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表哥

  三月十四日,也就是阿飞父母出车祸的那天的中午11点,地球的另外一边,纽约郊外的一处住处。“什么!你们暴露了!”,一个低沉的声音罕见得惊讶之后立刻恢复平静说:“我明白了,我立刻叫程凯去上海。”

  “那就麻烦哥哥,以后多多照顾阿飞了。”来自柔情似水而又带着哭腔的女性声音。

  “交给我吧,毕竟是我的外甥,你们把调查到的重要证据发给我吧,阿飞以后就交给我。”低沉的声音。

  “那谢谢哥哥了。”很有磁性的男性声音。

  挂了电话之后,那对男女伤心的哭了“阿飞,我们希望你健康地成长,好好的跟着阿凯,爸妈会想你的,别怪爸妈,爸爸妈妈也不想离开你,更不想抛弃你。”对着阿飞的照片说。

  之后的半个小时,把他们所调查重要的证据用他们的私人电脑发给那个说话低沉的人。

  在这天下班之后,阿飞的父母就发生车祸。

  三月十五日下午的4点,程凯带着一个行李包,出现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19岁的程凯带着一副墨镜,穿着一身NIKE,身高1米80左右,提着个大箱子,走出了国际机场。

  当程凯出门看见了上海的巨大变化时说:oh!reallyunexpected,Ileftshanghai10years.Shanghaichangedgreatlyin10years。

  程凯小时候在上海呆过几天,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上海还只是城市而已,现在已经变成国际大都市了,程凯小时候的记忆几乎完全没有了。当程凯拦了部不知名的出租车之后,从机场到大华别墅群的这段路程,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程凯匆匆的把上海的变化看完了之后,就到大华别墅群。

  司机看到穿着一身名牌的程凯说了让程凯很吃惊的话:现在是200多块钱了,还要进去?

  程凯:放心吧,我有的是钱。

  司机毫不客气地说:先生,你先把钱拿出来吧。

  程凯说:不要人眼看人低,这是钱。

  其实程凯在出机场时,已经到自动取款机取了1000块钱。当司机看到300块钱之后,就不说话了,立马开起车了。当程凯到了大华别墅群的时候,路费已经超过了280块了,程凯付完钱以后,来到了他姑姑姑父的别墅门口。程凯低着头做了基督教徒都会做的祈祷动作,然后敲门,敲了几下。阿飞不知道是谁又来了,这两天不知道有多少人来过自己家了,都是门铃声,唯独这次的是敲门声,但是这次听到如此熟悉的敲门的声音,以为是自己爸妈回来了,所以就匆匆忙忙的去开门了,结果开门一看,却是个极其陌生的身影,阿飞又想连忙关门的时候,那个男孩看到阿飞就抱起了阿飞又亲又揉的,阿飞就如自己的宠物一般。阿飞开门还没反应过来呢,结果就被这样突如其来的亲热得晕头了,也忘记问了。就这样过了1分钟,程凯抱着阿飞揉着他的脸蛋,程凯开始自我介绍,程凯对阿飞说:我是你的表哥,姑姑姑父不知道有没有和你说过,我的名字叫程凯,你妈妈叫程子琳,是吗?

  阿飞这才回过神了奶声奶气地说:你是我表哥?我怎么不知道我还有个表哥,我爸妈也没和我说过,我怎么知道你说的话是真是假,再说了我父母的名字谁都知道在这城市?

  说完便挣脱了程凯的怀抱,阿飞也没关门,阿飞的心里在想:如果是好人的话,肯定会关门的。阿飞往家里走,程凯提着行李走进来把门关了,阿飞看程凯把门关了,心里想着还要怎么证明他是自己的表哥。程凯往里走的时候对阿飞说:姑姑姑父的家可真大,小时候来的时候,他们还没那么大的房子。说完走到阿飞面前说:“什么时候和我去医院,行么?”这让阿飞很吃惊。

  阿飞听到医院就吓怕了,连忙手舞足蹈地说:表哥,表哥,我知道错了,我不要去医院,我承认你是我表哥了,别带我去医院。

  程凯听了以后就笑了,因为阿飞的动作和表情太可爱了,又忍不住去揉了揉他的脸,胖嘟嘟的,很有肉感。

  阿飞继续一副泪水打滚的样子,看着程凯。这时,林管家听到疑似程凯的声音,下楼了,当林管家看到程凯的时候激动地叫:凯少爷?!

  程凯说:“林叔,没想到还能见到你,这10年来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你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林管家抹了抹泪说:“凯少爷,没想到,还能见到你,飞少爷,这位就是老朽经常提到凯少爷了。”

  阿飞望了望林管家又望了望程凯说:“这么说这个人真是我表哥了,林伯别骗我啊!”

  程凯对着林管家望着然后又开始抱起阿飞揉着阿飞的脸蛋说:“表弟一开始以为我在骗他呢,表弟的脸怎么那么嫩呀,揉着好玩极了。”

  这个时候,林管家看到这幅情景说:“凯少爷你的行李,老朽先拿上去,你和飞少爷慢慢玩,想吃饭的时候吩咐下老朽就行了。”

  程凯还在揉着阿飞的脸对林管家说:“那就麻烦林叔了,谢谢。”

  阿飞被程凯揉得实在忍不住了,开始挣扎了,却发现挣扎是毫无作用的,只能让程凯揉着,但程凯越来越喜欢他。就这样过了5分钟,阿飞一脸的不开心,但又无奈。程凯看到这样子的阿飞,忍不住笑起来了。而阿飞呢,虽然在一天之前的这个时候不知去向的父母,而在今天早上失去了奶奶,却有了儿时最好的玩伴表哥,虽然和表哥只接触了短短的半年时间,但是对于还是孩子的阿飞来说这是不幸中万幸了。就这样程凯来到阿飞的身边,照顾着阿飞,但是没有抚养权的程凯,始终不太放心。

  这时程凯和阿飞的肚子都觉得饿了,所以就麻烦林叔做饭了。林叔把饭弄好以后,就对着程凯和阿飞说:“凯少爷、飞少爷可以吃饭了。”

  程凯和阿飞看着这菜犹如名厨出手一样,闻着喷喷香味,忍不住了,程凯对林管家说:林叔,10年没见手艺不减当年啊,还有几分见长,闻起来香,等会吃起来更香。

  林管家:让凯少爷见笑了。

  程凯:对了,林叔以后在家里就叫我阿凯就行了,别凯少爷了,叫得我像大少爷一样,叫表弟也一样,以后您就是我们的长辈。”

  阿飞也起着哄,觉得程凯说的对。

  林天豪不好意思的说:那行,阿凯,阿飞,以后有事找老朽,老朽可以帮到的一定做到。

  酷7匠f3网m`唯c)一$正Q版0!,N其,他}^都是N盗d$版S

  这时阿飞家的时钟到了5点半了,阿飞的肚子饿的咕咕响了。这时,林管家端上来一大碗汤,这时的餐桌上的菜是:空炒青菜,番茄炒鸡蛋,骨头汤。很简单的一顿晚餐,但是对于前一天双亲不知去向的阿飞这顿饭有着双重意义:第一肚子饿了要吃饭,第二心智慢慢的成熟,因为阿飞慢慢接受自己的父母可能已经不在了,否则表哥不可能没有原因就来自己家的,吃饭的当中,林管家和程凯讨论了些问题,但对于还是孩子的阿飞来说吃饭才是最重要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