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延绵,绝世的女子一身红衣站在万人残骸里,长长的裙摆拂过未眠的尸骸,明眸含泪,她对着入目的残骸大声笑道,她说:“阿璟,我现今,便来嫁你……”

  ——镜菩提我觉得我是个胆大的人,既然对鬼这种灵体产生了兴趣,那我便不可能在对方抬眸盯着我看的同时选择退缩。

  所以,当那女子偏头朝我们看来的时候,我伸手紧紧的握住了身边狐狸的手。

  狐狸难得兴致高涨且刨根问底的问我:“阿宁……你这般颤抖,应该不是害怕了罢?”

  咬了咬发颤的银牙,我很是开心的回应狐狸道:“那是那是,哈哈……”

  伸手抚上我的双眸,狐狸在我耳边叹道:“阿宁……却是没人激动的时候会是你这般的模样,既然想上去探个究竟,便不必问我,你须知道,我总该是会陪着你的。”

  动了动小耳朵,什么什么?我没听错吧?一向对人冷情的狐狸竟然跟我说出这般煽情的话来啦?

  就在我一脸迷茫的纠结于这个问题很是严重,我是要现今就将它弄清楚来还是随着我心中的意愿跑上前去看看那个女鬼的时候。身边涵养一向很好的狐狸暴躁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呢,身子便不由自主的随着一个力道往前倾去。

  我了个娘诶,就在我眨了一下眼睛的时间里,我便已经被狐狸拽到了这明台之上,菩提树下。

  脑后滴下一滴冷汗,我艰难的抬起手来擦了擦,母妃说的很对,白家这狐狸术法精进的这般迅速,我怕是修炼个八百千年也及不上他……

  正要抱怨几句,一片红纱忽然蔓延上我的眼角,我听到近处传来的一个少女之音,音色清脆悦耳,宛若山间水涧。

  她问我们:“你们是谁?”

  而我抬眸看她,双眸染上震惊。

  近处看着,方才看出她不是鬼,只是一个被执念束缚着不愿往生的灵。

  我看着她迷茫着神色,好看的脸上带着几分苍白。

  偏头看了看身侧握着我手的狐狸,我第一次没有计较他握着我的手,反而是看向他眸中神色。

  长眸染上一片雾霾,我看不清狐狸眼中情绪,却听得他笑了,笑着跟那个女子说道:“我们只是两个平凡的过客,倒是你,你是谁?”

  女子看向我们的美眸里迷茫更甚,我听得她好听的声音缓缓带上一抹苍凉。

  她说:“我……我不记得了……”

  疑惑的看着她的模样,我开口问她:“那你可曾记得,你为何会在这里呢?”

  女子带上雾色的美眸慢慢抬起,映上变换千相的菩提树叶,她说:“我不知道,只是记得,我好像和什么人打了一个赌,所以在这里等一个人……”

  她说:“我只是想着,等到那个人,会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即使我并不记得他,也不曾记得关于他的记忆,只是觉得,等的是他,便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看着她那般的模样,我的眼里忽然闪过深沉。

  我知道她会有很多故事,即使知道这个故事可能会让我付出相应沉重的代价。

  可是看着她那般迷茫的模样我便会觉得心疼。我知道,母妃凉薄,她帮人渡劫,从来都只是渡化人心,而我却早在一千多面前便深有领悟,我知道,这世上,再没有比爱而不得的情感还要来的悲哀,所以,我冲动的决定了要帮她。

  想起修行术法之前,母妃曾经同我说过的一些知识,她说,倘若修行不够术法不足的人得到了别人移植而过的灵眼,并不能好好利用,反而需要接触到实物或者是有关于实物的东西才能看到别人的过去。

  母妃说,灵眼本身便是属于窥测天地的存在,所以灵族之人,必须经过转生轮回之痛,以身代过方能开得灵眼。倘若拥有的灵眼是别人所移植而来,每看一次天机,便要损伤半寸心脉,昏迷上三天三夜不息。

  眸中闪过同情,我伸手握上她冰凉的指尖,看着身边不停落下的菩提叶,不知为何,竟然也被这气氛沾染上几分哀伤凄凉。

  我能帮她,只要我用术法打开母妃移植给我的灵眼。

  她被我握住指尖,迷蒙好看的眼角带着一丝疑惑。

  微微笑起,我告诉她说:“倘若你不记得了,便让我来帮你,帮你看看你的曾经罢……”

  说完看向身边狐狸,想着等会儿就要昏迷,我忽然觉得,此刻,他在我身边,真的很好。

  我看到狐狸的长眸里闪过一丝深沉,听着他问我:“阿宁,你这般没头没脑的热心肠,以后我不在了,你该怎么办呢?”

  眼角散漫上几分哀伤,催动灵眼陷入黑暗的那一秒,我忽然想起,很多年前,也有那么一个风华绝代的少年,在一片飞花中笑起,伸手抚上我的发,同我说出了这般类似的话……

  最新章节}上.酷匠tZ网H

  黑暗中的我慢慢站起,寻着一丝亮光,慢慢走出这片暗黑。然后,强光划过,入目的景色便成了京城的一片喧嚣繁华。

  我知道,这是那个变成灵的女子记忆深处的那些回忆。在这片虚构的空间里,任何人和事都是虚幻的存在,甚至连我,也是假的。

  随着入目的满街繁华,我抬眸看着远方城门上的大字,封月城。

  撑着下巴想了许久,朝天翻了个白眼,悲催的我发现,在灵族待的太久,我貌似不太知道现世的年代了……

  正这样呆愣的想着,远方一声马蹄声由远及近响起,我听到耳边风中带起的马啸。

  傻了眼的我正左顾右盼的想着要不要找个地方躲躲,还没想出个什么所以然来,那匹白色的骏马已经抬脚半立在我身前。

  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下,嗯,我觉得,马上坐着的一定是个王子……别问我为什么,因为王子都是骑白马的么。

  然后,我看到我的身体被那好看的马蹄贯穿而过,叹了口长气往后退了几步,我想着,还好,我是个虚幻的透明人,不然就这样被一匹马当街踩死,震惊了路人的同时,我也是挺悲哀的……

  马上有个女子好听的声音响起,这声音熟悉却又陌生的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只听得那女子说道:“马下何人?竟敢拦了本公主的去路?”

  抬眸看了看马上一身红衣的女子,看着她不似我在菩提树下见着那般的迷茫模样,精致的脸上恣意潇洒。

  愣了愣,不紧不慢的抖了抖袖子露出食指来指着自己,我问那女子:“你是……问我?”

  却不想,就在我做着这一连贯动作的同时,那女子问话的正主,已经早我一步回答了。

  捂着脸深刻检讨,我听到身边一个少年好听的声音无波无澜的响起。

  那少年答道:“镇国将军府上苏璟,打搅到姑娘了。”

  而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什么都是不会被人看见的,当下便肥了胆子,放下手来偏头打量那个曾和我一度“患难与共”差点儿被马蹄踩到的白衣少年。

  一身白衣恣意潇洒,细长的眉飞入鬓,一双凤目闪烁流光,薄唇微扬起一抹浅淡的弧度。少年如玉的容颜,优雅的气质中又带了一丝恣意沉稳。

  容绝天下却不妖,修长如玉而不傲。

  我仗着别人看不到我,托着下巴在他身边转着圈打量,许久之后才得出一个结论:嗯,好看,好看极了……然而还是比不过我父王和白狐狸……

  要知道,那两个,是已经美到成精了的,捂着脸,我就想想,我不说话……

  想来马上的女子也在打量少年的模样,半晌才将身子微微弯下,单手平放在马头上将下巴靠在上方,她对着少年笑着说道:“你可愿随我进宫,当我唯一的驸马?”

  见少年未答,少女补充着说道:“我此行一趟便是去你苏府提亲的。父王说普天之下唯有你一人敢娶我进门,我思衬了许久,觉得礼数不可失,这便带上聘礼前去苏府看你。”少女说完,纤白的手慢慢伸出来,放在少年眼前,摊开,掌心里躺着半边玉制龙符。

  她说:“父王说,我嫁于你,便将半坐江山拱手送于你们苏家。”好听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桀骜。

  少年抬眸扫过那半边龙符笑着看着少女好看的半侧脸,笑道:“凉锦,你若敢嫁,我便敢娶,我不在乎这些礼节,至于这半壁江山,我想铖王爷一家倒是更为想要……”

  话音落下,满街愕然。

  她在一片讨论公主没有温婉风范的议论声中低眸将他看着,一袭红衣带着远离尘世的无忧。

  而我偏眸看着那一刻:阳光在她和他的脸上挥洒,晕染上长长的睫毛,她一身红衣俯身半靠在马头上将他看着,绝世的容颜带着几分桀骜。

  他抬眸看向她的脸侧,长眸里晕染流光却无半分波澜。

  我想,这是他们第一次的相见。

  一身桀骜的她穿着一身红衣带着聘礼在街上与他相逢,在一片舆论中恣意讨论着半壁江山的终归谁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