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的身子向后一偏,重重的摔了下去。我趁这个机会飞快的扑上去,骑在王力的身上,左右开弓,对着他的脸就是一顿猛揍。

  打了能有十几拳,他也下了狠,把脸豁出去了让我打。两只手伸出来掐我的脖子。我往上一抬,他的手抓在我的衣服上,我想站起来,但他的两只手一个抓在我衣服上,另外一只手揪住我的裤腰。

  我穿的裤子是没扎腰带,自带松紧性的那种,一旦我要是来硬的,哥们今天就等于是在裸奔了。

  我俩就这样僵持住了,余光看到许利群他们三个从远处跑了过来。我安心了不少,不再担心徐倩倩耍诈不守规矩,安心对付起王力。

  “王力,干死他!那大体格子白长了!”

  “王力,你要是给我弄趴下,今儿晚上我包场!”

  这是徐倩倩那边的人给王力加油的声音。

  许利群听到了,就呵呵一笑,锥子眼睛转了几圈,大声道:“骁子,赶紧结束战斗!晚上东莞天上人间,我请!”

  我听这话差点乐出来,手上一松劲,王力就借这个机会推我。他一推我,正好放开了我的裤子。

  我正好看到薛玉柔两只手放在胸前,紧张兮兮的一幕。就这一眼,我突然感觉浑身又充满了力量。比吃士力架喝东鹏特饮还他娘的管用。

  VS最新F章h节上O{酷匠网b;

  僵持不下的时候,需要有一个人打破僵局,我一咬牙,闭着眼睛,脑袋使劲往下砸去。脑门正好磕在王力的鼻子上,把他磕的晕头转向,好悬眉流了鼻血。

  两只手也使不上劲,全都放开了我。我趁机夺取主动权,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在他的脸上。

  很快,他就口鼻流血的哇哇乱叫。我心里有自己的打算,不觉得做老好人是个好选择,抓住他的胳膊,仍然不肯放开他。

  徐倩倩阵营的人一个个咬牙切齿,恨不得冲过来替王力打残我。

  “靠,这小子都赢了,怎么还不起来?”

  王彪担心被老师看到,警惕的东张西望。

  许利群笑道:“他是在等徐倩倩张嘴,徐倩倩张嘴让他放人,他马上就会放人,这样,徐倩倩就相当于欠他一个人情,日后再找骁子麻烦,也要掂量掂量。”

  王彪跟锥子在边上点点头,看着我的眼神非常古怪。

  事实上,我的确是有这样的想法。几次失误得罪了徐倩倩,不算大仇,但毕竟都是要面子的人,就算她心里不介意,为了做给别人看,也会往回找面子。

  我卖给她一个人情,好说歹说,也算堵了别人的嘴。我对她够意思,她要在我背后使诈,那就说明她不够仗义。

  “够了,住手!”

  又过了一小会儿,徐倩倩终于冷冷的开口。我立刻松开了王力的脖子,抓起一把沙子蹭点手上的血,慢慢悠悠的站了起来。指着地上的王力道:“今天我给徐倩倩一个面子,放你一马,以后好自为之。”

  徐倩倩没说话,狠狠的剜了我一眼,招呼上两个人抬走王力,带人一群人离开了。

  他们一走,薛玉柔,许利群,王彪,锥子就都围了上来。

  薛玉柔掏出纸巾帮我擦掉嘴角的血,我想摸她的脸,但手上还沾着沙子和血,只好尴尬的收回手。

  “好样的,就知道你能行。”

  许利群拍拍我的肩膀,像个暖男一样,笑容很温和。锥子嘿嘿乐道:“以后我惹谁也不惹你,刚才那大头锤,鼻梁骨都得给我砸断了。”

  我让他给我说的挺不好意思,毕竟头锤这玩意儿,不算不光彩,但的确是不好看。

  要不人家都说拳脚功夫,没人说脑瓜子功夫,当然,要是真的练成了铁头功,那我今天非给王力磕出脑震荡不可。

  这小风波就这么过去了,我在宿舍里猫了一下午,没去上课。等晚上放学的时候,我把薛玉柔送到大门口的地方,在外面的小店里挂账要了一盒香烟。再回宿舍的时候,发现许利群他们都已经回来了。

  两捆雪花啤酒,野山椒凤爪,煮花生,煮豆,还有各类叫不出名的小吃扔了一地。这哥三个就半躺在地上,一人拿一个枕头垫在胳膊肘下边,旁若无人的喝了起来。

  “呦,这是给我开的庆功宴?不过这地方貌似不对吧。”

  我假装嫌弃的打量了一圈,其实根本就一点都不介意。

  “别扯犊子,快月底了,有的吃有的喝就不错了,你丫还挑肥拣瘦的。”

  王彪不满的瞪我一眼,用牙起开一瓶啤酒递给我,“整一个!”

  “那我来打个样呗?你们谁敢跟着?”

  我拿着啤酒瓶, 挑衅的看着他们三个。许利群跟锥子没敢说话。王彪就很鄙视的看着他们,“你俩孬种玩意,来,他俩不敢我敢,你咋喝我咋跟!”

  “你说的!”

  我一昂头,瓶嘴搁在嘴边,咕咚咕咚开始灌,这样喝气比较少,压力小,很快,一瓶啤酒下肚。王彪不甘示弱的跟了一瓶。

  我啃了一个鸡爪子,又干了一瓶,王彪继续跟。就这样,我俩这样一人就干了五瓶。喝的有点急,最后真的有点上头了。

  吃吃喝喝到九点多,我们宿舍的灯还没有关。宿管老师就找上了门。他看到我们宿舍这样混乱,气的要给班主任打电话。

  王彪提起一棒没开的啤酒就砸了过去,正好砸在宿管老师的肩膀上,疼的他哇哇乱叫,差点没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