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孤独的练球

  所谓天机不可泄漏,林天豪说的让陈怡摸不到头脑了。

  @更新p_最B快\上a4酷匠"网+@

  陈怡原本打算追问着林天豪,可是林天豪站起来,说:时机未到,陈怡你问了也白问,老朽刚帮你算了一卦,你命中注定要和阿飞分开一阵子。林天豪说完就回自己房间了。

  而这时,阿飞拿着篮球,去后院的篮球场练球了。

  阿飞来到了篮球场,因为右手还是不能用,所以就用着左手运球,就这样运着球跑动,从一边篮下到另一边篮下,然后用左手上篮,如此循环着……

  一个小时之后,阿飞已经累得躺在了地上,但让阿飞奇怪的是陈怡竟然不在身边,以前阿飞到什么地方,陈怡就跟到什么地方,而这次却没有。阿飞坐了起来环顾着四周,竟然没发现陈怡的身影。

  阿飞的心里第一次觉得有点不着边际的感觉,但是阿飞依然左手撑着地站了起来,继续练习。

  阿飞又开始从底线运球,到另外一边,这次开始用左手投篮了,从近到远,阿飞连续花了三个小时,一直在用左手投篮,才用左手投进了第一个球,而且还是特别近的地方。阿飞用左手投进了他第一个球,但是丝毫没有高兴,就像没投进一样,继续练习……

  随着阿飞投进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也越来越晚,晚饭也随着时间临近,而阿飞却浑然不知,直到再次倒下。

  林天豪到篮球场,看着阿飞躺在地上,说:阿飞,晚饭做好了,可以吃饭了。

  阿飞慢慢地站起来说:好的,你们先吃吧,我先去洗个澡。

  说完阿飞就向着篮球场外走去,走到楼梯口的时候,陈怡刚好准备下楼,两人的眼神一下子交融在一起,似乎双方都在妥协。然而3秒钟之后,陈怡哼着曲下楼了,也没和阿飞打任何招呼;阿飞等着陈怡下来,自己再上去,也没说什么。

  阿飞到了浴室之后,在里面发泄着。发泄完之后,用水泼着自己的脸,抬起头面对着镜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对自己说:有什么了不起的,不理就不理嘛。说完之后,进淋浴房洗澡了。

  洗完澡之后,阿飞就下楼吃饭了。而当阿飞来到一楼餐桌上,发现只有林天豪和林夕,就问:林伯,陈怡她吃好了?

  林天豪说:阿飞,等会你带点东西上去给陈怡吃,她并没吃多少。

  阿飞却说:我为什么要给她带,我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她都不理我了。

  林天豪听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说:女孩子嘛,没什么的,阿飞。

  阿飞也没说什么了,直接开始吃饭了……

  吃完饭之后,林天豪把饭一起给了阿飞,让阿飞带给陈怡,阿飞只能照这林天的豪说的办。

  阿飞上楼之后,去了陈怡的房间,走到了陈怡的门前,习惯性地直接开门了。而陈怡看见门开了,看见是阿飞,就怒着说:你不会敲门么?

  阿飞想都没想,就把门关上,敲了下门,说:我可以进来了么?

  陈怡大声地说:站10分钟再说!

  阿飞直接开门把饭摆在桌上,说:这是林伯叫我带上来给你的,不吃你自己送下去。说完就转身走向门外,准备继续训练。

  陈怡见阿飞这样,说:我讨厌你。

  阿飞听见了想都没想地走出了房间,把门关上,准备去篮球场。

  阿飞下了楼之后,林天豪满怀欣喜地找上阿飞说:怎么样?

  可阿飞却说:我要去练球了,林伯,等会再说吧,行么?

  林天豪只能看着阿飞去打篮球,却无话可说,因为阿飞也不愿意说。

  ……

  阿飞拿着球到了篮球场,左手运着球,不知道该干嘛,运着球走着,走到了中场线,眼前出现了程凯的假象。阿飞突然加速,到三分线处急停,半转身,佯装从左边突破进去,球从左手换到右手,左转身从继续往左边突,到了底线,阿飞跳了起来,把球投了出去,球划出了美妙的弧线,虽然球弹框而出,但是从阿飞的运球来看,阿飞的右手已经好了。

  在投出那球之后,阿飞已经没有了刚进篮球场那时的迷茫和困惑了,完全地投入练习中去了,程凯和陈蕾回到家之前,阿飞都一直训练。

  ……

  时钟走到8点半,阿飞已经练习了快2个小时了,阿飞投进了一球之后,汗如雨水得滴在地上,阿飞坐在了地上大口地喘气。这时,家门开的声音被阿飞听见了,阿飞突然站起来走出了训练房,陈怡也从楼上走了下来。

  阿飞看见陈怡说:你怎么也下来了?

  陈怡却说:怎么只允许你出来看你哥哥,不允许我下来看我姐姐?说完就走下楼。

  陈蕾和程凯听见如此对话,心想坏了,他们俩个怎么那么对立了,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却如此对立,肯定有事。

  程凯赶紧拉着阿飞去了训练房,而陈蕾拉着陈怡回到了陈怡的房间。

  程凯先和阿飞一对一训练了起来,阿飞说:先训练吧,哥哥,训练完再说。

  程凯点了点说:正有此意,那我先去换身衣服。说完便去换了身衣服。

  1分钟之后,程凯一身训练装,俨然像篮球训练教练,一步一步向阿飞走来。程凯看见球在阿飞手上像个活络的精灵一样,就说:小飞,你的右手没事了?

  阿飞用右手转着球说:没事了,这段时间还训练了左手呢,现在我都可以左手转球,和用左手投篮和上篮了。

  程凯:是么,你用次试试看。

  阿飞听见了,立马运着球到了三分线内,用右手托着球,左手投出去,虽然球没进,但是程凯看见这一幕,说:不错,小飞,你左右手都可以投篮了,但是别到处用,到最关键的时候再用,以后会有大用处的。

  阿飞点了点头,说:那也得练习,哥哥,不练习也投不进啊。

  程凯说那快点练习。

  阿飞就接着练习起来……

  在陈怡的房间,陈怡大声哭着说:姐姐,你快点让我离开吧,我受不了了,受不了凌飞了,我不想我再呆在家里了,我好累啊。

  陈蕾安慰着陈怡说:你不是说你喜欢他么,怎么又受不了了呢?

  陈怡不理陈蕾,继续大声哭着,陈蕾只能安抚着陈怡。

  陈怡哭了大概有10分钟,才慢慢地停了下来,抽泣着说:我很喜欢他,但是他始终把我当成妹妹来看待。

  陈蕾说:那你这次要他把你当成他的女朋友么?

  陈怡抽泣着说:没有,我只是让他重视我和我的感受。

  陈蕾说:陈怡,女生成熟要比男生的早很多,所以现在你至少要等两年,你才会明白。

  陈怡说:那姐姐,你到时候帮不帮我。

  陈蕾把陈怡拉到身边亲密地说:你是我妹妹,我哪有不帮你的道理?

  陈怡:其实我今天已经问过林伯了,林伯说肯定会在一起的,只是……

  陈蕾疑惑着说:只是什么?

  陈怡:林伯只说了一个字,等。

  陈蕾心想是:等待时机,便说:我明白了,你先洗澡吧,洗完就直接睡吧。说完就走出了陈怡的房间,径直的去了篮球场。

  到了篮球场,探头探脑地看见阿飞和程凯在练习,打开门便说:阿飞,我有话和你说,你先停下。

  阿飞停了下来,走了过来说:怎么了,姐姐。

  陈蕾想都不想地搂着阿飞,说:从今天开始,你必须一个人睡了,你们俩都那么大。

  阿飞抬起头不解的问:为什么呀?

  陈蕾放开了阿飞,弯下腰,平视着说:男女有别,陈怡是女孩子,所以不好意思和你说。

  阿飞一知半解地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姐姐。

  陈蕾后面补充道:别和你哥哥说,知道么?

  阿飞点了点头说:好的,我知道了。

  陈蕾:去练习吧。

  阿飞:好的,姐姐。

  ……

  练习完之后,阿飞大汗淋漓的躺在了地上休息,程凯走过来说:.这样就不行了?

  阿飞躺了一会说:被你防的真是没话说啊,累啊,各种难,怎么突,你都能防得住。

  程凯拉起了阿飞说:你每天练习螃蟹步,这是防守最关键的步伐,明天开始练吧。

  阿飞:哥哥,你陪我练么?

  程凯宠溺地摸了摸阿飞的头说:可以啊,我明天教你一遍,我也会陪你练。

  阿飞回到房间之后,看了看自己的房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但是又说不出。于是就去了浴室洗澡。

  阿飞洗完之后,穿着短裤,光着身子就出来了,心中的失落感油然而生,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失落感更甚于刚才。阿飞不知为何会这样,他只想大声哭,或许哭出来会好点,但却哭不出来,回到浴室里,面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突然很想笑,觉得自己很可笑。

  在浴室,阿飞大笑了起来,笑得那么落寞,笑得让人感到苦涩,笑得让人心疼。

  ……

  阿飞在笑完之后,面对着镜子,镜子里的自己却哭了,眼睛里含着眼泪,却怎么也流下来,只是在眼眶里打着转。

  之所以流不下来,是因为阿飞还没失去过,他以为自己没喜欢上陈怡,但是随后两年,陈怡对他态度的转变,让他更加坚持独自练球的决心,但是直到高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