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彻夜

  陈蕾想了想觉得还是支开陈怡为好,便说:有点事想和你单独聊聊,陈怡你还是先出去吧。

  陈怡走出了房间之后,把门关上了,就靠在门上,准备偷听见陈怡出去之后,陈蕾就和阿飞说:看起来,陈怡肯定在外面偷听。

  阿飞就说:那姐姐,还是叫陈怡进来吧,反正我们俩不见外。

  陈蕾说:那不行,有的话,当着面说不好,但是被偷听也不好,我出去轰走。

  阿飞见陈蕾这么说了,就说:还是我去吧,姐姐。

  陈蕾点了点说。

  阿飞开了门,发现陈怡果然在门外偷听,便说:陈怡,乖乖的,去玩一会吧。说完了,阿飞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在陈怡额头上亲了口,摸了摸头。

  陈怡脸通红地看着阿飞,说:说完叫我。

  阿飞点了点头说:和陈蕾姐姐说完,我肯定来找你玩,行了吧。

  ……

  阿飞进了房间,陈蕾便问道:你为什么会这样做?

  阿飞脸红了,欲言又止的看着陈蕾,想了半天,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陈蕾看着这样子的阿飞笑了说:你们俩真像,做错了事,不知道怎么回答。

  阿飞说:姐姐,不带那么取笑我的。

  陈蕾笑着说:好了,正是话题开始,你喜欢不喜欢陈怡?

  阿飞惊讶地说:姐姐,你说什么呢?

  陈蕾:陈怡说她靠在肩旁的时候,你都会披着衣服一件给她?还有她抱你的时候,你会说抱多久都可以?你是不是喜欢陈怡?

  阿飞还是惊讶地说道:啊?姐姐,你说什么呀?我喜欢陈怡,我只是一直把她当成妹妹啊!

  陈蕾:但是阿飞,你知道么,陈怡一直喜欢你,她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她就和我说,想要和你坐一起。

  阿飞听完陈蕾说的,便开始回想这7年他和陈怡发生的往事,回忆起冬天他和陈怡打雪仗堆雪人,夏天打水枪,冬天烤着火,和陈怡围在火旁边取暖,陈怡靠着自己的肩膀上,睡着了,自己把衣服给她披着,夏天吃着冰棍,喂着她吃雪糕。还有上学的时候,陈怡被欺负了,帮陈怡打架,处处保护着陈怡。而这些看似出自于保护陈怡,潜移默化地进入了阿飞的思想,阿飞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了7年的女孩了。

  阿飞回想完,说:我知道我们俩之间发生了很多事,但是我一直把陈怡当成妹妹来看,所以照顾她是第一重要的事。

  陈蕾说:阿飞,你不觉得你已经不把陈怡当成妹妹了么?那么维护她,甚至为了她都可以和高中一年级的单挑篮球。

  阿飞自己也不确定地说:可能吧,姐姐,但是更多的时候把陈怡当成妹妹。

  陈蕾说:那你尽量别伤害到陈怡,知道么?因为她真的很喜欢你。

  阿飞说:姐姐,我也很喜欢陈怡,我不会伤害到陈怡,也不会让别人伤害她。

  俩人聊了半天,已经快到了吃晚饭的睡觉了,林天豪把饭菜全端上桌子上,便叫他们吃完饭。经过那么多年,陈蕾越发得觉得林天豪的厨艺精湛,每道菜的火候不偏不倚,咸淡也刚好。当然有的时候还是会和阿飞一起去外面吃,叫上林天豪。

  ……

  晚上睡觉的时候,夏天的时候,阿飞和陈怡是睡在同一个房间,不过阿飞靠着墙,陈怡坐在阿飞的床上,继续着陈蕾说的话题,阿飞说:从你姐姐那知道,你喜欢我很久了?

  陈怡低着头说:是的,阿飞,我……我……

  陈怡欲言又止的时候,阿飞走到了陈怡面前,把陈怡拉了起来,轻轻地抱住了陈怡,贴着耳边说:陈怡,我一直把你当成妹妹一样,有的时候保护你,完全出自你是我妹妹的情感上保护着你,不让你受伤害,如果有一天我发现我也喜欢你,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阿飞说完便亲了下陈怡的额头,说:好了,我们睡觉吧,明天还有事呢。

  陈怡依偎在阿飞的怀里,说:我真的很喜欢你。

  阿飞看着在怀里的陈怡说:我知道,睡觉吧,好么?

  陈怡说:好吧。

  此时陈怡心里在说:我不会再喜欢上其他人的了,这辈子我只喜欢阿飞。

  俩人在同一间房间里,阿飞帮陈怡盖好被子,自己便睡在地板上了。

  这夜,俩人直到半夜,都无法入睡。陈怡先打破了这片沉寂,说:阿飞睡了么?

  阿飞说:怎么了,你也没睡着么?

  陈怡说:是的,我想靠着你睡。

  阿飞说:你下来吧,我把空调调高点,免得感冒了。说完阿飞就开了灯,去把空调调高了一度。

  陈怡从床上把自己的枕头和自己盖的被子拿了下来,放在阿飞枕头和被子的旁边。阿飞看着陈怡睡了下来,自己也睡了下来。这是俩人第一次在同张床上,其实是睡在地上。

  陈怡一直把身子往阿飞这边移,阿飞却一动没动,躺着那。当陈怡躺着的时候,看着漆黑的周围,不自觉的又往阿飞的身边移了,转过身看着阿飞,阿飞的脸就在眼前,陈怡把脸凑到了阿飞的脸上,蹭了一下。这时,阿飞说:早点睡,明天谁起晚,谁理房间!

  陈怡又蹭了一下,深情的说:别这样嘛,阿飞,我真的喜欢你。

  阿飞转过身,一只手伸过来,抱着陈怡说:我也喜欢你,早点睡。

  陈怡也抱着阿飞,依偎着他,睡了过去。这时还是在夜里,陈怡醒来,却发现阿飞还抱着她,自己依然依偎在他的怀里,丝毫没改变过,而这时阿飞把陈怡抱得更紧了些,让陈怡有点气喘,陈怡的手伸到阿飞背后,从上至下摸了摸阿飞的后背,阿飞抱着陈怡的手稍微放松了点,也让陈怡喘了口气,但是听到阿飞喃喃道:妈妈~妈妈的。

  这时阿飞突然又抱紧了陈怡,让陈怡极其不舒服,而这时和睡觉的姿势相反,阿飞依偎着陈怡,陈怡继续抚摸着阿飞,阿飞却越抱越紧,快让陈怡气都喘不上来,阿飞喃喃道:别走别走,妈妈,别走。

  陈怡摸了摸阿飞的头,好多汗,这才意识到阿飞做噩梦了。陈怡拍了拍阿飞的后背,准备把阿飞拍醒,但是陈怡低头看了看自己怀里的阿飞,如果这个时候把阿飞拍醒了,自己会很尴尬,所以也就没叫醒。但是陈怡被抱得气的喘不上来,正在左右为难,这个时候,陈怡又摸了摸阿飞的头,还是那么多汗,但是阿飞却越抱越紧了,依然喃喃道:妈妈!妈妈!

  陈怡实在喘不过气了,只能在阿飞耳边轻轻地说:阿飞,是我,陈怡。

  阿飞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抬起头,注视着陈怡,见陈怡不停地喘气,猛地睁大眼睛,着急地问:怎么了,陈怡,没事吧?

  陈怡慢慢地喘着气,说:没事,没事,刚刚你做噩梦,把我抱得紧紧的,让我喘不过气。

  阿飞爬到台灯旁,把台灯打开了,看着眼前的女孩子,说:陈怡,对不起!我……

  酷匠-网首发J●

  这时,陈怡抱住了阿飞,说:没事,我知道。

  说完,陈怡就放开了阿飞,把台灯关了,并说:快点睡吧,还要起来做作业呢。

  阿飞和陈怡这次是背靠着背睡了,可是两人都没睡着,还是阿飞打破了彼此的沉默,说:陈怡,睡着了么?

  陈怡说:没,怎么了,阿飞,你也没睡?

  阿飞说:睡不着了,聊会吧,陈怡?

  陈怡转过身来,说:面对面聊吧,阿飞。

  阿飞也转过身来了,说:陈怡,你怎么睡不着?

  月光下,照着陈怡的脸,阿飞看得有点痴了,陈怡的脸借着月光,看上去就是一副画一般,阿飞说:陈怡,你好漂亮,我从来没觉得你那么漂亮过,月光照着你的脸是如此的美丽。

  听见阿飞的赞美,陈怡不自觉的依偎在阿飞的怀里了,抬起头问道说:我们俩会一直在一起么,阿飞?

  阿飞低着头看着陈怡的眼睛说:当然,我希望和你在一起,直到你结婚。

  陈怡听到“直到你结婚”这五字的时候,立马转过身去,哭了起来。

  阿飞听见了隐隐约约的哭声,摸了摸陈怡的后背说:陈怡,你怎么了?

  陈怡并没有转过身,也没理阿飞了。

  阿飞只好把手放到陈怡的腹部。这个时候,陈怡突然转过身来,紧紧地抱着阿飞,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抱着阿飞,说:你难道不知道,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么?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