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孜晗

  上帝是公平的,失去件东西必然会得到另一件东西。

  两个人同时起跑,但是没跑多久,倪睿就把刑悦抛开了,到了第二棒交接的时候,刑悦已经落后了倪睿快五米了。虽然第一棒刑悦和倪睿的差距有点大,但是毕竟是男女之争。

  比赛是公平的,两男两女,有输必有赢,到了交接棒的时候,区展从刑悦手中接过了棒子。虽然被离开的有点远,但是对方这次是女同学,所以区展拼了命在追,之前的优势慢慢地在蚕食着,眼看就要追近了。可是8班的已经交接棒了,区展快速接近陈怡的同时,陈怡已经开始助跑了,当陈怡接到棒的一刹那,5米,4米,3米,2米,陈怡正在接近8班的第二个女同学,与此同时,到了最后一棒的交接处了。

  到了最后一棒的时候,7班和8班同时交到了凌飞和方佑晨的手上,拿到了棒子的两人,飞速地向终点前进。这时意外发生了,在凌飞拿到棒子的同时,陈怡因为重心不稳,直接滑倒在地上,双脚膝盖处裤子全磨破,双手肘部袖子磨破,血肉不清,惨不忍睹。阿飞看着陈怡,忘了自己在比赛了,直接把棒子扔在一边,直接跑到陈怡身边,说:没事吧,陈怡?要不要去医务室啊?

  陈怡说:现在比赛呢,阿飞,我没事。说完,看了看自己受伤的地方,再看看阿飞。

  阿飞看着陈怡的伤势,忍不住对陈怡说:都成这样,别说了,我也已经把棒子扔了,我们去医务室。

  阿飞把陈怡拉了起来,扶着陈怡一步一步走去医务室。

  ……

  到了医务室,校医看了看阿飞,说:同学,你的头伤好了?

  阿飞说:恩,老师,这是我同学,刚跑步的时候受的伤。

  校医看了看伤势说:扶上病床,我仔细看看。

  陈怡在阿飞的搀扶之下来到床边,并把陈怡扶上病床。

  校医看了看在床上的陈怡,说:你是陈老师的?

  陈怡说:我是陈老师的妹妹。

  校医认真的检查着陈怡的每处伤口,过了一会,校医说:我要帮你的伤口消毒,你可要忍着点,会很疼,同学,你过来下帮我下吧。

  阿飞看着陈怡说:老师放心,我会的。

  阿飞让陈怡抓着自己的手。这时,校医已经开始帮陈怡消毒,当酒精触碰到陈怡的伤口之时,陈怡的眼泪水就从她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中流了下来,瞬间哭了起来。而阿飞在旁边抓住陈怡的手,陈怡却紧紧地抓着阿飞的手。在酒精消毒的时间里,对陈怡来说眼泪是最多的,每时每刻都在流眼泪,而阿飞只能抓着陈怡的手爱莫能助。

  过了不知道多久,大概有10分钟,陈蕾才出现在医务室的门口,看到阿飞抓着陈怡的手不放。而陈怡还在被校医包扎着伤口,陈蕾在门口敲了下门,说:李老师,怎么样了?

  李校医说:可以了,陈老师,记住这几天别碰水,要换的纱布,来我这。

  陈蕾说:麻烦李老师了。

  阿飞轻轻地把陈怡从床上拉了起来,对陈怡说:好了,这几天你别动了,看你伤成这样,下午的决赛你也不能参加了。

  陈怡哭着说:没关系,不参加就不参加,疼死我了,以后能不能不用酒精了!

  陈蕾笑着说:那你想不想恢复的更快,想不想更快和凌飞一起晨跑呢?

  陈怡说:想,必须想,等下姐姐,你怎么我和阿飞在晨跑的?

  陈蕾笑着说:想瞒过我,我可你姐姐。

  陈怡尴尬了。而这时,阿飞说:姐姐,对不起。

  陈蕾看着阿飞,并手搭在肩膀上说:对不起什么?因为接力赛?如果是的话,就不必了阿飞看着陈蕾说:下次我一定还会参加运动会。

  陈蕾看向陈怡对阿飞说:下次陈怡再摔倒,你还会不会扶她呢?

  阿飞毫不犹豫地说:无论摔了多少次,只要我看见我都第一时间扶她来医务室!

  ……

  由于阿飞的弃权,接力赛第一名是8班,而且下午的400米决赛,由于陈怡的受伤,第一名毫无悬念的落入了1班的叶孜晗手里了。叶孜晗冲过线的时候,叶孜晗也没显得特别兴奋,因为陈怡的意外受伤,导致了她毫无悬念地拿了第一名,她就是那个在半决赛比陈怡快的同学。

  运动会的闭幕式在所有项目结束了之后,接踵而至的是校长的演讲。校长走上台,宣布成绩、获奖名单等等。最后颁奖,宣布运动会圆满结束。

  运动会后的周一的晨读,陈蕾宣布了一件让班级大为震惊的事,夺得女子组400米第一的叶孜晗转到7班。当听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全班的大多数同学都震惊了,好端端的从1班跑到7班里来,就为数几个人听到这消息保持着镇定。

  当叶孜晗出现在7班的同学时,那圆滑的脸上,浓而又长的眉毛,下面有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小而挺的鼻子,粉嫩的小嘴,留着短而精细的头发。班上的男同学见到了如此可爱的女同学之后,纷纷要求陈蕾把叶孜晗安排到自己旁边,叶孜晗却理都不理地走向了区展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准备上课的书本。第一节第二节分别是语文课和英语课,所以没办法陈蕾让叶孜晗自我介绍自己。

  ……

  到了第三节课之前,陈蕾把区展叫上了讲台,和区展说着悄悄话。由于陈怡的腿伤,所以陈蕾把阿飞和陈怡一起叫上讲台,阿飞扶着陈怡上了讲台。陈怡受伤之后,阿飞无微不至地照顾着陈怡,扶着她去上课。

  上课铃声响起的时候,陈蕾邀请叶孜晗上来自我介绍,叶孜晗冰冷的态度介绍完自己之后,以区展为首,全班掌声四起。叶孜晗根本不以理会,看了看陈蕾说:老师,我可以下去了么?

  陈蕾点了点头示意可以下去。

  ……

  一节课在欢迎新同学之中开始,在布置作业中结束,这还是之前陈怡来的时候才发生的事了。

  区展同桌本来没人的,可是现在来了个可爱的女同学,而且还是一年级女子组400米的冠军,这下7班热闹了。每节课下课之后,都有一群男同学往区展这里跑,而且区展还赶不走,而叶孜晗却根本不理那些男同学,每次都是区展找借口帮叶孜晗摆脱那些男同学。而阿飞只需要照顾陈怡,每次有女同学向阿飞走来,阿飞都会扶着陈怡站起来走动,哪怕是过来问问题的。这样奇怪的情况持续到了陈怡的伤好。

  然而下午的体育课上似曾相似的一幕,出现在了阿飞和陈怡的身上,只不过是这次是陈怡受伤,阿飞装病。不过阿飞没陈怡那么好的运气了,体育老师说:跑完运动场之后,才能过来陪陈怡。而在叶孜晗转来7班之后,顺理成章的成为体育委员,每节体育课领着大家跑运动场。

  体育课下课之前,阿飞就扶着陈怡慢慢地去了医务室,边走边说:让你别来上体育课的,这下又弄疼了吧,等会校医又要说我怎么没照顾好你了。

  陈怡嘟着嘴说:我以为好了嘛。

  俩人就在埋怨中走在去医务室的路上。

  ……

  到了医务室,李老师听阿飞说了情况,立马说:把陈怡放到床上。

  阿飞也是第一时间把陈怡搀扶到床上。这时,叶孜晗也赶了过来,说:陈怡没事吧?

  李老师说:好像不是很严重,小晗。

  阿飞说:叶孜晗,还没下课呢,你怎么跑过来了?

  叶孜晗说:过来看陈怡,怎么,就你能来?

  阿飞想要解释,叶孜晗摆了摆手,说:就是过来看看陈怡而已。

  叶孜晗见陈怡没什么大事,就离开了医务室,对阿飞说:凌飞,我先走了。

  阿飞说:谢谢了。

  ……

  李老师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帮陈怡直接脱下裤子,检查着伤口,阿飞见状就转过身去了。

  李老师检查完之后,严厉地批评着阿飞:叫你好好照顾陈怡,现在好了,又要多休息了一段时间了,你过来按着陈怡,我得帮她继续擦点酒精。

  阿飞看了看陈怡,对李老师说:李老师,不太好吧,我和她虽然住在一起,相处得也很好……

  李老师没等阿飞说完,着急地说:那怎么办哪?她很怕疼。

  阿飞说:好吧,我不看她就行了。

  阿飞走到陈怡身边,用手握着陈怡的手,对着陈怡眼睛看。

  李老师又慢慢地用酒精帮陈怡清理着伤口,阿飞又一次看见陈怡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说:真拿你没办法。

  说完,阿飞就亲了亲陈怡的额头,说:乖,不哭。

  N…酷w‘匠网唯一8正$k版",7其他t都是盗(版

  ……

  李老师清理完伤口,说:记住了,别再伤了。

  阿飞和陈怡说:知道了。

  阿飞扶着陈怡走出了医务室,径直地往教室走去。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