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一个用习惯右手干事的人来说。左手始终是陌生的。

  八月中旬……

  阿飞右手已经拆了石膏,但还是绑着绷带,为了避免再次受伤。阿飞依然还是用着左手,刷牙洗脸这些琐事,这虽然训练了阿飞左手的机能,但是阿飞每天在卫生间里都会发脾气,陈怡每次想要去帮忙的时候,但是阿飞都会摆摆手,说不用。

  陈怡虽然每天都陪着阿飞练左手写字,但是自己却越写越好,阿飞看到陈怡这样,心里想:一起练的左手写字,为什么她的字越来越好呢。阿飞越想越心浮气躁,经常摔笔,说不写了。陈怡看见这样的情况,对阿飞说:慢慢来,别急,其实阿飞不知道,陈怡也花了很多时间去练习左手,例如在阿飞睡觉的时候,陈怡多写了1个小时才睡,阿飞在练球的时候,陈怡也在练字。

  ……

  时间一晃,暑假已经快结束了,阿飞的手也好了,而阿飞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晚上,房间里,陈怡看到一副难过表情的阿飞,就走过来说:怎么了,还在为昨天的字难过呢?

  阿飞看了一眼陈怡说:是的,怎么了,你来看笑话了?

  陈怡瞥了一眼阿飞,说:我笑了么,我笑你干什么呢?说完就拉着自己的凳子,走到阿飞身边,靠在阿飞的身上,继续说道:你以为我会笑你么?

  阿飞说:怡,你能告诉我你的字为什么比我写得好么?

  陈怡说:不是每一件事都要做到最好才罢手的,因为时间不够,你在练球的时候,我却在写字,写完之后,我才去看你打球。睡觉之前,我也会练一个小时然后才睡觉。

  阿飞突然明白了,对陈怡说:难怪你的字比我的好。

  陈怡说:其实你把时间花在打球上,只要你能打得好,我一样会支持你的,同样,我把时间花在一件事上,我也会把这件事干的很好。

  阿飞有点担心的说:话是没错,我怕到时书没读好,球也没打好,你也不喜欢我了。

  陈怡有点幸灾乐祸地说:好哦,你的担心成真了,我已经不喜欢你了,怎么办呢?

  阿飞听出来了,开起玩笑说:那我也不学了,反正你也已经不喜欢我了,我们等会还是分开睡吧,你睡床,我睡地上。

  9最mL新}章U◎节…G上?@酷7匠网

  陈怡这次当真了,说:好,我们分开睡,你睡你的,我睡我的,我们互不相欠,以后你别找我。

  阿飞立马说:我只是开玩笑的,别这样,陈怡。

  陈怡理都没理阿飞就直接坐到床上,生气地说:开玩笑,也有个度,但是你已经超过这个线了,我今天不想理你啦,我睡觉去啦,晚安。

  阿飞说:好吧,明天再说吧,晚。怡。

  ……

  这一晚阿飞躺在地上,想了想自己说的话,然后坐了起来看了看陈怡,只见陈怡背着他,就说一句:怡,不靠着你睡不着。

  过了一会,见陈怡没什么反应,阿飞便躺了下去,左翻右转却怎么也睡不着。这一夜,阿飞躺在地上,无论怎么翻转就是睡不着。

  ……

  第二天一大早,陈怡醒来之后,发现阿飞早已不在地上。于是陈怡爬起来去篮球场,结果没发现阿飞人影,再去程凯房间。

  陈怡到了程凯房间门外,看见程凯房门还没开过,于是便下楼,看见林天豪在那做早餐,就去问林天豪:林伯,看到阿飞了么?

  林天豪转过身说:陈怡,老朽看见阿飞一大早就出去跑步了,现在还没回来?

  陈怡这时瞬间感到不安,立马冲了出去。

  ……

  陈怡在马路上徘徊着,叫唤着阿飞的名字,但是始终没见回应。在陈怡叫着没音的时候,见阿飞在远处被五个高中生殴打着,带头的高中生就是汤文健。

  阿飞见远处的陈怡跑了过来,大喊:陈怡别过来,快回去,快!说完,就被汤文健用手捂着嘴,汤文健说:小子,还有那么大的力气喊人啊。

  汤文健说完,就让自己四个帮手捆住阿飞,自己去抓陈怡去了。而陈怡听到阿飞的话之后,只好看着阿飞被这样打,自己回去了。

  陈怡没跑多远,汤文健就追了上来,眼看陈怡的时候。这时,陈怡像撞气球一样撞在程凯的怀里,汤文健看见程凯掉头就跑。汤文健本来还想占陈怡便宜的,还能把阿飞绑走,可是没想到的是程凯的出现让汤文健的如意算盘打破了,只能回去把阿飞打一顿。

  在阿飞这边,阿飞已经被那四个人打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四个人在等汤文健回来。不过汤文健虽然回来了,但却是狼狈得回来了,见四人把阿飞打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示意四个人把阿飞拉起来,让自己来一拳,这一重拳打在阿飞肚子上,瞬间让阿飞两眼一瞪,身体一软,四人一放手,阿飞就瘫软倒在地上。

  看见阿飞倒在地上,五个人撒手跑了。这时,阿飞觉得自己好累啊,好像睡觉,似乎……程凯赶到阿飞身边,看到阿飞的情况,立马拿出手机拨打120。

  不一会救护车就到了,阿飞被担架抬进救护车里,陈怡和程凯说:我也要去医院。

  程凯:你还是回去了吧,陈怡。

  陈怡:哪次阿飞受伤不是因为我,所以我必须跟着去。

  程凯见陈怡那么倔强,明白拧不过陈怡,于是便让陈怡跟着去医院了。

  陈怡和程凯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在去医院的途中,医生让阿飞尽量保持清醒,所以让陈怡尽量和阿飞说话,要让阿飞尽量呼吸……

  救护车到了医院,江晓枫接到医院的电话,立马从家里赶了过来,路上耽搁了一点时间,但还是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江晓枫看了阿飞的情况之后,立马就问程凯:这是怎么回事,程凯?

  程凯:刚刚被汤文健打了一顿。

  江晓枫:打成这样,你也能咽下这口气,程凯?

  程凯:江叔叔,等您看完阿飞的情况之后,我就去收拾了汤文健。

  江晓枫继续看阿飞的情况,过了会,说:其实情况还算好,好在小飞每天锻炼身体,静养一段时间就没问题了。

  程凯:那小飞右手的伤势还好吧?

  江晓枫:没什么问题,只要好好休息就行。

  程凯:谢谢江叔叔了,那我现在去收拾那个汤文健了。

  江晓枫:等等,程凯,你有汤文健最新的行程?

  程凯:我最擅长收集资料,查找行踪这类的人了,每个CIA特工都有这能力。

  江晓枫:那行,小飞这你不用担心,有我在。

  程凯:那麻烦江叔叔了。

  说完程凯便离开了医院……

  在魔都远离市区的地方,四五个年轻人在狂奔,他们想着跑了那么远,应该不会有人追过来了吧,看见了一家小旅馆,于是便住下了。

  汤文健对着四个人说:跑到这里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先住下吧。

  四个人说:没问题了么?

  汤文健怒目而视着四人说:那你们想怎么样?

  四人怒目相视着汤文健说:你答应的钱呢,你准备不给钱啊?

  汤文健愤怒地说:你们可以查下银行里,还有我虽然已经不是以前的阔少爷了,但是我还是有能力支付我能支付的钱。

  四人打开了自己的网上银行,查看了下自己的账号,发现钱已到帐了,就好声好气地和汤文健说:汤大少爷,我们还不知道您的实力,我们只是怀疑下。

  汤文健说:知道就好。

  而此时他们不知道已经有人盯上了他们了……

  通过中情局的情报网,程凯已经掌握了汤文健他们的动向了。程凯出了医院之后,直接打车来到嘉定区,然后根据当地的网络运营商,已经把汤文健锁定在很小区域内了,接下来就是找到汤文健。

  而汤文健这边,浑然不知已经被程凯锁定到了,还在那玩着自己的手机。突然一阵敲门声,把他们吓着了,汤文健嘴里一边骂一边去开了门,开门之后发现是服务员,破开大骂道:你他妈会不会做服务员,懂不懂什么叫轻敲轻放。

  服务员一脸委屈的样子,说道:对不起,这是你们的午餐,请您们慢用。

  汤文健给了小钱,便打发了服务员走了。吃完午饭之后,几个人准备出去玩一会,刚想出门的时候,就被程凯栏住了。程凯一只脚直立着,另外只交叉在直立的一边,身子靠着墙,双手环抱着,出现在5个人的面前,说道:几位帅哥,你们去哪玩?

  带头的汤文健说:上还是逃?

  程凯直起身子说:汤文健,你认为你逃得掉?

  汤文健愤怒地说:那你什么意思,你已经把我家公司毁了,我现在把你弟弟打进医院,扯平了。

  程凯缓缓地走了过来,说:你家公司是你父亲自己作孽,和日本合伙想赚钱,可是你父亲不知道这差点毁了整个魔都,甚至全世界,我不把你家公司毁了?

  汤文健说:关我什么事啊,又不是我做的,你干什么要毁我家公司?

  程凯见汤文健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满腔怒火,跑到汤文健面前,直接一拳打在汤文健的肚子上,汤文健痛得倒在地上,并脚踩在汤文健胸口说:不管你事,你还是人,你懂变异体么?

  其他四个人傻了眼,说:是生化危机里那种丧尸么?

  程凯听到四个人说的,回答道:没错,你们几个不想死的话,别出现在我眼前,限你们在十秒钟消失在我眼前,我既往不咎,否则和他一样。

  程凯说完,蹲了下去,拉着了汤文健的右手站了起来,然后把汤文健的右手弄折了,说:滚!

  四人看见这情形,立马着急地跑了出去,当中有人还摔了跤,被其他三人拖着走。程凯看见他们走出了视线之后,便拉着汤文健出了旅店。四人本来以为跑出了这家旅馆便可以轻松点了,没想到程凯也出来了,不过这次程凯并没有找他们麻烦,而是拦了出租车,便走了。

  ……

  程凯和汤文健坐着出租车,来到了第十人民医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ice36dd说:

到了第十人民医院,程凯把昏睡着的汤文健从车里拉了出来,拽着去了骨科。

程凯拽着汤文健,边走边威胁着说:汤文健,你等着给小飞打吧。

汤文健惊骇地说:凌飞没死。我下了那么重的手,竟然还没死。

程凯听到这话拽着汤文健说:你什么意思,你巴不得小飞死?

汤文健说:没错,我还巴不得你们俩一起死。

程凯听到这说:没事,要死也是你先死。

两人边走边说,不知不觉地就来到骨科了,主治医生说:先拍片子,才能知道伤的到底怎么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