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才明白最初的她的模样,这般恣意潇洒不带半分温婉,却又那般吸引人去窥测。

  我知道,她本身就是个夺目的存在,在苏璟抬眸看到她那一眼,我便知道,他俩之间肯定会有很多后续的故事。

  果然,事实这东西就是喜欢迁就于我,我猜到的果然是正确的。

  就在我那样想着,没过一瞬,大街上的场景便发生了变幻。

  再次抬眸,我看到周围的夜景,方才了悟,偶,这是在某个地方的夜里。

  再抬眸环顾了下四周:不同衣服的侍卫提着银枪来回走动,太监宫女们提着灯笼交换场地经过这片花圃。抚上额头,我再次深有领悟……这是在皇宫啊皇宫。传说中戒备深严的庄严皇宫……怂了怂肩膀,然而关我什么事,我现在是个透明人。

  左看右看没见到正主,我索性就地坐下决定等等再看情况。

  还未待我反应过来呢,一双白色锦靴利落的穿过我的身体漂亮落地。

  欲哭无泪,我慢慢往后挪了挪身子,抬眸看着踩我的那位正主,眼泪立马呈面条状流下,公主大人,您白天指使您的马踩我,现今又亲自来踩我,你这是要闹哪样啊?

  抹了抹眼角根不就不存在的眼泪,嗯,我决定就这么算了,要知道,谁叫我是个虚幻的透明人呢?

  夜晚的她依旧穿着红衣,却是作男子的装扮,我看着她潇洒的转了转手中的折扇,左右看了看四下无人之后飞身出了宫墙……

  谁告诉我深宫戒备深严的谁说的谁说的?你们看她不就跑的很利落很轻松么?

  然后,看着这比我本人高了三倍的宫墙……嗯……我觉得,深宫果然是深宫……真的很深啊……

  由于我是循着她内心深处的记忆而来,所以她到了哪儿,我便能跟上。

  我记得,白天的时候,那个叫苏璟的少年叫她凉锦。我想,这可能就是她原本的名字。

  默默在心里记下,我连忙跟上她,想要看看她准备做些什么。

  却不想跟着跟着就跟到了若水楼。

  抬眸打量了下这栋风雅别致的楼房,眼角扫过一旁穿的轻薄的姑娘们……那个……我想,我知道凉锦她这是来了哪里……

  我跟着她到雅间,看到楼里嬷嬷在她身边陪笑,恭敬的称她为凉公子,而她单手执着酒杯旋转,修长如玉的手指被瓷杯衬的更为好看。

  雅间门外走进一个少年,嬷嬷用丝帕捂着嘴笑着离去,顺便还合上了房门。

  她冷着眉眼看着自行坐到她身前的少年,好看的眼眸里满是厌恶,她问少年:“表哥……不,是铖王爷,王爷故意约我来此,却不去凉生殿找我,肯定是别有用心罢?”

  那少年背对着我,声音却极其好听,带着几分慵懒的魅惑,他说:“锦儿,我们之间私底下的见面,除了在这种场地掩人耳目,还能正大光明的让人看去说你嫌话么?”

  而她抬眸看着少年,脸上的表情却一点点被藏起,我看到她笑着对少年说道:“王爷说的什么话,凉锦却是听不明白。”

  我看到少年听完她这句话后慢慢倾身上去,而我是站在那少年身后,当下便很捉急的移了位置,正好走到他们身侧的时候,刚好看到那少年的脸就快要挨上凉锦的,也是一张很好看的脸,薄唇微微扬起一个弧度慢慢覆上凉锦唇侧,我听到少年邪恣的声音在这安静的隔离了外面繁华喧闹的小房间里响起,他说,锦儿,相信我,我一定会得到你,光明正大的得到你。

  也许是心意有些相通的缘故,我能感觉到凉锦此刻的心情,震惊的,带着一丝微凉。

  少年没做多长时间的停留便转身离去,合上房门的前一秒,我仔细的看着他的脸,忽然想起今日白天苏璟说的那番话,铖王,那少年便是铖王……刚刚凉锦又唤他表哥……

  再次捂脸,我觉得我又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少年走后,凉锦却像是终于松了一口气般,美眸扫过身旁放着的折扇,她拿起来潇洒的扇了几下,另一只手抬起酒杯仰首将杯中酒饮尽,随后,对着门外豪气干云大喊:“嬷嬷,叫青莲出来为我抚琴!”

  “吱呀!”一声房门立马应声而开,我小心肝止不住的颤了颤,我想凉锦此时也是跟我一样的想法……这人来的也太快了些……可待我回眸,看到门外站定的那个眼熟的白衣公子时,所有的疑问都被吞进了腹中。

  凉锦她未婚夫来了……我觉得她做坏事被抓包了……

  我原以为身为一个公主,在这种地方被自己未婚夫抓到是一件十分尴尬的事情,却不想正主凉锦只是抬眸往苏璟那边看了一眼,便美眸微垂,继续为自己斟酒饮尽。

  我觉得我该佩服她,没事可做的我便只能傻愣的站在原地帮她数一数她喝的酒的杯数。

  当我数到第七杯的时候,一只好看的手突然从视角以外的地方伸了过来,握住她执杯的那只手腕。

  顺着那只成功阻止了凉锦喝酒的修长玉手往上看去,我看到苏璟看着凉锦的侧脸,好看的凤目里有几分深沉。

  他说:“凉锦,你怎么会在这里?”

  而她……以我和苏璟都反应不及的速度起身将苏璟压倒在这雅间地面上铺着的白毛毯上,束起的男子发髻随着这一系列动作的完成散落,三千青丝铺了一地,她低眸看着身下的他,狠狠的对着那张薄唇吻了下去。

  ^9酷%/匠j网唯一c正版,)S其他a都B,是/u盗x版{

  再次捂脸,我觉得我看到了羞羞脸的事情……

  再然后就是,我很好奇,凉锦扑倒苏璟可以说成酒后乱性,那苏璟心甘情愿的让她扑倒又是为何?

  最后我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凉锦之前的记忆,白天和现在该不会是两个不同日期的不同时间段吧?难道此时的苏璟已经喜欢上了凉锦?

  甩了甩头,我忽然很想念狐狸,因为如果他在的话,他就能告诉我事情发展成这般的原因……虽然我怀疑他说的大多数都是歪理……

  我正思考着呢,眼前的场景就又变了。

  这一次还是夜晚,不过不同于上次的夜晚,这次,我看到的是一身红衣的凉锦扮作男子的装扮就要从她那凉生殿的二楼利落的跳下,而这次,苏璟也在,在楼下朝着凉锦伸出了双手。我只看到一抹红衣极速落下,落在苏璟的怀里,白衣红裙交织,两人一齐飞出了皇宫。

  耸了耸肩,我猫手猫脚的跟上,脸上有些发红,我觉得偷看别人私会其实是件很不要脸的事情,可我如今跟着他们却觉得心里很是激动兴奋。

  我觉得我变坏了……不知道回去以后狐狸知道了会不会揍我……

  而苏璟抱着凉锦,还没一会儿就到了一座素雅却不失大气的宅邸,抬手放在眉间趁着月色看了看,上好黑云木上书写苏府二字,捂住心口受激的小心脏平静了好一会儿,我猜……我该不会……跳剧情了罢?那什么……凉锦该不会……已经嫁给苏璟了罢?

  然后接下来发生的事便立马颠覆了我的猜测……

  看着牵着对方的手坐在苏府最高的那栋别苑屋顶看星星的两人……我终于知道他俩为什么要来苏府了……

  因为这将军府不比皇宫注重礼节,然后就是,所有暗卫不管在明在暗的,只要一看到这对在一起的都会转过身去装作不知道……

  然后,还没开启吐槽模式的我刚张了一下嘴,眼前的场景就又变了……

  这中间变得再多的场景我已经不记得有几次,可我却慢慢的记下了苏璟和凉锦他们当初只是因为对婚嫁无所谓态度而凑合在一起的两人慢慢走到一起直至深爱的过程。

  我能记得他为她描过的眉,能记得他坐在她的身后,伸手搭上她的双手更正她在马上射箭姿势时的认真神色。能记得他看向她时沉静的凤目里便会带上柔和的波光,能记得他带她走过的每一寸土地。

  我记得的,都是凉锦的回忆。

  而在凉锦的回忆里,美好的都是苏璟,阴沉的,却是那个总是说会得到她的阴狠毒辣的铖王。

  看着远方一齐在山顶上相依偎着看日落的那一袭白衣红裙,低眸看着脚下的山石。

  也许是心意相交接的那一点,让我感觉到隐隐的不安,就像不远处靠在苏璟身旁的凉锦一样。据说三天后就是她要嫁给苏璟的日子,她心里的不安随着心灵的那份牵引传到我的身上,我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因为阴狠的铖王不会善罢甘休,说过要得到她的他不会那样顺利的让她嫁给苏璟。

  正这样猜测着,眼前的场景突然瞬间变幻,我看着喜庆的红色蔓延了入目的所有风景,我想,现在是前一个场景的三天后,是凉锦下嫁给苏璟的日子。

  我站在窗外看她描着好看的眉眼说要嫁他,身上绣着彩凤的红衣衬着她完美的肤色更加好看。

  而也在这一晚,铖王篡位,带着满城的银家骑兵夺下了那本该属于她父王的安宁江山。

  收到消息的那一刻,我看到她手中抓着的红稠落地,潇洒的眉眼里带上曾经不曾有过的几分沉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