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了教室门口的时候,下课铃声才响起,俩人慢悠悠地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看见其他人冲了进来,刚刚坐到座位上,就把打开自己的瓶子,往自己嘴里送水。俩人则是慢慢地喝着自己的水。

  …… 时间是过得很快的,一晃7年过去了。

  在一个夏天的清晨,一个帅气而又稍显稚嫩的男孩,旁边跟着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孩,那个女孩又跑不动了,靠在树下,男孩看了看表,又小跑过来说:又有进步了,能坚持1个半小时了,陈怡,你越来越厉害了。

  女孩靠在树下对男孩气喘吁吁地说:阿飞,那么多年,你还是一样的厉害。

  阿飞拿起树边上的篮球,开始一个人练着运球,运球走,胯下运球,唯独没有投篮。而坐在树下的陈怡,一脸的疑惑问道:阿飞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篮球的?、阿飞没答到,而是继续着他的练习。陈怡注视着阿飞的练习,觉得阿飞的动作非常优雅,每个动作都做得非常帅,而且人也帅,不过身高只有162公分左右,还没自己高呢,但是看他的动作真的非常标准,从运球到运球跑动。

  ……

  运动完,回到家,陈怡继续追着问:阿飞你怎么突然练习篮球了,不过你的动作真的很帅。

  阿飞面对着陈怡的追问,无可奈何地说:兴趣使然。

  陈怡还想继续问,谁想阿飞已经一溜烟地跑到了浴室,陈怡看见阿飞去了浴室了,自己也去自己的浴室了。

  各自洗完澡之后,俩人跑到同一个房间里,做着自己的暑假作业。

  下午的时候,阿飞趁着陈怡在睡觉,自己出去练习篮球了。阿飞拿着自己的球,来到小区里的室内篮球场,因为室内篮球场开着常温空调,所以场内生龙活虎的爱好者都在打着篮球。看到场内挤满了人,阿飞只能在场边,自己独自练习了。

  ……

  但是天不从人愿,一直到阿飞回去都没在场上打过球,没想到还出事了。阿飞就在那看着场上激烈的对抗到一个个投篮,虽然阿飞至始至终都没去场上打球,但是在场边慢慢吸取着场上的经验,在场边边练习着边看着场上。

  ……

  在家里,陈怡午睡醒来已经是3点了,发现阿飞不在房间里,就去找陈蕾说:姐姐,阿飞去哪了?

  陈蕾想了想说:看见他拿着篮球出去了,应该是去小区内的室内篮球场了吧。

  陈怡说:姐姐,我去看看他。

  ……

  陈怡冒着37度的烈焰,来到了室内球场,一推门就感觉到一阵凉风袭来,和室外的温度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进来后,陈怡就开始寻找阿飞的影子,但是巡视了一圈场上没发现。

  这时,球馆内传来一阵闹闹哄哄的声音,都看着陈怡。有个170左右走了过来说:小妞,来看打篮球?

  陈怡理都没理他,那个人看陈怡不理他,走到了陈怡身边,摸了陈怡的脸说:小妞,长得不错,别不理人嘛!

  陈怡被摸了之后。声嘶力竭地惊叫一声:啊!!!

  阿飞听到惊叫声之后就跑到过去,一眼看见一个男的在摸着陈怡的脸。这个时候,阿飞拿着球,全速地跑了过去,跑到那男的,拉着那男的手说:嘿,兄弟,摸我妹妹的脸?

  陈怡看见阿飞过来,激动地甩开了那人的手说:阿飞。

  那男的说:怎么了,我摸了,怎么了?

  阿飞瞧了陈怡一眼,小声地对陈怡说:你先回去吧,我等会就回来。

  那男的见阿飞没理他,嚣张的说:小孩子,那么小就追女孩子?

  不一会,那男的就看见陈怡出了球场,便不淡定地说:你找打?小子,哥哥看上的人,你也敢放走?

  阿飞理都不理他,走到球场上,对场上的人说:你们不打球了?

  那男的气急了,便冲了上了场,拎起阿飞说:小子,你有种,敢和我单挑么?

  被拎起来的阿飞说:明天下午,怎么样?

  那男的放下阿飞说:好,如果你输了,以后别来这室内球场。

  最y新x章节PH上qI酷匠\1网FI

  阿飞说:好,如果你输了,你赔礼道歉。

  那男的说:好,一言为定。

  ……

  等到了,阿飞离开之后,球场里的一位穿着黑衣的人说:阿健,你明天真的打算和初中生比?输了,你可丢了你汤家的脸啊。

  原来这个男的叫汤文健,高一学生,是魔都鼎鼎有名汤氏集团的公子。汤氏集团作为魔都的后起之秀,主要是代工各种零件,更重要的是家跨国公司,有了和日本方面的合作才会有今天的成绩。而作为一家跨国集团的公子,却没有一点点见识和气质,很难让人觉得是一家跨国公司的公子。

  汤文健说:丢什么脸,本少爷还没输过呢,还面对着是初中生,更加不可能输了。

  ……

  阿飞离开球场之后,见陈怡还没走远,快步追上陈怡了,从后面拉了下陈怡的手。陈怡先是闭着眼一阵尖叫,然后眼睛睁开看到是阿飞,说:你要死啊,阿飞,吓死我了,还以为是那人呢。

  阿飞见陈怡这么说,便说:明天我还得和他单挑篮球呢。

  陈怡:单挑篮球?

  阿飞眼神坚定的点了点头,陈怡怀疑地说:那你能打得过么?

  阿飞点了点头说:应该行,看他的样子,也不是什么高手。

  ……

  回到家之后,陈怡立马回到自己房间之后,回想起阿飞听到自己尖叫,立马就赶了过来,脸上就泛红了。这时,陈蕾看见陈怡急急忙忙地回自己的房间,发觉不对劲,于是便跟着陈怡进了房间,陈蕾发现了陈怡脸都红了,便笑着说:想什么事呢,脸都红了?

  陈怡连忙捂住脸说:哪有脸红啦,姐姐?

  陈蕾:那你捂着自己的脸,干啥?

  陈怡继续捂着脸说:讨厌啦,姐姐。

  陈蕾转身,不理陈怡地说:爱说不说,我还不想听呢,这几年我听的耳朵都出茧了,那次不是阿飞怎么样了你?

  陈怡便把刚刚发生的事告诉了陈蕾,陈蕾笑着问:陈怡,要不要姐姐帮你问阿飞?

  陈怡惊愕地说:姐姐,要问阿飞什么?

  陈蕾依然笑着说:当然是问阿飞喜不喜欢你啊?

  陈怡连忙阻止陈蕾说:姐姐,别啊,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喜欢他。

  陈蕾反而有点疑问了,看着陈怡说:为什么?你们俩从小就在一起,为什么不让他知道你喜欢他呢?

  陈怡有点为难地说:我和阿飞虽然从小就在一起,但是我知道他从来不知道我喜欢他,自从靠在他肩膀的时候,我问他能靠多久,他都把衣服脱了披在我身上,我问他你呢,他说没事,想靠多久就靠,还有上次我抱着他的时候,也是一样。

  陈蕾大为震惊地说:什么?你抱过他了?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陈怡害羞小声地说:就是上次我摔倒之后,他把我拉了起来,他帮我拍着灰,拍完之后我就抱住了他,对他说想抱抱你,他说你想抱多久都可以。

  陈蕾镇定了一会说:作为姐姐,我必须说一句,陈怡,阿飞这种表现说明他还是个孩子,他把你当成她妹妹,你不能带给他太多你的想法,知道么?

  陈怡点了点头说:知道了,还是像以前那样和他在一起。

  陈蕾继续说:我现在去找阿飞聊聊,要不要一起?

  陈怡看着陈蕾的眼睛说:好的呀,一起。

  陈蕾和陈怡走到了阿飞房间,敲了敲阿飞的门,陈怡说:阿飞,我想和你聊会。

  阿飞很有礼貌地说:请进,想和我聊天就不必敲门了以后。

  但是另阿飞没想到的是,进来了两个人,于是急急忙忙地整理了下房间,然后对陈怡和陈蕾说:没想到姐姐也来了,所以房间也没整理过了,不好意思,姐姐。

  阿飞用了一分钟整理完他自己的房间,然后对陈蕾说:姐姐怎么想起来我房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