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今天是迎接程凯的第一顿饭,林夕看着自己的父亲日渐老迈的身体还在那烧饭,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这次自己的父亲又执意要下厨,也不能阻止自己父亲。

  林天豪在厨房里做晚饭的时候,程凯和陈蕾经过厨房,程凯看见几道菜是自己以前最喜欢吃的菜,就拉着陈蕾一起进了厨房。林夕正好在厨房帮林天豪搭把手,程凯说:今天的菜肯定是:林叔肯定您做的,为了迎接我。

  林天豪摇了摇头说:林夕做的。

  程凯见状就问:林夕哥,这真的是你做的?

  林夕摇了摇头,刚想说话的时候,就被林天豪说:程凯,你林夕哥面子薄,不好意思承认。

  程凯听见林天豪说的话,说:林叔啊,您年事已高,有的时候,该让林夕哥做的事,就让他去做吧,别束缚他了。

  林夕听完程凯的话,看了看林天豪,很坚定地和林天豪说:爸,我想和您学做管家,等你百年之后,可以继承您的位置。

  林天豪很欣慰地看着林夕,点了点头说:好,虎父无犬子,有此子不枉此生。

  程凯说:林叔,我看这样吧,以后让林夕哥跟着你,工资方面,我的考虑是另外给一份林夕哥的工资,不知陈蕾意下如何?

  陈蕾先发表看法说道:虽然我没问题,不过工资这方面,你考虑好了么?

  程凯:从我的工资里拿出来,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用。

  林天豪:这不太好吧,阿凯。

  程凯拉着林天豪说:林叔,您看我在家也没什么事,CIA的工资还那么多,您的工资还是我爸出的,所以呢,拿出点给家里做点事,也是应该的。

  林天豪见程凯这么说,也只能说:好吧,老朽明白了。

  ……

  餐桌上,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程凯身上,因为程凯在吃饭之前说,就去房间里和阿飞说晚饭之前有事宣布,所以大家在吃饭前等着程凯。

  程凯把之前决定让林夕在家里做第二任管家的事说了出来,还有要长期留下的事也一起说出来,阿飞和陈怡听了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拍了拍手。程凯看着这两人并没有什么表示就说:你们俩是不是不希望我留下来呢?

  阿飞和陈怡着急解释说:不是不是,我们只是肚子饿了,好久没看见那么好吃的菜了。

  程凯会心一笑地说:好了,我们开始吃吧。

  ……

  吃完饭之后,阿飞和陈怡稍作休息,就准备回房间,继续做暑假作业了,争取晚上全部做完。回到房间后,阿飞和陈怡坐在一起做起了暑假作业,有不懂的题目俩人一起解决。

  直到12点, 两人才伸伸懒腰,对视一笑,径直地往床边走去,躺在软软的床上,阿飞躺在床上很想在床上就这样睡了,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便翻滚到床边,然后扔下了陈怡一个人在床上,自己则是躺在地上的席子上。这时,陈怡看着地上阿飞说:你不想上来睡?

  阿飞则说:你想下来睡,陈怡?

  陈怡立马拿着枕头和被单往地上一扔,人往地上一躺,说:一起睡吧。

  阿飞把灯关了,对陈怡说:晚安,明天不晨跑了,要跑等起来再去跑,好不好?

  陈怡:明天起来再去跑吧,今天把功课全完成了,明天开始就不用为功课而烦恼了,晚安,阿飞。

  ……

  另阿飞没想到的事,第二天早上被程凯拉起来说晨跑,阿飞揉了揉眼说:哥哥啊,昨天我们俩刚把作业做完,睡太晚了,所以等会起来再跑。说完阿飞就继续睡了过去。

  程凯:好吧,等你们俩起来再去跑。

  这一觉,两人直接睡到10点,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了。外面的大嗓门说:你们俩要睡到什么时候,看看都几点了,还晨跑不?

  两人揉了揉眼睛,听见门外的大嗓门,说:知道了,马上就洗漱,下来吃早饭。

  洗漱完之后,两人下楼,但是无意中听见林天豪和林夕的对话。

  林天豪说:夕儿,爸爸老了,要告老还乡了,以后管家的位置就交给你了,我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就像当初我一样,程凯就像老爷一样。想当初老爷和夫人对我像自家人一样,有好处就想到我,唉……不过程凯和陈蕾也一样,你可得和我一样好好的报答知遇之恩。

  林夕哭着说:我知道了,爸爸,我一定会像你一样尽心尽力地去报答的。

  这时,两人听完了这对话,阿飞先走下楼和林天豪说:林伯,别走。

  林天豪说:阿飞,老朽年纪大了,老朽也应该回家休息了,以后老朽还是会来的。

  陈怡则说:林伯,您就像我们的长辈一样照顾我们,关爱我们,这些年一直是您在帮我们打理家事的……

  阿飞听这话,有点不对劲,就打断了,说:林伯,留下来,我们需要您。

  林夕看到阿飞这么说,也说:爸,您看阿飞那么舍不得你,您就留下来吧。

  陈怡则说:林伯忙了大半辈子了,应该享受天伦之乐了,林夕哥,你也有孩子了,该让林伯回去享受享受了,你说呢,阿飞?

  阿飞听懂了,说:虽然很舍不得您,但是陈怡说的有理。

  林天豪说:那老朽就准备今年冬天就告老还乡,这段时间里老朽尽心尽力地教犬子。

  ……

  俩人来到餐桌上,吃了点东西,就准备出去晨跑了。

  两人跑在炽热的街道上,跑在以往没有这么晚才晨跑的街道上。形形色色的过往路人来来回回地走在街道上,也许他们中间毫无交集,但是命运注定会让阿飞和陈怡有无数个焦点。

  半个小时之后,陈怡有点累了,阿飞也累了,于是两人就在一棵能遮挡住夏日烈阳的树下背靠着背坐了下来。

  阿飞坐下来以后问了陈怡一个问题:陈怡,你真的觉得应该让林伯走么?

  陈怡回答道:林伯年纪大了,为家里忙前忙后那么多年,也该回去享清福了。

  阿飞说道:林伯在家里那么多年了,我已经把林伯当成了自己家里人,林伯就那么离开了,我舍不得。

  陈怡则说:林伯确实在家很多年了,但他始终是要离开的。

  阿飞问道:为什么会离开呢?

  陈怡回答道:因为我们在长大。

  陈怡从刚才的对话得知,阿飞的心理还是个孩子,要让阿飞明白,就必须刺痛他的弱小的心灵,所以从刚才对话,陈怡刻意地去说那些话。

  陈怡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阿飞,我到现在还没见过你家里人呢?你家里人呢?除了你哥哥以外的人?

  阿飞天真地说道:在你来的那一年去了很远的地方了,等我长大以后才能回来。

  陈怡:长大?你现在已经长大了,阿飞,你家里人不会回来了,永远不会回来了。

  阿飞:陈怡,你今天怎么了?

  陈怡:应该让你明白点事了,阿飞,你以为你自己还小?

  阿飞转过身来说:陈怡,你今天说的话很不正常,而且也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陈怡也转过身说:你难道还不明白?你的爸妈已经死了,是人早晚会死的,所以……

  阿飞打断了陈怡的话,慢慢地说:我从那一天之后,我就知道我爸妈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了,我也知道人迟早会死的,只不过我还在骗自己而已。

  阿飞说完,就默默的哭了起来,陈怡抱着阿飞,说:阿飞,既然你知道了,那就应该去面对,而不是逃避,也不是骗自己,你不是只有你爸妈,你还有我,哥哥姐姐。

  阿飞哭着,并没有说话,陈怡就一直抱着阿飞。这时,陈蕾看陈怡和阿飞出去了那么久,就出去找他们了,在一棵树下找到了他们,就走过去,说:你们不热么,那么热的天,还黏在一起,晨跑完了吧?

  俩人扭头一看,被吓着,说:姐姐,你怎么来了?

  酷匠网:永久免费#A看C)小i?说w

  陈蕾说:看你们出来了那么久,还没回家,所以就出来看看了,没想到看到你们黏在一起。

  陈怡说:回去和你说,姐姐,回家。

  陈怡说完便起身,把阿飞一起拉了起来,没想到阿飞拉起来之后,腿就软了,整个人就往前倾了,把陈怡一起扑到在了地上。陈蕾看到了,连忙把这两个人拉了起来,说:你们俩没事吧。

  阿飞说:腿软了,对不起,姐姐,陈怡。

  回到家之后,陈蕾和陈怡去了陈怡的房间,陈怡进了房间之后,就对陈蕾说:姐姐,好像闯祸了,我把阿飞惹哭了,我本来只是想告诉阿飞,林伯迟早要走的,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把你告诉我的事,说出来了。

  陈蕾平静地说:迟早要说,不如现在就说。

  陈怡:不过阿飞只是默默的流着泪,而没有哭出声来。

  陈蕾:陈怡,这次你做的不错。

  ……

  中午饭的时候,在厨房里的林天豪和林夕一起烧,林天豪说:林夕,你必须记住家里的菜是前一天就订好了的,只要会切和烧就行,不需要自己去选购。

  林夕:我知道了,爸爸。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