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换上绣着彩凤的天蚕丝嫁衣,描好眉目准备下嫁给他的这一天,铖王篡位,带着剩下的三千银甲骑兵匆匆来到这苏府,傲然的模样,骑着一匹栗色的骏马低眸看着她,笑着对她说道:“凉锦,你看,我说过我会得到你,光明正大的得到你。”

  $‘看H《正jA版章g节c{上5|酷¤匠网|

  而她抬眸看着铖王脸上的笑意,恣意潇洒的眼角忽然染上一丝微凉。

  那是凉锦第一次那么失控,双手拽紧衣袖,带着十足的怒意叫铖王百夜铖,问他到底将她的父王母后怎么样了。

  上挑的眼角带上一丝嗜血,铖王伸出手来想要覆上凉锦的脸,却被凉锦身后的苏璟伸手隔开。

  低眸仔细的看了眼单手环在凉锦腰侧,站在凉锦身后,也正抬眸看着自己的苏璟,铖王慢慢收回了手,邪气的唇角上扬,一双长眸仔细的盯着凉锦,很是无奈的说道:“早知道凉锦你这么在意你的父王母后,我就不杀他们了,将他们留着,让他们为我们将来主婚,也是挺好的……”

  而我站在一旁看着,握紧的拳头蠢蠢欲动,要知道铖王那副欠扁的模样,连我都想扁他了,更何况是凉锦。

  正在我就要坚持不住想要冲上去对着那孩子的头一阵暴打的时候,凉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听到她的声音里少了几分潇洒,多了许多微凉,她说:“百夜铖,你其实……不该那样对我父王母后……”

  双手捂上好看的脸,凉锦的泪水随着指缝滴落在苏璟环在她腰上的手背。

  我看到苏璟的手有些动容。

  凉锦放下手来握住苏璟搭在自己腰间的手,抬眸看向马上的铖王,哭红的美眸里闪着决然,她说:“你不会得到我,永远!”

  看到铖王听完这句话后浅笑着的模样,我吞了吞口水,坚信着还有后续……

  果然,铖王连头都没回,只是挥手示意了下,身后便有一个银甲兵躬身走上前来,手里还托着一卷黄稠。

  铖王伸手接过,挥手示意那骑兵退下,然后很不客气的将手中那卷黄稠朝苏璟和凉锦扔了过去。

  苏璟伸手接下,松开揽在凉锦腰间的手慢慢展开那卷黄稠,我傻傻的盯着卷轴下方大大的圣旨二字,愣了愣,跑到苏璟身边,探长了脖子去看。

  由于苏璟看的太快一下子便收了起来,所以我只能记下个大概不能复述原句。

  而那圣旨上写的大概得意思就是说边界战乱啦,某周边小国又趁机招兵买马蠢蠢欲动啦巴拉巴拉的,然后就是命苏璟为远征将军啦,叫他即刻动身去前线将这战局搞定啦什么巴拉巴拉的……

  额……偏头打量了下苏璟穿着红色喜服帅的惨绝人寰的样子,在看看铖王十分嘚瑟的问着苏璟:“怎么样?这圣旨,你是接还是不接?”的样子,我在心下断定,这铖王一定是他母亲的故意的!!!

  略一思量,我托着下巴看了看月光下出尘的苏璟,嗯,我觉得,这铖王一定是嫉妒苏璟的美貌了……

  碰到这种新婚之夜堂都没拜就要接圣旨立马去边疆,丢下身边美娇娘的这档子破事儿,我原以为苏璟应该帅气的脖子一梗,很是豪气的说我不接什么什么的。

  却不想事实总是与我所想的背道而驰,苏璟这次没有反对,只是深沉了那双好看的眼眸,对着铖王道:“皇上放心。”

  苏璟接下圣旨的那一刻,我看到凉锦悄悄握起的双手,垂在袖中。

  我知道凉锦在想什么,她是个聪明的公主,虽然被父王母后宠的娇纵无忧,但这并不代表她傻。

  于是我听到她说:“皇上,现今这普天之下没有一寸不是你的国土,没有一个不是你的臣民,凉锦虽失去了父王母后的庇佑,可皇上于私还是我的兄长,如今凉锦婚事未完,表哥怎么忍心赶我夫君在这新婚之际前去战场?”

  红衣玉颜,凉锦绝美的脸微微仰起看着马上的铖王,在这月光的映衬下带上一丝缥缈。

  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一阵冷风,带过这里一瞬间安静的气氛。

  “哈哈哈哈……”不知道这铖王是受了什么打击,笑的十分愉悦。

  伸手掏了掏耳朵,心爱的女人指责你毁了他的婚事,你却笑的这样开心?我觉得吧……这铖王脑袋可能是出了一点儿问题。

  我一边想着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和概率性,一边准备找张椅子盘腿坐下,慢慢的看下去,可不知道身子刚刚准备转身却是动不了了……

  然后我迷茫了……迷茫的我不安分的扭了扭身子,这才感觉到腰上有什么东西禁锢着我。

  要知道……我是个透明人啊,我是个透明的人,没人能接触到我的……

  心里惊悚了好一会儿,我低头看了看腰间搭着的这只手,再慢慢回过头去,看着这只手的主人笑的十分虚弱……

  我的意思是:狐狸,你怎么又跟着我来了啊……

  诚然狐狸是个不会看人脸色的人,当下便对我龇牙一笑,笑的十分倾城倾国。

  我揣摩了许久才明白他的意思,大抵就是:你不开心没关系,我开心就够了。

  于是,知道真相的我崩溃了。

  伸出爪子反手抓住他的衣袖,我那个欲哭无泪的啊……

  哭着哭着不知道为什么就转眸看向凉锦那边的场景了,然后看着看着看了半晌之后我就傻眼了,别问我为什么,因为他们都定住了,不说话了。

  脑中沉了一沉,我觉得我貌似知道了什么……

  正要着重思考着我到底知道了什么的时候,身旁的狐狸忽然收了收揽着我腰的手,引起我的注意之后,趴在我的肩上十分委屈的问我:“阿宁,你见着我不开心么?”

  朝天翻了个白眼,我问狐狸:“我能说是么?”

  狐狸张开牙齿在我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告诉我不能。

  两条面条泪再次欢腾流下,我想投诉啊,这狐狸是属狗的好么……狐狸见我流泪流的欢腾,没有同人间孩子的小伙伴那般殷勤的上前安慰,反而是立马转身绕到我身前来看我,一边看还一边撑着下巴道:“嗯嗯……不错不错,演技又高明精进了不少……嗯……不错不错……”

  看着他那撑着下巴十分妖娆的样子,心中火焰高涨,我终于演不下去了,甩袖一擦眼泪,对着狐狸扑过去,摸着他的脖子就张嘴咬了下去。

  要知道,从小到大,我和狐狸就是跨越界限的好哥们儿,而我们所奉承的宗旨一般都是:哥们儿有难,爱帮不帮,哥们儿不在,错事在他,哥们儿窘了,添油加醋,哥们儿站在悬崖边,推他没商量。

  所以对于狐狸咬我的这种小破事儿,我虽然不计较,但却会狠狠的咬回来……

  当把狐狸的脖子咬出血的那一刻,我就像魔怔了一般。

  其实狐狸的血是很好喝的,甜甜的。虽然我不是母后跟我提起的魔界血族一类,但是不知为何,咬了狐狸我必定要喝点儿他的血才会罢休。

  虽然我一度认为这可能是狐狸的血里有毒,害我上瘾,但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拽着狐狸的手将他的血放给我的小灵兽吃,小灵兽吃了以后灵力大增却十分受惊的样子,让我心里深深的震撼,所以我认为狐狸的血是个宝贝。

  后背有只手顺着我的脊背慢慢抚上我的后脑勺,狐狸好听的带着几分戏谑的声音响起,彻底的打断了我吸血的兴致。

  抬起头来俯身看着身下的他,眸中闪过一丝迷蒙。

  他问我:“阿宁,你这般喜欢我的血,嫁给我如何?”

  不知为何,一对上狐狸那双勾魂的眼睛,我的脑袋就好像不大清明,看着身下妖娆好看的狐狸,眼睛扫过他脖子一侧晕染出的血迹,舔了舔唇畔多余的血渍,眼睛慢慢沾染上迷蒙,我好像又看到了白墨遥,一身白衣如诗……

  他没有死,此刻就在我的身下,问我要不要嫁他。

  伸手仔细的描绘着他好看的眉眼,我慢慢笑起,迷糊的点头,答应他说好。

  可是不知为何,白墨遥听我说好,却笑的有点儿奇怪,起身将我压倒,他的犬齿慢慢刺进我脖子一侧的皮肤,他轻声唤我阿宁,叫我不要后悔。

  双眼总是迷茫,我抬眸看着这个回忆编织的幻境里因为被谁施了术法禁锢而静止的天上银河,慢慢抬手放在白墨遥的脊背,我感觉到身上的血慢慢流进他的身体里,开口轻唤他的名字,唤他墨遥,告诉他我并不后悔。

  可我这般说着,趴在我颈侧的白墨遥却怔了怔,半支起身子仔细的将我看着,长长的睫毛像是撑起的小伞,他唇侧晕染上的我的血迹为他的美多添了几分妖娆。

  然后我听到白墨遥问我:“我是谁?”

  而我看着他的脸,慢慢伸手抚上他的脸侧,笑着回答他:“墨遥,你是白墨遥。”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说白墨遥是白墨遥的时候,他的眼里为什么会有半分的愣怔,只是心里好像有些难过,我看到白墨遥眼里的哀伤,听到他微凉着声音唤我阿宁,叫我仔细的看着他。

  伸出舌头舔尽唇上血迹,他叫我仔细的看着,看他唇瓣。

  眼前的少年妖娆却又清浅的脸庞上,小巧的舌头慢慢舔去唇上的血迹,樱红的唇瓣十分性感,下唇偏右一点的地方上有一颗小小的朱砂痣,趁着这性感的薄唇更加妖娆。

  伸手慢慢抚上他的唇瓣慢慢摩擦,我知道我再一次的认错了人。

  我知道,眼前的人,是白洛凡,而非白墨遥。

  这让我更加清晰的忆起白墨遥已经死去的事实,让我更加真切的明白,这天下之大,再也寻不出一个那般温和优雅又绝世而独立的白墨遥……

  眼角的泪水终于不再似演戏时流的那般虚假,我仔细的看着眼前的狐狸,伸手移到他后颈紧紧的将他抱着,难过的哭不出声音。

  狐狸说:“阿宁,是我自私,如今血婚已成,你若后悔,便告诉我。”

  趴在狐狸的肩膀上哭的难过,我终于记起从前那些时日里,狐狸任我如何喝他的血也从不回头来喝我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