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饿了什么都好吃的!

  当陈怡听见阿飞这么问,便说:应该没有了吧。

  陈怡看了看饭,已经被自己吃得乱七八糟了,而阿飞却是微笑地看着自己。陈怡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也看向了陈蕾说:姐姐,饭还有没有?

  正如陈怡所说,陈蕾的回答也是没有。

  家里的伙食是之前一天电话预订,早上送来的,所以不可能会有多余的伙食,而且家里不太可能会出现零食这种东西,因为附近没有什么超市之类的市场。

  陈怡看着阿飞,低着头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说:对不起,我把饭吃得乱七八糟了,吃的时候没想。

  阿飞却摸了摸陈怡的头,说:没事,我肚子不饿。

  i*最+新F章@节上`酷√匠网O◇

  刚说完,阿飞的肚子就不争气的响了,被陈怡听到了,陈怡尴尬的说:还没事?肚子都响了,我下去问问林伯,还有没有饭吧。

  陈怡下了楼,看到厨房的灯已经暗了,索性就又上去了。陈蕾看到陈怡灰头土脸地上来了,就知道没什么办法,只能带着他们俩出去吃饭了,所以就说:为了奖励阿飞,我准备带你们俩出去吃一顿。

  阿飞兴奋地说:去吃什么呀,姐姐?

  刚才失望上来的陈怡,听到了出去吃,立马神采奕奕地说:太好了,我正好也没吃饱,姐姐万岁。

  陈蕾受不了陈怡这么大的改变,泼了一盆冷水地说:刚刚不知道谁说,陈蕾,你要是不开门,就别开门了!饿死我们俩算了。还叫我大名了!。

  陈怡的脸开始泛红,低着头说:我说的,对不起嘛,姐姐,我错了。

  陈蕾盯着陈怡说:下不为例,原谅你这次。

  ……

  出了家门之后,三人直接直接奔着小区里的美食街而去。

  由于是夏天白天的时间长,所以晚上7点的天还没暗下来,三人走在大街上,还能看得见夕阳,但是走了半天都没找到吃饭的店,正确的说是没找到能吃的店,不是辣菜就是垃圾食品。

  走到美食街的尽头了,阿飞的肚子已经饿的咕咕的响了好几次了。陈蕾看了看最后的一家中餐店,可是看了看排队的人数,整整是排2个小时都不一定排得到的长龙。陈蕾看了看阿飞,说:还能挺得住么?

  阿飞说:应该行吧。

  陈蕾说:那我们去吃必胜客吧。陈蕾说完之后指了指必胜客。

  阿飞和陈怡兴奋地说:好啊,好啊!

  于是三人便走到必胜客店,由于顾客都在那家中餐馆那排着长长的龙,所以这家在中餐馆前面的这家西餐厅就渺渺几桌人,所以三人还是很快的找到了位置,服务员拿来菜单。三人看了看菜单,商量后,陈蕾说:一份9寸的原味皮萨,两份意大利肉酱面,一份田园蔬菜色拉,三份柠檬茶,谢谢。

  服务员说:稍等。

  等了差不多3分钟左右,一份田园蔬菜色拉放到桌子上,阿飞的肚子已经饿的不行了,所以就先吃了起来,不一会,一份田园色拉被阿飞一个人吃完了。陈怡似乎听见阿飞的肚子还在那响。

  又等了慢慢长的2分钟,两份意大利肉酱面放到了桌子上,这次阿飞和陈怡一起吃两份意大利肉酱面吃了,吃的一根面条都看不见了。

  这时,陈蕾喝着柠檬茶,不紧不慢地说:最重要的主食都没上,你们就不行了?

  阿飞似乎还没饱,说:我还能吃,姐姐,我还要吃。

  而陈怡在那捂着肚子说:我已经饱了,姐姐。

  又过了十分钟,一份九寸圆盘意大利原味披萨饼从服务员的手上送到了桌上。阿飞拿着刀叉准备磨刀霍霍向披萨饼了,看着陈蕾把一块圆饼切成几份,然后一份弄到阿飞的盘子里。阿飞拿着刀叉切这披萨饼,切了下来,用叉子连着上面的菜,一起戳了起来,放到了陈怡的嘴边,说:吃一口,张嘴。

  陈怡毫不犹豫地把嘴凑了过去,嘴张开了,阿飞把披萨喂到陈怡的嘴里,陈怡还把叉子故意抿了口,才让阿飞把叉子从嘴里拿出来,然后陈怡说:我肚子饱了,你吃吧。

  阿飞又插起一块,想都没想的往自己嘴巴里放了。陈怡在那深情地看着阿飞,而陈蕾却是含着吸管东看看,西看看,也没张嘴说什么。

  ……

  当阿飞吃到第三块的时候,就已经吃不下了,阿飞捂着肚子,喝着柠檬茶,说:打包吧,姐姐,明天早上继续吃,还蛮好吃的。

  于是陈蕾就喊来服务员结帐,还问服务员要来了一个打包盒,把那还有四块装在盒里了。

  走出了必胜客,看见对面的中餐馆还在排队,人真的有点多,排到现在还是那么多。阿飞和陈怡拉着手慢慢悠悠地走在回家的路上,陈蕾也是慢悠悠跟在俩人的后面。在回家路上,阿飞和陈怡有说有笑的,而陈蕾则在后面拿着手机发着短信,突然陈蕾凑到了俩人之间,说:有个很重要的消息告诉你们,想不想知道?

  俩人看了看陈蕾说:姐姐,说吧。

  陈蕾神秘的一笑,说:让你们先猜猜。

  阿飞抢在陈怡的前面想都不想地先说了:肯定是关于我表哥的。

  陈蕾有点失望地说:唉,那么快就被猜出来了,真无趣呀。

  陈怡取笑着陈蕾说:姐姐啊,你还有什么事能让我们猜呢?

  ……

  到家之后,陈怡和阿飞就回了房间了。回房间之后,两人就拿着自己的衣服准备洗澡了,去了同一个浴室,因为两人从小就在一起洗澡,互相帮洗着对方的背,在浴室里嬉闹着。但是今天很奇怪,两人只是互相拿着毛巾洗着对方的背,一起洗澡而已,并没有嬉闹。洗完之后,陈怡靠着阿飞说:阿飞,昨天晚上我和你说的是真的,我真的喜欢你。

  阿飞也靠着陈怡说:我们俩现在还太小了,等我们高中的以后,如果我发现我很喜欢你,我会和姐姐说的。

  陈怡穿好衣服之后说:走啦,里面好热,出去聊。

  阿飞也只好穿上衣服跟着出去。

  ……

  两人到了阿飞的房间之后,阿飞直接倒在自己的床上,准备呼呼大睡了。而陈怡却坐在写字台上做着自己的作业,看着阿飞躺在地上,一只手撑着头,忘记了自己在干什么了,就痴痴地看着,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还做了个梦。

  在梦里,陈怡梦见自己穿着婚纱和一个男生在举行婚礼,想看清男生的脸,却始终看不清,但是男生始终牵着她的手,虽然这让陈怡很有安全感。两人走到了司仪面前,当司仪问起那古老而又神圣的问题:先生,你愿意娶你眼前美丽的女士作为你的妻子么?

  男生看着陈怡说:我愿意。

  司仪又问道:女士,你愿意嫁给你眼前帅气的先生作为你的丈夫么?

  陈怡犹豫了,看着这位看不清脸的男生,始终不放心。这时,男生走了过来抱住了陈怡说:怡,我是……

  听完之后,陈怡面对司仪说:我愿意。

  这时,男生阴险的一笑之后,大笑说:我方佑晨,终于娶到你了。

  听到是方佑晨的陈怡,大为震惊,不停的叫着,方佑晨走过来抱着陈怡,而陈怡却无能为力,不停的哭和叫,用力拍打着方佑晨。

  睡梦中的陈怡拍打会有真实的感觉,陈怡睁眼一看,抱着她的是阿飞。阿飞看着陈怡,说:怎么了,陈怡,你做恶梦了?满头是汗的。

  陈怡环视了下周,发现她又次睡在阿飞的怀里,立马推开阿飞。不过陈怡想了想:我不是在做作业么?怎么会来到地上了呢?陈怡又看了看阿飞,便问:我怎么睡在这里了?

  阿飞说:我刚想睡觉的时候,想叫你睡觉的,谁知道你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然后我就把你抱到了床上,可是你搂着我紧紧的,我只好和你一起睡了,睡到现在。

  陈怡忙着问:现在几点了?

  阿飞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说:5点半,怎么想起来了么?

  而陈怡却看着阿飞,说:你知道我昨天晚上梦到什么了么?

  阿飞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呀,梦到什么了呢?

  陈怡把梦里发生的事全告诉了阿飞,并说: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别人,但是我会一直等你。

  阿飞摸了摸下巴,想了想说道:方佑晨,就是以前8班,还说喜欢你的那个帅哥?

  陈怡:是的。

  阿飞:好困,再睡会吧,我定了闹钟了。说完就把陈怡抱了过去。

  陈怡也没有再说什么,抱着阿飞,又睡了过去。

  ……

  随着“起床啦……”闹钟的响起,把还在睡回笼觉的两人,叫醒了,两人又一起去晨跑了,两人回来的时候,到了门口的时候被一个行李箱吸引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