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靖王府就办起了酒席,朝中官员们纷纷得知靖王膝下有了儿子,就连上报皇室的宗牒上,也是写的小世子。

  众人高高兴兴的道和,靖王却只能强颜欢笑。

  这孩子若是长大了可怎么好?难不成要一直扮作男儿身,直至老死?

  那老道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子,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说道:“也不是一直扮作男儿身,只是小公子生来就有个生死劫,只要生死劫过后,小公子便可恢复女儿身了……““生死劫?!”

  靖王爷惊道。

  “恩,王爷的公子不是凡人,乃是天上星宿神君下凡历劫而来。老道因百年前受过星宿神君恩惠,所以特来此助神君渡劫。此番劫难可谓是九死一生,极其凶险,老道我折损了几十年的寿命,才得到此破解之法。”

  靖王见那老道故意一停,悠然自得摸着白花花的胡子,不知怎的,竟有种老流氓的错觉。

  既然都说到这儿了,也不好不接下去,靖王对着那老道一揖,恭敬地问道:“还请仙人赐教,以保小儿性命!”

  老道点点头,一张老脸笑的灿烂,想必靖王这番模样老道很是受用。

  “小公子虚岁十七那年有一大劫,若想顺利渡过,一定要扮作男儿来养。等到十七年后大劫一过,小公子的女儿身必定是举国皆知,到时候,王爷就可以将小公子许配给他人了。但这期间,为了避免小公子误入歧途,王爷定要自幼好好管教,切不可因着小公子是女儿身而生了怜悯之心,更不能因他人言语而对小公子生了怜悯之心!王爷要知道,您越是好好管教,小公子越是平安……”

  那老道说罢,呵呵一笑,阴阳怪气道:“王爷若是不信,大可试试。到时候出了性命攸关之事,就是连我这老道都帮不了你!”

  靖王被老道吓得一愣一愣,连连点头称是。那恭敬地模样,连他上朝堂见皇上也不一定拿得出。

  事后,那老道非要给李阳取个字,说等李阳恢复女儿身以后便拿这两个字当做名字。

  那老道当时在酒桌上喝的迷迷糊糊,见有个小侍女端了盘烤乳鸽上来,就拉着靖王爷的手,笑道:“哎!你看那盘烤乳鸽长得蛮喜庆,不如就叫乐歌吧。”

  说罢,拿起乳鸽一撕,递给靖王一人一半……

  自此,那老道带着靖王夜夜笙歌,足足祸害了一个多月,惹得靖王府一众怨声载道。

  那老道也是见好就收,等靖王府一干人琢磨着要给他下泻药的时候,那老道幡然请辞,说是下凡太久有损仙体,要重回山林,修仙得道。

  靖王府一干人皆是嗤之以鼻:吃饭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说呀!

  等到那老道走之时,倘然和靖王在酒肉桌上有了过命的交情。靖王拉着老道的袖子,仔细的擦着鼻涕眼泪,满满的依依不舍。

  最后那老道怕了,只好偷偷摸摸的对着靖王说了两个字:“兵道……”

  靖王听到这两个字后,顿时雄心万志了起来!想他驰骋沙场十几年,自家的孩子终究还是要走自己的老路,也算是继承家业。

  此后,李阳三岁学文,四岁学武,五岁烧私塾,六岁打不服,七八九岁他娘气得哭,十一二岁开始吃喝嫖赌,十三四五他老爹在屁股后面堵。

  靖王就不明白,自家的家教那么严,为何还会教出个小纨绔?靖王确信自己没手软,每次都是打的李阳三五天下不来床。

  可那有什么用?三五天过后,李阳照样溜得出去,和那些狐朋狗友鬼混!

  靖王想了想,觉得还是没办法,最后还是抄起棍子堵着打!

  仙人当年说了!这小兔崽子十七岁之前可是打不死!

  就当李阳五岁那年看别的男孩子尿尿,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少了东西,他老爹抓着他一把屎一把泪的说着这些往事,李阳觉得他爹这个重男轻女的思想要不得!是以,当机立断的想要烧了他爹的胡子,以示惩戒!只是后来他爹的胡子没烧着,却把私塾烧了一半的事,我们暂且压下不提!

  所幸李阳被他爹带出去见识了一番,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世道女子的坚辛与男子的方便,李阳也就没有闹着穿回女装的打算。

  酷匠&D网e3唯《N一正版Y,●B其}%他i%都是H^盗i!版

  但他老爹那一团道士、神仙的鬼话,李阳是向来不相信的。

  自家人丁向来不旺,他娘二十五岁才生下他,此后靖王膝下就李阳一根独苗。又鉴于老爹和当朝宰相未方谋斗得你死我活,且那未方谋不止一次在场合里嘲笑靖王子孙不兴,又暗讽李阳他爹下面不行。

  李阳猜测,他爹很有可能为了彰显自己的男子雄风,好好地在那未方谋面前扳回一局,所以专门在李阳出生之时找了个道士演了这出戏!

  那未方谋在李阳看来是个十足的好色之徒!取了若干小妾不说,儿子女儿生的跟韭菜似得,割了一茬又来一茬。光嫡子就有五六个,更别提下面那群小妾生的!

  自李阳出生之后,靖王终于脸上有光,且在未方谋又要开口嘲讽他时,终于有了理由回讽:“物以稀为贵,我们家的孩子岂是你们家那群韭菜种可以比的?!”

  说的未方谋两眼一红,险些与靖王在朝堂上打起来!

  可能真是生多了,所以质量不行。

  两家的孩子因为自家老爹不对盘,所以一见面就格外的眼红,但自小打架怄气都是李阳胜出。可能因为李阳早熟,所以鬼点子特别多,每回实诚的未家三兄弟一起上,都会被李阳算计的头破血流。

  后来未家三兄弟一脸伤的回家,未方谋就指着他们三的鼻子骂不争气!生怕自家的孩子被靖王说中!

  而这边,李阳打赢未家那几个小子的消息早就被靖王得知,靖王一高兴,当即要管家准备一桌酒席等李阳回来。

  后来几个人长大了,知道当街扭在一起有伤风化,几人不约而同的开始文斗!

  诗词歌赋,吃喝嫖赌。琴棋书画,牵鸡遛狗,哪一样都较着劲!

  靖王向来不喜欢李阳欺压别人,哪怕是和别人抢再小的东西都要狠狠地训上李阳一番。

  可对着未家那几个小子,靖王不仅不训,还颇有点推波助澜的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博良说: 你们要留言啊……要来找我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