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和陈怡看着行李箱,看到陈蕾站在门口,便问了:这是谁的行李箱?

  陈蕾靠在门边,奇怪地说:这是程凯的行李箱,不过,程凯人还在日本呢,据我所知,他要忙完在日本的侦查,他才会来上海呀。

  陈蕾想到这里便掏出手机,给程凯打电话了,可是打了半天,没人接电话。陈蕾邹了邹眉头,站在门口回忆起程凯说过的话:如果你打通我的电话,没人接的两种可能,第一种,我死了;第二种,我在跟踪任务。而第二种,我收到之后,会在完成任务之后,会回你电话。

  过了一天……

  在一天里,陈蕾始终没接到程凯的电话,陈蕾坐在沙发上想:这个任务会延续两个礼拜?还是更久呢?陈蕾的确不知道这个任务是关系到很多国家机密,如果程凯不小心的话,程凯会被杀的,所以程凯会先把自己的行李箱先寄到家里,因为这点小细节会决定任务的失败与成功。

  ……

  在日本东京,这座时尚之都内,两个身影极其相像的人走在大街上,这时的大街上已经空无一人,而走在大街上的两人就是程凯和吴傲。就在这时,一群黑衣人盯上了这两个人,这群黑衣人手里有着各种武器,正在逐步靠近了这两个人。两个人顿时有着寒气向他们逼来,也许是出于本能的,两个人从衣服里风驰电掣之间掏出了银棒,程凯和吴傲这时已经背靠背了,黑衣人已经围了上来,其中一个黑衣人先突了上去,试图用弯刀杀了程凯。可是没想到的是这个黑衣人还没碰到程凯,自己已经就被程凯踹飞了,随后一群黑衣人都冲了上去。面对着黑衣人一拥而上,两人左躲右闪,甚至用手中的银棒挡住黑衣人的攻击。此刻两人露出了微笑,他们手上的银棒突然变长了,而且有电流一样的声音,这就是传说中的电机棒。而这群黑衣人根本没发现,依然攻击着两人。这时,程凯用电机棒直接戳中黑衣人,黑衣人被电得头发直竖了起来,后面的几个人还想拉,结果都被电了。程凯把电机棒抽了回来,那几个黑衣人瘫软地倒在地上了。程凯抬头看了看那些还站着的黑衣人,那些黑衣人有点怕了。

  而这时,一声枪响,黑衣人已经慌忙散开,四处逃亡。开枪的人看见了黑衣人四处逃亡,便准备收好枪,虽然是被电机棒电了一下人是死不了,但还是可以电晕的,看了看地上的黑衣人,几乎都晕了。程凯微笑地看了看拿枪的人说:嗨,好久不见,何嘉冲。

  何嘉冲却突然又拔出枪指着程凯,对程凯愤怒地说:程凯,你把陈蕾藏到哪去了?

  程凯微笑地走到何嘉冲的面前,说:嘉冲,你我那么长时间的对手了,不过这次你能过来帮我,还是先谢谢你。不过关于陈蕾的去处,这个貌似是CIA高层的事吧,为什么要和FBI说呢?再说,CIA的事和FBI没有任何关系吧。

  何嘉冲见程凯这么说,便用枪指着程凯的脑子说:我现在命令你,把陈蕾的住处告诉我,别逼我。

  程凯看见何嘉冲第二次拿枪指自己的脑子,便在原地坐下说:还记得你第一次拿着枪指着脑子的时候说的话么?那时,你说我给不了陈蕾幸福,因为我要到处调查。可是陈蕾依然选择了我,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我比你强,我比你更爱她,这……

  砰砰砰!连续三枪,何嘉冲朝地上连续开了三枪,又指向程凯说:够了,程凯,你说完了没有!?

  程凯见何嘉冲这样,突然一把把何嘉冲拿枪的手拽了过去,反转了过去,枪从何嘉冲的手里滑落到地上。程凯发狠地说:还有我说过,我最讨厌别人拿枪指着我头,这次是个警告,如还有下次,我就把你的手拧断了!

  程凯说完之后,就把何嘉冲的手放掉,便头也不回走向吴傲那了。

  ……

  回到了宾馆之后,程凯躺在宾馆沙发说:这家公司果然和国内的汤氏集团有合作,合作频率还很多,汤氏集团看起来还是有后台的嘛。

  吴傲:汤氏集团本来就是家跨国的公司,不过没想到是和日本公司合作,更没想到的是7年前的那家公司竟然会是被汤氏集团收购了,看起来汤氏集团的背后是日本公司吧。

  程凯:看来我要回魔都了,汤氏作为魔都的后起之秀,看起来不是那么简单的。为了调查,我会长住上海一段时间,还有那个模糊的身影。

  吴傲:好的,那我就回美国了,那个模糊的身影,你记起来了?

  程凯:我知道是谁了,不过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了,这件事还得谢谢你呢。不是你,我还真没有那么快就知道,也许永远想不起来了。

  吴傲:别谢我,要谢就谢科纳医生吧,我只是带你看了下他。

  程凯: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赶飞机呢。

  6酷匠N网正+1版首+发4*

  程凯说完就径直地走向自己房间的浴室,洗了个澡,就睡着了。与此同时,吴傲把程凯恢复记忆的事打了个国际长途给科纳医生说了,电话那头的科纳医生连连点头,说:oh!well!good.……

  在羽田空港内,程凯才发现自己手机的未接电话中有陈蕾的电话,立刻回拨了过去,听着熟悉的手机铃声。而在传电话铃声的另一边,陈蕾还在床上睡觉,听到手机响了,闭着眼睛,看都没看屏幕,滑动了下下面,对着手机软绵绵地说:喂,你好,找谁?

  程凯听这声音咳嗽了声说:咳咳,麻烦找下陈蕾小姐,这里是警察局。

  陈蕾眼睛睁了睁,看着手机的屏幕,又对着手机软绵绵地说:我不是陈蕾,打错了!

  程凯听见这话,连忙说:不闹了,陈蕾,我马上就回上海了,记得来接我,在浦东国际机场哦。

  陈蕾听见这话,说:怎么突然就想回来了?程家大少爷。

  程凯脸一黑,就对着电话大声地说着:我想你了,每时每刻都在想你。说完这话就后悔了,程凯看着周围都看着他,脸更黑了,用英语说了句:sorry。电话里传来一阵笑声:哈哈哈哈。

  程凯继续对着电话说:陈蕾,我的航班是CA929,如果顺利的话,应该是在下午1点50分到上海,希望我一出飞机场,就能见到你,陈蕾:好的,我会在你面前出现的。

  ……

  中午的时候,陈蕾在餐桌上说:等会我去接程凯,林伯,您在家照看俩孩子吧。

  阿飞听见这话,撒娇地说:我也想去,带我去吧,姐姐,我好久没见哥哥了。

  陈蕾回答道:也行,我带你去。

  之后,陈蕾看向陈怡问:陈怡呢,你想不想去?

  陈怡回答道:我……

  这时,阿飞用眼神示意着陈怡:你也要去,和我一起去。

  陈怡看了看阿飞,和陈蕾说:我也想去。

  陈蕾便说:那就快点吃饭吧,你们俩,现在是11:50,飞机是13:50到上海,路上要1个半小时,你们快点吃饭吧。

  两人听陈蕾说完,便开始吃起来……

  20分钟之后……

  三人分头回房间,阿飞和陈怡回到了阿飞的房间,陈蕾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换好衣服后,三人在门口集合,陈蕾便开着帕萨特去了飞机场。在路上两人坐后面嬉闹着,陈蕾从后视镜看到了,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你们俩是不是真心喜欢对方呀?

  陈怡抢在阿飞前面说:我只喜欢他一个。

  阿飞这时,迷茫地看着陈蕾,说:姐姐,能不能说解释什么叫喜欢和爱么?

  陈蕾从后视镜里看着阿飞说:接完程凯,回家再和你说。

  其实陈蕾从后视镜中看着阿飞,发现眼神中有些迷茫,所以才说回家再说。

  ……

  而飞机上,看着窗外的程凯,看到了大海,看到了陆地,也看到了白云。这时,广播响起了:飞机正在下降。请您回原位坐好,系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将座椅靠背调整到正常位置。所有个人电脑及电子设备必须处于关闭状态。请你确认您的手提物品是否已妥善安放。稍后,我们将调暗客舱灯光。谢谢!

  飞机降落在浦东机场时,那一阵强大对地冲击力,让所有人都一震。广播又次响起,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已经降落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外面温度35摄氏度,飞机正在滑行,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请先不要站起或打开行李架。等飞机完全停稳后,请你再解开安全,,整理好手提物品准备下飞机。从行李架里取物品时,请注意安全。您交运的行李请到行李提取处领取。需要在本站转乘飞机到其他地方的旅客请到候机室中转柜办理。感谢您选择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班机!下次路途再会!

  飞机停靠在浦东国际机场的飞机坪上,当飞机的舱门打开时,别人都在拿行李,而程凯却是拿着手机往外面跑。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