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我还没起床,就被母妃从床上给拽了起来,抬眸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我便觉得有些不正常,要知道,我这一千年来,其他的没做,术法倒是修到了一定的境界,如今身上突然多了个东西,别人不清楚,我却还是知道的。

  闭上双眸感受了下我身体里多出的这个东西,探出的灵识顿时被一股纯净而强大的灵力包围。

  睁开双眼,我伸手握住母亲的手腕,不可置信的问她:“你把灵眼移给我了?”

  要知道,灵族之人凭开灵眼的时长定位,我母妃身为灵族北界之后,修的灵眼更是七生七世轮回转生的业果,如今她把灵眼这么个重要的东西移给了我,我在心里思衬了那么一秒两秒,自认为这是个很严重的事情。

  却没想到,此事件的受害人,也就是我那变得不知道多淘气的母妃却比我不知轻松多少,好看的脸笑的一脸平和,她朝我眨巴眨巴了眼睛,然后告诉我说:“没事儿,乖女,待你去修灵眼的时候,记得还我就是。”

  要知道,在灵族,失去了灵眼便失去了威严,母妃是灵族北界之后,倘若父王一刻没有跟随左右……想了想那后果,我抬袖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我在心里深有领悟:我老娘此人,做事真是不计后果。

  要知道,这件事的风险,真的很大啊……

  叹了口气,我顺了顺袖子,告诉母妃说:“老娘你放心,我一定倾尽所能,将它完整的交还你手上……”

  我以为我这般深情的模样,母妃她总该十分感动的回应我一句罢。

  却不想她很是豪气的一撩裙摆,抬脚从背后将我踹出了门外。

  随着我被踹出门外的,除了母妃那句:“在怨不归里好好干活别想家。”还有一个飞出来的小包袱。抬眼愣愣的看着那个朝我脸上飞来的,十分眼熟的小包裹,我站在原地呆成了一只木鸡。

  眼前忽然伸出一只手来接住即将砸到我脸上的小包裹,腰间也搭上一只手来,不安分的在我腰侧游移着。

  头上有个红叉叉冒出,刚刚还在愣怔的我瞬间反应了过来,紧紧的咬了咬我坚韧的虎牙,我觉得我已经猜到来人是谁了。

  正想着,耳边便有一阵暖风吹过,白家狐狸好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他说:“阿宁,你是知道了我要来,才故意站在这里不躲不避,等我来救你么……”

  我听着白家狐狸的声音带了丝慵懒,说不出的好听。

  这感觉,就像放了一只小猫在我心上挠痒痒,当下我便咬了牙,攥起小拳头便往贴在我身后的他的脸上砸去。

  伸手接住我打他的拳头,轻柔且无法抗拒的将我的手放在身侧,白家狐狸懒洋洋的靠在我的肩膀上,光滑的脸在我脸侧摩擦,然后,就在我怔忪的时候,我听到他用那带着丝慵懒的轻柔声音对我说道:“阿宁……背……”

  我觉得对于这只孩子一样的狐狸,什么浪漫天真都是个屁,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着算计我。

  看着身旁聚集的越来越多的人群,我闭上眼睛,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

  身后的狐狸继续蹭我道:“阿宁……背……”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松开握紧放在身侧的双手,将靠在我背上的他背起,而他也十分配合的将搭在我腰间的手改环在我的脖子上。

  握住心中十分怨念冲动就要爆发的那个小人,我回头看了眼看在我肩上的狐狸,很小声且暴力的告诉他:“等会儿可别乘机掐我脖子,不然我把你扔地上。”

  狐狸今天意外的很好说话,靠在我肩上很温和的应了声好。

  要知道换做以往,他肯定十分妖孽的笑着说出“看你表现”这般欠扁的话来。

  如今他这样乖巧,我却觉得很奇怪,偏头仔细的看了眼狐狸,这才发现他那细长的狐狸眼紧紧的闭着。

  想起昨晚我去他家闹腾的很晚,他打着呵欠配合我的模样。眼睛里的神色沉了沉,我想,让他睡一会儿也好,就当是小爷给他的恩惠吧。

  心里再多思衬了下,我就乐呵了,嘿嘿,现今这般,是他欠我人情。等他醒来,我就又可以坑他了。

  ……

  不知哪位名人说的“运动有助于身心健康。”背着背上还算轻的狐狸,我把小包袱挂在脖子上,看着太阳高高照的万里晴天,伸手放在腮边扇了扇风,我心下想的便是:嗯,说的很有道理……起码我现在还没倒下便足以证明我的健康……然后就是……那句话谁说的,你丫的给小爷站出来,看小爷扁不扁你。

  灵族去往怨不归其实是有捷径的……

  可是吧,这个捷径很是麻烦,需要施法引路者双手结印发出灵光引路。

  如今,后背背着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嫩狐狸,我想了想,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多余的手了……

  慢慢的接受了现实,我将狐狸背到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下乘凉歇息,喝了口水,思衬了许久,终于下定很大决心一般伸出手去拍着狐狸的脸,让他清醒。

  看着狐狸慢慢睁开的双眼,子眸里是深黑的颜色,我顿时就乐了,十分激动且狗腿的双手奉上我喝了几口的水袋。

  见狐狸那细长好看的一双黑眸慢慢变成幽蓝的颜色深深将我望着,我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想着是不是他看到我刚刚喝过这壶水嫌脏?想了想他那奇怪的洁癖,我吞了吞口水,连忙将手中的水壶一把扔开,从背后掏出一壶还未开封的水来再次递上。

  其实我这般拘谨是有原因的,因为我眼前这只狐狸很强大啊很强大,这倒不是特别的重点,特别的重点是他有起床气啊起床气,我曾经见着他起床后生气的模样,也是黑眸慢慢变成幽蓝,然后……然后……(捂脸)毫不留情的把那个叫醒他的侍女扇到了天涯海角,直至今年,耗时四百八十一年才走回了灵族啊……

  (深深捂脸)我想着,他这般毫不怜香惜玉的男人,我叫醒他,原本只是想为自己减轻些负担,现今想想自己可遇见的不好将来,我忽然后悔了……我丫的就不该叫醒他!

  正想着要怎么补救,一只手忽然重重的搭在了我的肩上。我分开指缝看去,只见狐狸好看的蓝眸慢慢深沉,合上指缝,我心里那个泪流的啊,我觉得我的美好未来已经在和我招手说拜拜了。

  “阿宁……”

  “我听到狐狸带着死亡气息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偶~我的未来,我美好的前程,就要和我说拜拜了么……”

  “你丫的够了,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在那里瞎念叨什么?”狐狸十分暴躁的打断我的自白,惹得我一瞬愣怔……

  额……我刚刚一不小心说出来了啊……

  放下双手,呆呆的看向狐狸,我看着他前几日被我打黑的眼睛已经大好,细长的狐狸眼里波光闪烁,带着那么一丝诱人的魅惑……

  啥?魅惑?

  ……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和狐狸的嘴巴又贴上了……

  虽然唇瓣分开以后的我气的捶胸顿足恨不得千刀万剐了眼前这只死狐狸,但狐狸那乐颠乐颠的样子却仿佛这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对他很是受用。

  疑惑的看着狐狸微扬唇角故意看向一旁的侧脸,我伸手将狐狸的脸掰正来仔细的看了半晌,终于松了口气……

  阿弥陀佛,狐狸的眼睛变回了黑色,总归万幸的我不必被他一扇子扇到天涯海角去了……

  真好真好……然后,在心里乐呵的同时我却又在疑惑了,那刚刚,到底是狐狸亲的我,还是我受他魅惑趴上去亲的他呢?

  哎~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抛开狐狸摇头晃脑的想了半晌,我觉得这真是个疑难问题,一般遇到这种问题我都是请教狐狸或者是选择无视。

  抬眸看了看狐狸,这事有关于他,我想,我还是选择无视吧……

  正这般决定着,不知从哪儿吹来一阵冷风,风中夹着变换千种幻像的树叶划过我的眼眸,视线随着风中落叶牵引偏头看去,只见一身红衣的少女,站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树间枝叶繁茂,变换着千种幻想。

  微扬眼角,我知道,变换千相乃菩提之叶,那一身红衣的姑娘所以站着的那片土地,唤作明台,而她身后红裙散漫的区域内,那棵高大繁茂的树,叫做菩提树。

  抬手搭在眉间看着不远处的少女,看着她绝色的脸上总是闪烁着迷茫。

  y《更}新最:8快/上{,酷&匠网

  再仔细目测了下她的灵体,眯着眼睛老成在在的看了许久,再看到那姑娘有些透明的手腕的时候,我顿时来了兴致,抬起手肘捅了捅身边的狐狸,很是激动的问他:“狐狸狐狸,你快看快看,那棵树下站着的女子,没有实体,是鬼吧?是鬼吧?”

  而身边狐狸被我拽的不耐烦,偏头朝我看着的地方看去,长长的狐狸眼里散过几分迷蒙,好听的声音带着鼻音的道了声“嗯。”

  我觉得狐狸的回应不大积极,正要开口好好教导教导他,让他明白这大千世界,乐趣多多的时候,那树下的女子已转身朝我们看来,好看的脸上,总带着一迷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