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彪先前也是酒劲加虎劲上来了,现在真的把老师给打了,他也吓傻了,求助的看着我们,有点不知所措。

  许利群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去查看宿管老师的情况。当天晚上,是班主任来了并且当着宿管老师的面狠踹了王彪几脚,并且承诺做出严肃处理,不依不饶的宿管老师王八蛋才肯罢休。

第二天早上才开课,班主任就抢了时间,过来宣布对王彪的处理。全校通报批评,给予停课两星期的惩罚。许利群,锥子我们三个因为在宿舍喝酒,也都停课一周。

  听到这个处理消息后,除了许利群以后,我们全都兴高采烈的欢呼起来,把课本什么的全都扔进桌箱里,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班级。

  我们回宿舍把东西都整理好,打算一起走,我特意在大门口等了薛玉柔一会儿。

  终于下课铃声响了,没过多大一会儿,薛玉柔就跑了过来。她看着我们四个,哭笑不得的说道:“你们怎么又惹事了,在宿舍喝酒?打老师?”

  我惊讶的问:“你怎么知道的?”

  她没好气的说:“你还说呢,通报批评,估计现在全校都知道了吧,上节课上课之前,估计每个班说的都是这个内容,让大家引以为戒。”

  “我的乖乖,这是要火的节奏啊!”

  王彪没有一点惭愧,反而恬不知耻的说道。

  许利群在他的脑袋上狠敲了一下,骂道:“别他妈扯了,说到底这事就怨你,你昨天要不动手,估计私底下就能解决。这下好,闹的满城风雨,整不好咱们家里人都得知道。”

  他这一说,锥子的脸吓的铁青,说道:“那不完了吗?要让我爹知道,非得扒我皮不可啊。”

  我没搭理他,转过脸看着薛玉柔,道:“我们就先走了,一周之后再见。”

  薛玉柔强忍住笑,说再见,然后扭头就跑来了。我他妈就尴尬了,这明明是要离别的场景,苦情戏啊,怎么还笑场了。

  转过头一看,发现他们三个也都一脸的笑意。我生气的问他们笑什么,许利群淡定的告诉我说,你看你后面。

  我往后一看,什么也没看到,看着他们的眼神,我突然想到了,伸手在背后一摸,摸到一张用双面胶展在我衣服上的纸条。我揪下来看了一眼,只见纸条上竖着排列八个字,我有病,我该怎么办!!!

  “说,这是谁干的?”

  我看着他们,咬牙切齿的问道。

  他们异口同声的说不知道,我想到刚才只有薛玉柔靠近我,还有这丫头跑开时诡异的笑脸,马上想明白了,原来是这丫头搞的鬼。

  我心说暂时不跟你计较,等有空了,再用叶家枪法对付你。看着仍然笑容满面的哥几个,我把纸条团成一团,扔在地上,问:“接下来是怎么安排?是各回各家,还是有活动?”

  哥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王彪提议:“咱们上网吧,干个一天一宿!”

  “不行,我跟你们年轻人拼不起,再说我没带身份证。”

  许利群立刻摇头表示自己不参与,王彪说不碍事,去黑网吧,不需要身份证。

  我们那边小胡同里暗藏玄机,没有牌子,只有“老人”带过的人才能找到这种黑网吧。

  王彪带我们找到一户普通的院子,进入里边之后,才发现这是一家网吧,而且规模还不小。锥子花钱给开的机子,在角落里有五个座位,只有一个人在那玩儿,我们正好就连在了一起。

  坐归坐,我们玩游戏都不掺和。有人三国,有人联盟,也有人打页游。我本来想打植物大战僵尸,又怕被怀疑智商,只好选择斗地主。

  Z酷匠《;网唯}一正版…,UC其!他都是¤盗w$版。?

  我正玩的尽兴,突然听到锥子骂“草泥马!”

  我以为他是玩游戏玩的急了,骂游戏里边的人,结果转过头一看,就看到王彪他俩对着跟我们一排的那小子,一脚接一脚的踹着。

  有人干仗,很快,大伙的目光就全被吸引过来,网管也跑过来劝架。

  我问许利群怎么回事,他说他也不知道,然后就听到锥子在那喊:“这逼喝可乐喷了我一身,不他妈道歉还耍横的!你再横一个啊!艹你妈的!”

  那小子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往外跑一边喊你等着。我们都没当回事,他一走,网管又过来劝锥子,然后这件事就变成了一个小插曲。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那小子居然又回来了,身后还跟了四五个人,看起来是他找的帮手。

  带头的是个秃子,他上来就直接找锥子,让锥子掏五百块钱。锥子哪是个吃亏的主,掏钱的时候,举起椅子就把秃子拍倒在地,椅子对着那几个混子就抡了过去。

  王彪还想往上扑,许利群拉着他就跑:“赶紧走!他们人多!”

  锥子也跟着跑了出去,一个混子爬起来要去踹他。我在后面拽住这小子的头发,把他的脑袋狠狠的磕在桌子上。脸上也挨了一拳。

  就这样,我们四个跑了出来,那些混子拿着棍子在后面追我们。但比起跟大缸办事的时候,这已经成了小场面。

  我们撒欢似的跑,最后终于摆脱了他们,在一个小胡同里停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