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爬墙

  四月艳阳天大好,靖王府后墙外,一锦衣小公子站在树荫底下,时不时的朝着墙内驻足张望。

  “小侯爷,这儿!”

  终于,墙内伸出个小厮脑袋,偷偷的向那锦衣小公子喊到。

  那小公子眼睛一亮,收了手中那柄桃花扇,急急得向小厮那儿跑去。

  “长生!快点把梯子给本小侯放下来!”

  长生应了一声,将另一把梯子隔着墙放了下来,小心翼翼的不让它发出半点声音。

  小侯爷刚扶着梯子准备上去,就听着墙那头‘咚’的一声,似乎长生自己先从墙内的梯子下去了。

  小侯爷有些纳闷,这长生什么时候这么没家教了?没见着本侯爷还在这晾着吗?

  随即气冲冲的挽了袖子,蹭蹭往上爬。

  等好不容易爬上墙头,小侯爷彻底的傻了眼。

  只见那墙里面端端正正的摆了把太师椅,他爹靖王老人家端端正正的坐在上面,周围的侍卫捧着刀枪剑戟,一应俱全。而可怜的长生,正衣衫凌乱的被两个侍卫压在地上。

  而李阳,也就是当今靖王的独子,靖小侯爷觉得今天他爹格外的恐怖,脸黑的跟个阎王爷似得。

  他下意识的朝王府外面看了看,然后二话不说的从三米多高的墙上跳了下去。

  转眼,李阳就被侍卫拎了过来,他爹在太师椅上没动半分。

  望了望这阵势,李阳唰的一声,利落的跪在他爹面前:“爹啊!我错了!这次能不打脸吗?”

  靖王眼皮都没掀,接了小厮的茶杯喝了一口。

  “诶?!爹,这是你新收的小厮啊?长得还挺漂亮的,比欢香馆的头牌都不差!”

  靖王一顿,将茶杯放回那个小厮手里,转而和颜悦色的对着李阳说道:“你想要?那送你?”

  李阳脸上一喜,连忙答道:“谢谢爹!”

  话还没说完,他爹靖王立马抄起身边最近的一根木棍,狠狠地朝李阳抽了下去。

  幸好李阳反应快,他爹没打着,要不然这一棍下去必定要李阳躺上三个月。

  然而他爹并没有放过他,拿了棍子就跟着李阳赶,一边打一边骂:“你个畜生!你当你爹是什么人!欢香馆头牌!昨天是不是又在欢香馆过得夜!小小年纪居然学会在花楼里过夜!过也就算了!居然还被我抓个正着!我们李家怎么出了你这个没用的废物!”

  李阳边跑边安慰他爹道:“爹,我去欢香馆赢了好多钱,这个月王府里的开销不用你的俸禄啊!”

  “孽子!你居然不仅嫖,还在赌!看老子不打断你手脚!再让你跑出去赌!?”

  “爹、爹!不是我要出去赌的,是未丞相他们家老大非逼着我赌,还不让我回家!爹,你听我解释!”

  靖王不理会李阳在前头嚷嚷,挥着棒子不依不饶的对着他骂道:“你又去骗未丞相他们家那傻子!你知不知羞啊!!堂堂一六尺男儿居然跑去骗一傻子!你让你老子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啊!”

  “爹,真不是我的错!哎呀!爹,你住手!诶!诶!!!……”

  李阳他爹终于将他堵到了荷花池的边角,身后就是大片荷花,前面老爹正拿着棍子气喘吁吁的站着。

  李阳看着他爹那张老脸,终于认命,眼睛一闭,被他爹一棍子抽到了荷花池里……

  老王爷也是下的去手,撑着手里的棍子勒令侍卫不许下去救李阳。

  随后亲自守在那儿,看着李阳在荷花池里冒了几个泡,才摆了摆手,招呼那群侍卫打道回府……

  李阳事后一边裹着被子,一边擤鼻涕的想,自己这个王爷爹还真信了那牛鼻子老道的话。

  若按照靖王折腾亲儿子的频率和手段,一般的小孩能挨到蹦出娘胎就已经不错了。

  想当年,李阳的王爷爹和王妃娘虽恩爱无比,但多年无所出。好不容易怀上了李阳,自然是宝贝的要命!

  但怀坏就坏在,当年靖王妃怀着李阳七个月的时候,王府门前来了个牛鼻子老道。

  那牛鼻子老道什么也不干,一连几天就在王府门前干坐。

  而那老道长得颇为仙风道骨,一看就是副高人的模样。不少来来往往的过路人都不忍看他一眼,有的甚至上前找那老道算卦。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也是因为这样,那老道那一阵子才不至于饿死在靖王府门前。

  当年的靖王想着,门口来了个高人,说不定是福兆!应该请这道士入府聊上一聊,也好给自己未出生的儿子积积福!不想,王府管家还未作揖开口,那老道就开始在地上撒泼打滚,边滚还边喊:“靖王府打老道士啦!靖王府打老道士啦!……”

  而后一群路人出来对着管家指指点点,那管家逃也似的回府禀告李阳他爹。

  李阳他爹听完之后,胡子都气的竖起来了!认为这老道铁定是个疯子,想骗吃骗喝。于是立马差管家拿些银两,让那老道挪窝。

  可等管家刚拿着银两出现在老道面前,那老道就立马往地上滚:“靖王府仗势欺道士啦!靖王府仗势欺道士啦!”

  最后硬是让那管家灰溜溜的跑了回来……

  李阳他爹无奈,只好让那老道士在王府门前呆着。

  这般又过了几天,靖王妃在花园散步的时候突然肚子痛,竟是要早产的迹象,吓得靖王手忙脚乱。

  等稳婆终于进了产房,靖王就笔直的站在产房门口等着,谁劝也不听。

  这一站,就站了一天一夜。

  靖王妃难产!

  靖王站在门口听着王妃在里面撕心裂肺的嚎,到最后没了声音,霎时就坐在地上哭了。

  想他堂堂一个武将,听见老婆难产生不出来,在地上哭的像个孩子似得,也是难得一见。

  但靖王哭了一会儿,又觉得不对,想想应该看着靖王妃哭,于是立马想掀帘子冲进去……

  就在这时,靖王面前竟冲出来一个老道,嘴里还疯疯癫癫的喊着:“时机到了,时机到了……”

  说罢,看见靖王正掀帘子想往里面冲,连忙拉住,惊讶的说了一句:“咦?你干什么去?来来来,陪老道在这等着!”

  见靖王不理他,那老道又说了一句:“靖王你放心,小公子很快就出来了!”

  只听得话音刚落,产房里哇的传来一声婴儿的哭声。紧接着里面出来一个稳婆,对着靖王恭喜到:“恭喜王爷,母女平安!”

  靖王也没理那老道士的话,只是高兴的昏头昏脑的吩咐管家去通知亲戚,就说靖王府诞下了一位小姐!明天大摆筵席,请各位庆祝!

  不想,话还没说完,那老道一把抓住靖王的胳膊,急急地说:“哎呀!!万万不能说生了位小姐啊!王爷你若不想克死全家的话,还是说生了位公子的好啊!你那位公子脾性向来不小,若是靖王你非要说生了位小姐,你这靖王府上下日后必定不保啊!”

  想那靖王闯荡沙场十几年,也是条响当当的汉子,如今被这半癫不癫老道抓住胳膊,又如此一说,心中竟不免有些犯怵!

  就在这般僵持不下中,另一位在房里照顾靖王妃的稳婆尖叫着跑了出来:“不好!!!王妃大出血了!!快请郎中啊!!!”

  那老道听至此,又拉过靖王骂道:“竖子不可教也!!还不快说你生了个公子!!!你真想你那娇滴滴的王妃丧命于此吗?!”

  靖王也不知是怎么了,竟是那般傻愣在那里。那老道胡子急的都气起来了,不禁心下大怒,一巴掌就朝着靖王打了过去:“还不快说!……”

  那靖王一巴掌下去脸都肿了,嘴张了半天,终于蹦出了几个字:“本、本王,生了位小公子……”

  那老道一听到这话,顿时泄了一口气,和靖王一起瘫软在地上。

  抹了抹脑门上的汗,那老道大叹一口气:“哎!终于成了!……”

  话音刚落,刚才那尖叫的稳婆又出来了,乐呵呵的对着靖王道喜:“恭喜王爷,王妃无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博良 说:

第一次来这里开文,还请多多关照~

要留言啊!!你们要留言啊!!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