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些回忆随便哪一件,都总会有那么只欠扁的狐狸(上)

  前言

  这世上,有一类人,无根无形,是属于非神非妖非魔非鬼亦非人的存在。他们具有一双灵眼,能看透过去未来,能看透任何具有生命的东西的内心情感。只是,除了爱。

  而这一类人,被称为灵族。

  《上古.神魔论》记载:凡生而强者,必有弱而得诛之。

  天有天则,所以不论是多强大的神,也有弱点,倘若逆天而长,且不行善义,久之,天则必罚,称为天谴。

  而天则之法度,便由灵族所承。

  灵族分为两界,南界督法,北界执法。

  灵族之人,必开灵眼,倘若初生,必将经历七生七世,倘若开得灵眼,便为强者至尊,七世之后灵眼未开,便再等一生,此后开得灵眼,依次排为:上卿、中泽、下士、百民。其中每阶又分四等。倘若百世之后,灵眼未开,则消其记忆之能,投入轮回,生世不列灵族族谱。

  权而居高位者甚。

  南界界主之下为公主,北界界主之下为少主,倘若七生劫未过,便不被承认,永世不入灵族之谱。

  生而强者,必有弱而得诛之,灵族人生而为善,同级互相监督。倘若真要算起,灵族的弱点,便是他们的生来本命:为人渡劫,渡迷途之人,渡心之劫。

  正文

  我叫陌浅宁,我娘亲,是前一任怨不归的主人。

  怨不归的主人,总是能掌握别人的情劫生死。唯一算不到的,却是自己的命数。

  所以父王和母妃之间,注定会横亘许多艰难险阻才能修得永生相伴。

  七生相离,换一世相守。

  听说,母妃下嫁父王那年年冬,灵族下了初始以来第一场雪,纷纷的雪花撒在天地间落在母妃精致的嫁衣上,缓缓融入。

  母妃说,那是她第一次真正开心的时刻,当她看到一片冰天雪地里,父王一身红衣由远及近那一刻,她方才明白这一生的波折终是告了一个终端。

  而我托腮听着她们的那些过往,听得昏昏欲睡,在母妃很不温柔的把我掐醒之后,我便有所领悟的告诉母妃,我当真看不出来她还有那般凉薄迷茫的时刻。

  于是在母妃万念的追杀中,我终于明白人生多么强大,强大到可以改变一个人,岁月多么残忍,残忍到可以将一个清浅婉约的大美女折磨成这般母老虎的样子,看看,我母妃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虽然每次母妃对我说起这些我都会听的睡着,但我知道,母妃之所以这样同我说起她的过往,不过是想要让我顺从自己的心意,莫要步了她的后尘,拐了那么多的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了心爱的人……

  我知道,父王母妃,在一起的缘结,是我父王苦苦等了我母妃七生七世的结果。

  我父王追我母妃,追的辛苦,而我呢,便是我追着我家隔壁那只白狐狸,追了许久。

  在我多次示爱求而不得的时候,我总是会用着万怨的语气在家中高堂上摇头晃脑的大声念着诗经里的那句,求之不得,寤寐思服,辗转反侧,悠哉悠哉。

  而每当我念到悠哉悠哉的时候,我的母妃总会跑上前来敲我的头,说什么小孩子家家,懂得什么情爱。

  而我在这时,总会跑到父王身后,探出头来,用一总十分慈悲的眼神看着母妃,拽着父王的衣袖,叹声道,少女,你不懂我的忧桑……

  然后,在母妃挑起柳眉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是,我总会一脸同情的问着父王说:“父王你是怎么追到这个女人的?”然后不待父王回答,我便会立马换成一副,“卿甚好,卿辛苦了的”普度众生的表情看着父王道:“父王,你辛苦了。”

  我觉得母妃她是不懂爱的。

  于是,我继承了怨不归,准备把这里的风气整一整。

  而继承怨不归这年,刚好是自我出生以后的一千九百年,说明白点儿,也就是我一千九百岁的时候,这年的我已经长成人间十八岁少女的模样,母妃来回将我看着,伸手掐了把我的小纤腰告诉我,她一千九百岁的时候第一次遇见父王,才十五六岁的模样。

  当下我便睁大了双眼将她望着,嘴巴合的下一个鸡蛋的大小,于是,在母妃来回扫荡的目光中,我被定为少年早熟。

  酷cw匠v网#永O}久免费看小7%说

  由于被母妃这样说着的时候我十分难过,我便寻思着逮着时机转身跑出门去,想让隔壁家白狐狸给我些安慰。

  没想到当我说起这话的时候,白姓狐狸上下将我看了许久,这才抬了抬那双美的不正常的狐狸眼笑着对我说道:“阿宁,少年早熟也是好的,毕竟现在……”说完长眸扫过我下巴以下几寸的某个部位,笑的不明不白“有些该有的地方,早些有了,也不是坏事……”

  当下我便愣怔了,我原本是想要他夸我来着,可是这般说法又是为何?

  低眸看着他那双狐狸眼刚刚扫过的地方,小爷老脸一红,当下便要把他压到地上狂打一通,要知道,既然他不爱我,都不肯嫁我,我有胸没胸关他什么事,他这样说着,肯定是知道了些什么,这个小色鬼,我若不教训他便没人教训他了。

  伸手将我准备下落的拳头握着,他帅的一塌糊涂的长眸里闪烁着流光,凉薄的唇畔微微向下弯起一抹哀伤的弧度,我看着他美的不正常的脸,眸中有着半分愣怔。

  这时耳边响起他万分哀怨的声音将我神游的神思震回,我只听得他说“阿宁……你莫不是……要负我,准备……谋杀亲夫了罢”

  那声音,好听的令我心间一颤,一不小心就狠狠的一拳砸下去了……

  我的拳头在他右边眼睛上留下个黑圈,我深深的看着,咬着牙齿很是兴奋的回应他“丫的,爷叫你嫁你不嫁,还敢说我负你?”

  就因着这句话,我貌似触犯到了他什么……

  于是我被颠覆了……

  只觉得我的后脑勺于大地爷爷很有默契的碰撞出一声悦耳的声响,等到痛的龇牙咧嘴的我再次睁大双眼时,嗯,看到的是蓝蓝的天空,小棉花儿似得白云,嗯,还有白家狐狸特别好看的一张脸。

  他将我死死的压在身下,好看的长眸里难得的带上一份正经,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放在我鬓间。

  说实话,我很少见着他那般模样的将我看着,我们在一起长大这么多年,他从来都是一副欠扁的样子,如今他这样一脸严肃的将我看着,我还真的有点儿不好意思。

  于是我抬手捂了脸,透过指缝看他好看的眉眼,装作十分害羞的问他:“小白,你现今到底是要咋地?”

  却不想他深深地看了我半晌,硬是没有挤出一个字来。我看着他好看的狐狸眼里满是深沉的模样,在心里估摸着他一定是想装深沉吓我,却不想入戏太深走不出来。

  鬓间的手慢慢划过脸畔,就在我要起身发飙,想叫他不要再演下去的时候,我听到他的声音在我耳侧响起,难得的带了一丝微凉。

  他说:“阿宁……你这般说着想要娶我,我却想问一问你,你心里,住着的是一千多年前为了救你而死去的哥哥,还是我呢?”

  我没有说话,抬起想要抓他的双手慢慢放下在身侧,我看到他好看的眼眸里带上一丝奇怪的哀伤,他说:“阿宁……你到底是喜欢我这张同哥哥一般的脸……还是,真正的喜欢我呢……”

  而我抬眸,深深地将他看着,心间传来微微的颤痛,半晌低眸,我故意不去看他的眼睛,沉默不语。

  耳边却忽然传来他好听的声音,带着失十足欠扁的笑意道:“阿宁,你真好玩儿,我随便骗骗,你便信了,我怎么可能那么深沉。”说完骑在我身上笑的好不顺畅。

  而我被他压在身下翻不了身,只能恨恨的锤着身边的小地板,看着他好看的长眸里闪着的春风一般的笑意,脸上虽是佯装带着怒意,心里却似放松了一般舒了一口气。

  说起这白狐狸,其实他根本不算是狐狸,究根揭底也就是个拥有狐狸外形的变异品种。

  他娘呢,是我灵族入界执掌族谱的白泽长老,而他爹就是狐族至高无上的那白什么帝君。

  虽然我也同他私下讨论过,为毛他娘亲是个白泽,他生下来却会是个狐狸形态的原因。

  当时的他是这样的,抓着不知从哪儿顺来的扇子摇头晃脑了一会儿,然后告诉我说,估摸着是他父君太过强大,娘亲弱的不行,所以父亲的那一份基因战胜了娘亲的那一份,这才有了真身是狐狸形态的他和他哥。

  这个道理就像我的容貌大多结合了我父王母妃,可眼角下的那颗泪痣却继承了我娘亲一般,这充分的表达了我娘亲比我父君强大那么一丢丢的事实……

  而他说完这些没一下就被我给揍了,要知道他娘可是我灵族长老,却被他说成弱的不堪的那一方,而我自认为我作为灵族北界的公主是有着深深地义务要为我灵族挣回些脸面的,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将他那双美丽的狐狸眼成功打成了熊猫眼。

  虽然事后我被父王拉着到他家去赔礼道歉,然后看着顶着一双熊猫眼的他用着深深鄙视我的目光将我逗笑,然后……我回家便被母妃狠狠的打成了单熊猫眼……

  还记得当时母妃对我的教诲是,你打了别人,别人自然心里不舒服,却又碍于你公主的面子不好打回来,作为北界的国母,我只好帮他们争一口恶气,免得以后你被人说成是一个霸道的仗势欺人的公主,到时候待你长成,想嫁都没人敢要你。

  那时的我还很单纯,见一向温和的父王在一旁将母妃看着,没有发表反对的意见,当下便顶着熊猫眼觉得很有道理,没有反驳母妃。

  而如今我成熟了,我终于明白当时父王为何不置一词的原因,并不是说是母妃说的太有道理而折服了他,而是因为母妃说的话他从未反对过啊有木有,泪牛满面,我心里那个悔的呀,我就觉得我当初就不该看父王的意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