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陈怡的心事

  最后汤文健推进手术室之前,又捅出了一个秘密:关于凌飞,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有人要我打他,并且说打进医院就行,只要在高中之前,至于什么时候都可以。

  程凯听了这话,便知道这背后肯定还有人,还有黑手,可能比汤氏集团还要庞大,也有可能会是日本杀手组织,用阿飞来威胁程凯。

  半小时之后……

  汤文健被推出来了,主治医生说:由于手术中出现了大出血的状况,患者已死。

  程凯大吃一惊,说:怎么会。

  程凯说完之后,在心里盘算着:看来,果然是杀手组织,怕暴露了,所以派人过来杀人灭口了。

  主治医生说:我们已经尽力了,实在无能为力。

  程凯说:尽力就行,没什么的。

  主治医生说:你是死者什么人?

  程凯说:朋友。

  主治医生说:死者身上的物件认领下,麻烦你请过来下。

  程凯疑惑着说:还有物件,请。

  ……

  程凯拿到手机,走出医院之后,立马破解了手机密码,从手机通讯里,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程凯在手机里发现大量自己需要的信息,从中整理出了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信息:一,自己想的没错,是有人要威胁他。二,不是日本杀手组织,也不是其他人,那个人正是吴傲。

  吴傲是程凯万万没想到的,他想不通吴傲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止自己。这时,程凯的电话响起了,程凯看到是吴傲,毫不犹豫地接起了电话,说:傲兄,你这是要干嘛?

  在电话的另一端,吴傲毫不隐瞒地说道:没干嘛,汤文健这件事与我无关,我只是和他打过几次电话,仅此而已。

  程凯说:傲兄,你这是铤而走险啊,是你知道汤文健和阿飞有矛盾,故意把信息给汤文健,然后把阿飞打进医院的,为的就是别让我继续跟进了,我现在正式告诉你,我现在不跟进了,我也不会再管和这宗案件有关的事件了。

  吴傲说:这就对了嘛。程凯,本来我就没想让你管这个事情,虽然这事和你家里有关系,但是这件事CIA高层明确地告诉我,这个事让我来做。

  程凯听到这,便说:明白了,我搅了你的好事了。

  随着程凯的主动退出,这件事就完全朝着吴傲能控制的方向发展了,而最后日本的经济完全是中国救济的,作为救济的条件,就是日本无权过问国际上的事并且所有事都必须依附中国。

  ……

  阿飞在医院住了两天,就出院了,回到家之后.在房间里,陈怡时不时地就看着阿飞,这让阿飞挺难受的,就说:陈怡,能不能不这么看我?

  陈怡挺疑惑的说:我怎么看你了?

  阿飞挠了挠头说:看得我挺难过的。

  陈怡更疑惑了,说:有么,我这么看你,你难过。说完就换了一种,用高傲的眼神看着阿飞。

  阿飞说:有必要这么看我,我又不是你手下败将。

  陈怡又换了种,爱慕的眼神看着阿飞说:这么看你,还难过么?

  阿飞有点怒了说:以前你怎么看我的,现在还怎么看我!

  陈怡只能妥协了,说:好吧,我错了。

  阿飞:快开学了,下学期我会更侧重于体育了,你怎么打算的,陈怡?

  陈怡:可以啊,我想我会更侧重于数学,毕竟姐姐是属于老师,我又是她的课代表,不管怎么说也不能给姐姐丢脸吧。

  阿飞:恩,听说初二会加一门主课。

  陈怡:开学就初二了,我们在一起就快8年了。

  阿飞:今年一过马上初三了,马上就要去高中了,据说高中有篮球联赛打。

  陈怡听到这里,心里很难受,却什么都没说。

  这时,响起一阵敲门声,说:你们俩是不是应该下来吃午饭了呢?

  两人立马冲出了房间,把在门外的陈蕾吓了一跳,说:两位,你们是不是就不等我了呢?

  陈怡和阿飞说:一起啊,姐姐,快点。

  三人一起下了楼,看见一桌的菜,却没看见程凯,陈蕾说:林叔,看见阿凯了么,我本来还准备吃好饭之后,和他一起去民政局呢。

  阿飞和陈怡听到民政局,眼睛发亮说:去民政局领结婚证么,姐姐?

  陈蕾害羞地说:你们俩小鬼,真讨厌,去民政局还能干啥?

  阿飞调皮地说:难道是离婚证书?

  陈蕾听了直接敲了阿飞的头说:我和你哥还没结婚,哪来的离婚证?

  阿飞和陈怡不说话了,低头开始吃饭,而林天豪说:老朽从早上就没看见程凯,小蕾,难道没和你在一起?

  陈蕾满心欢喜地等着林天豪的回话,没想到会是这样,所以没说什么话,也没什么心情吃饭了,没吃几口便放下了碗筷,回自己的房间了。

  林天豪看见了陈蕾这样就对陈怡说:陈怡,等会你带点饭上去给你姐姐吃。

  陈怡点了点说:好的,林伯伯。

  吃好饭之后,陈怡拿着饭上楼了,走到陈蕾的房间,敲了几下门。屋内的陈蕾说:进来吧。

  陈怡打开门,发现陈蕾坐在椅子上发呆,走近了才发现,陈蕾趴着看着一张2人的合照发呆。陈怡走到桌子旁边,把饭碗凑给了陈蕾,顺手把相框拿走了,说:我还没看过呢,给我看看。然后就坐在陈蕾的大床上,看着这张照片。

  陈蕾吃着饭说:你们吃好了?

  陈怡看着合照说:恩,刚吃好,姐姐,你这是在哪照的?

  陈蕾放下碗筷,回忆着说:那个时候还在美国呢。当时还是大三的时候,在外面做外快的时候,阿凯在那做着披萨,我看着挺好玩的,所以就过去跟着他一起做了,然后那帮厨子看到我之后,就来搭讪了,然后就发生了尴尬的一幕,阿凯走了过来,不小心把披萨盘子打在自己脸上了,大家都要我们俩拍一张,然后大家都成很好的朋友,再后来阿凯让他们把这张照片洗出来,阿凯拿到之后,就裱起来了,然后我就随身携带着了。

  陈怡:姐姐,你还是快吃吧,吃好再说。

  ……

  而程凯却忘记了今天和陈蕾去民政局的事了,因为在忙着自己的总结,陈蕾也很配合的没打程凯的手机,所以程凯就忙到下午3点,越想越不对劲,感觉什么事忘记了,打开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日期,才想起来,然后就赶紧回家,拨打了陈蕾的电话,电话响了一声陈蕾就接起来了,说:阿凯?

  程凯:实在不好意思,现在去还来得及吧?

  陈蕾:应该还来得及,我在门口等你。

  程凯:好。

  ……

  10分钟后,程凯出现在了陈蕾的面前,两人直奔民政局。

  到了民政局之后,民政局里基本上没什么人了,两人拿出了两人的本地户口本和身份证,由于没有带着结婚戒指,两人被民政局的人一直用着怀疑的眼神,程凯尴尬着笑着,陈怡陪着笑,然后两人拍下一张两人的合照,最后送上了一本小红册。

  就这样程凯和陈蕾终于结婚了,结束了这段长达十多年的恋爱长跑,但是俩人还没有准备结婚戒指,所以下午领完证之后,就去买戒指去了,程凯拿出来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在家里,阿飞和陈怡一直冷战着,突然被电话的铃声,阿飞说:我去接了?

  陈怡理都没理阿飞,径直的走去拿电话,接了起来冷漠地说:姐姐?

  陈蕾直接被陈怡的冷漠,冷到了,说:你这是咋了,陈怡。

  陈怡听到陈蕾的声音之后,立马热情起来,说:咋样了,姐姐。

  这下,陈蕾又被陈怡的热情,烧到了,一时忘记要说什么,对着电话不知道说什么了。程凯见到陈蕾这样,就把手机拿了过来说:陈怡,我们不回来吃饭了,和林伯说下。

  陈怡听到程凯的话,说:哦,好的,马上去说。

  程凯:恩,没什么事,那等我们回来再说,先挂了。

  陈怡:好的,哥哥。

  陈怡挂了电话之后,阿飞跑过来说:是哥哥吧。

  陈怡又冷漠地说:是的。

  阿飞:陈怡,你怎么了,你突然变成这样了?

  陈怡冷漠地说:你管得着么,没事,我先下去了。

  阿飞:你下去干什么呀,哥哥姐姐都不在。

  陈怡理都没理的就走出了房间,下楼之后,找到林天豪,难受地说:林伯,姐姐和哥哥不回来吃饭。

  林天豪听了说:老朽知道了,另外陈怡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陈怡立马热情地说:没有呢,我没有不舒服,林伯,没什么事,我先回房间了。说完就落寞地上楼了。

  G0酷#‘匠网永u.久免}费看%G小{/说8

  林天豪叫住了陈怡,根据陈怡的反常表现推测说:等下,你有心事陈怡,或许老朽可以帮你解答。

  陈怡听到林天豪上的,就下了楼,坐在沙发上和林天豪说:林伯伯,你也坐下来。

  见林天豪坐了下来,陈怡就低着头双腿并拢,而手放在膝盖上,说:林伯伯,你说阿飞是不是一直把我当成妹妹一样,我不想当他妹妹。

  林天豪若有所思地说:陈怡,老朽想是不是小飞没发现他已经爱上你了,然后又没和你说,你也没发觉呢?

  陈怡听到这,眼睛一亮说:林伯伯,我应该怎么办?

  林天豪看着陈怡说:一个字,等,等一个时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