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死,却不能死在蓝影弦的手下。

  微微抬眸,我看着白洛凡第一次深邃的狐狸眼,忽然想起了刚刚死命护着我的白墨遥,于是,我抬眸对他笑着,问他:“白墨遥,我现在来陪你,你说,好不好?”

  我看到白洛凡的狐狸眼里闪过我不懂的情绪,慢慢低眸,我听到他唤我阿宁,听到他告诉我说:“阿宁,我是白洛凡,不是白墨遥。”

  于是,那一刻,再也不能欺骗自己白墨遥已死事实的我开始崩溃,凄厉的喊声引来了父王母妃。

  那是我第一次哭泣,我靠在母妃的怀里哭的很伤心,告诉她,白墨遥死了,为了救我死的,为了救我……

  而我听到母妃第一次用着温柔的声音轻声安慰着我,我抬眸看她,却见到她眼角的泪。

  我知道,我们都是同样凉薄的人,可是如今,我还未长成,就已经背负了一条性命。

  而且,还是我所喜欢的,白墨遥的性命……

  从那以后,虽然没过多久我便恢复了原来调皮捣蛋的模样,但白墨遥却成了我的禁忌,是心伤的开端,谁也不能触及的存在……

  “阿宁!”骑在我身上的白家狐狸笑的很欢乐,见我神游便伸手在我额头上捣鼓了一下。

  眼里慢慢涌出火光,我一把掀了他用力的将他压在身下,眼神冒火,咬着牙齿对他说道:“丫的,你骑着小爷笑的欢乐也就算了,小爷心胸宽广,不和你计较,你还真当小爷好欺负,竟然还不许小爷神游,自己嘚瑟还要让我备受压迫的眼睁睁看着你嘚瑟……真的是……太过分了!”

  而白洛凡现今被我压着,却很老实,一双好看的狐狸眼勾魂夺魄的将我看着,而我受他诱惑慢慢俯身下去,却在半途停下。

  要知道,魅惑是狐狸的天性,他丫的,白洛凡小时候就是不经意的这样看我,害得我没有打成他,还赔上了少年时期的初吻。

  然后,我悲催的发现,每次我都不能受住他的诱惑上去亲他,然后每次的结果都是被他握着小辫子,说我占他便宜,为他当牛做马久久不得平息。

  轻叹口气,心间忽然有道潺潺小溪流过,脑中金光闪过,我忽然,貌似,嗯,想到了个好计谋。

  要知道,我接手了母妃的怨不归,后天便要去上任当掌柜了。

  母妃在那儿帮人渡劫的时候还有父王陪着,可我没有啊。

  看着眼前十分养眼的白狐狸,思衬了半晌,我决定,算计他。

  让他当我小弟,听我的,最好是我叫他往东他就乐呵呵的往东绝不往西的情况。

  脑中勾勒出未来无限好的使唤狐狸的时光,我骑在白洛凡身上笑的很傻气。

  然后,天旋地转,小爷我还没反应过来呢,就又被压到了身下。

  我很是愣怔的看着他在我上方,离我相隔不到一厘米的脸,抬手擦了擦鼻子下流出的那两注奇怪的血红色液体……

  然后,我们就保持着这么一个奇怪的姿势,在他家的庭院里,躺着,他细细的将我看着,而我垂涎着他的美色,鼻子下的小血注一拨一拨的流的很是欢畅。

  就在我怀疑我就要失血而死的时候他才肯放过我,伸手撑着我身旁的地面,支着头看我,他唤我阿宁,问我他长得好不好看。

  抬手豪气的擦了一把鼻子下的血迹,我心想,像我这么有骨气的人怎么能够屈服于死狐狸的引诱之下呢,他既然这样问我,我当然是……嘴角上扬起45度的标准微笑,十分狗腿的在他脸上摸了一把,回答道:“万分好看。”

  然后死狐狸很嘚瑟的靠近我,伸出舌头在我唇瓣上舔了舔,笑的很妖娆。

  当下我便笑了,笑的一脸算计,死狐狸一开心就喜欢舔我嘴巴,虽然这种时候很少,且每次我反应过来都总会捶胸顿足十分痛苦,但他现今这样做了我却很开心,当下我便大笑着勾着他的脖子对他说道:“哈哈,狐狸你上当了,现在算是你占了我便宜,为了不让你爹娘知道骂你,你就乖乖听我话随我去怨不归当差吧……啊哈哈哈哈……”

  当时我的那个心花怒放的啊,不知道能铺下几十里的长葛路。

  而当我看到死狐狸瞬间变黑的脸的时候,就更加乐呵了。

  然后,乐呵过后的我开始有所觉悟的等着狐狸来反杀我。

  要知道,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一向都是能够在被我算计了以后,以他那万年不破的毒舌以及无人能及的厚脸皮将我反杀,然后将前一秒还很是嘚瑟的我一下踩到地下,且爬都爬不起来的。

  虽然我有了心理准备,可当狐狸慢慢说完那句话从我身上优雅的站起的时候,我真的是捶胸顿足,躺在地上起都不想起来了呀……

  "%最…☆新章节v6上P“酷u匠n网"F

  他说,我本来就是要陪你去怨不归的……

  伸手摸了摸刚刚被他舔过的嘴唇,小爷在心里深刻的领悟到,小爷……亏大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