那天揣的银票格外的多,足足有二十万两。李阳一个不忍,统统都给他赢回来了,未老大最后是输的两眼通红,险些要动了刀子。

  好在李阳跑得快,又扔了十万两在街上,这才保了一条小命跑回来翻围墙……

  李阳坐在床上,从被子里掏出剩下的十万两,脸上笑开了花……

  “阿嚏!……”

  李阳打了一个喷嚏,吓得来人一跳。

  李阳转过头,发现他娘不知何时进来了。

  “娘,你怎么来了?”

  李阳吸了吸鼻子,以防鼻涕掉下来粘被子上。

  一张帕子伸了过来,李阳没接,只是仰着头笑道:“娘……”

  “看你!又不听你爹的话!”

  靖王妃埋怨着李阳,手上却拿着帕子轻轻的擦着。干净了之后,李阳抢过靖王妃手上的帕子,撒娇道:“娘,你最好了……”

  说罢,拿着帕子又擦了擦鼻子。

  “你呀!为什么非要惹你爹生气?他伤心,你躺着,谁都没落着个好!”

  靖王妃伸手摸了摸李阳的额头,又是一阵埋怨:“还是烧的这么厉害,有没有好好吃药?!”

  靖王妃的手凉凉的,摸得李阳很舒服,李阳忍不住撒娇道:“娘,我没事!小伤风而已,睡一觉就好了。”

  “没事你还热成这样!分明是在哄我!”

  靖王妃两眼一瞪,惹得李阳又往被子里缩了缩。

  靖王妃看着李阳拌出来的可怜相,终是忍不住,噗嗤一笑。而后转身从门外唤进来一个小厮,对着李阳说道:“你昨日不是说喜欢你爹身边的这个小厮吗?娘帮你要过来了,今后就安排在你身边跟着吧。”

  李阳瞧了瞧那小厮,模样是不错,一副青花楼小倌的脸。

  “你叫什么?”李阳瞧着他的脸问出声。

  “回侯爷的话,小的叫明安。”

  李阳上下扫了明安几眼,发现明安不仅长得像小倌,身材也似青花楼的小倌一般柔柔弱弱的。

  李阳回过头,随意的对着靖王妃问道:“娘,那长生呢?”

  靖王妃按在李阳额上的手一顿,面有踌躇的说道:“长生……他,被你爹扔到铁骑营去了……”

  “什么!”李阳一惊,连忙坐起:“长生被爹丢到了铁骑营?!他怎么不把自己丢到那儿去?!”

  靖王妃在李阳头上一敲:“说什么呢?!”

  李阳被她这么一瞧,连忙拉着靖王妃的手撒娇道:“娘,铁骑营您也知道,是个只进不出的地方。长生身子弱,说不定第一天小命就挂了。老管家在我们家几十年,就靠着长生养老送终。娘,您不能让老管家对着我们寒心不是?”

  靖王妃有些心软,李阳趁机再劝道:“娘~长生从小就跟在我身边,对我可是忠心耿耿。这些年要不是长生在前面护着,我早就不知被人欺负多少回了……”

  说罢,李阳眼泪汪汪的看着靖王妃。

  靖王妃绷着脸,硬了半天,最后还是忍不住心软,妥协道:“好了好了,我去跟你爹说!”

  李阳高兴地抱住靖王妃,嘴里撒娇道:“还是娘最好了……”

  靖王妃看过李阳后就去找靖王求情,李阳在床上看着靖王妃离开后,脸色一变,转而看向站在一旁的明安,说道:“明安,你是谁的人?”

  明安站在一旁,低着头,不紧不慢地答道:“回侯爷的话,奴才是王爷派来的。王爷说,以后侯爷的一举一动都要禀报给他。”

  府里花花肠子的奴才李阳从小到大见了不少,如今来了个开门见山的,倒是觉得新奇不已。

  再一仔细的看了看明安,李阳就发现,他比府里的其他奴才长得都要精细一些,虽不像个主子,但周身韵有贵气,似乎和长生有的一拼。

  李阳摸了摸鼻子,迟疑的说道:“你……不会是我爹从青花楼里赎出来的吧?!”

  明安不急不躁,十分有耐性的答道:“回侯爷,奴才是长安河村的居民,两个月前由王府张大婶介绍入得府,后来老爷见我模样干净,就叫我做了随身的小厮。”

  “那……你以前在青花楼打过工?!”

  明安不禁一顿,稍稍抬头,就看见李阳裹着被子,两眼发光的看着自己。

  明安低了头,不轻不淡的说道:“侯爷,青花楼是什么地方啊?……”

  李阳见他好似羞涩,但又颇大胆的看着自己寻求答案,就有些纠结:“这个……咳……小孩子不要问,你也千万不要在我父王面前提。好了,你先下去吧……”

  第二天,明安送来一封请帖,李阳接过,发现是欢香馆的帖子。

  “明安,你知道这帖子是谁送来的吗?”

  明安在一旁答道:“听管家的说,是一个青衣的姑娘送来的。”

  李阳趴在床上,将那封帖子来来回回看了几遍,随后随意的将帖子撕了个碎。

  “侯爷,可有问题?”

  李阳在床上翻了个身,将身子面朝着明安,唇角一勾,对着明安暧昧的笑道:“明安,你可知,这帖子是谁派人送来的?”

  “奴才不知……”

  明安低头。

  “那本侯爷告诉你,是欢香馆的头牌邀月姑娘。那帖子上说,要我今晚到欢香馆一聚,以解邀月姑娘的相思之苦。”

  李阳从枕头下摸出一把扇子,轻轻地扇了扇。明安见李阳这幅风流模样,忍不住说道:“侯爷今晚要去吗?要是被王爷知道怎么办?”

  李阳轻笑一声,然后示意明安站过来,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本侯爷再告诉你一个秘密,未丞相的大公子未清十分倾慕欢香馆的邀月姑娘,每晚都要到邀月姑娘房里坐上一坐。所以,本侯爷今晚不去……”

  明安狐疑的看了李阳一眼,果不其然,李阳一脸奸诈的笑道:“本侯爷我啊,现在就去!”

  说罢,起身跳下床,对着明安的脑袋就是一敲:“本侯爷要去欢香馆了,明日才回,告诉我老爹不要再前门堵我。若是今日长生回来了,要他好好地休息,明日照样搬梯子在墙头接我。至于你嘛,好好地通风报信,本侯爷明日回来,自会好好的赏你!”

  说罢,李阳绕过一脸迷糊的明安,推门而出。

  霎时,后面只剩下明安一脸凄凉的喊道:“侯爷,您不能出府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博良 说:

找我来玩啊找我来玩啊,微博id:云博良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