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全都纳闷的看着王彪,这小子脑袋里都在想什么?

  “找小姐?你丫不怕染病啊?到时候手烂脚烂鸡吧烂,那可就完犊子了。” 锥子戏虐的说道。

  我想到他说的那个情景,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王彪却只是翻了翻白眼,道:“少废话,老子就是要破了处男。”

我跟许利群对视一眼,莞尔一笑。玩个小姐不算事,只要他正常点就行。现在看来,这货已经恢复了猥琐下流的本性,已经正常了。

  听了王彪的话,大缸刚硬的脸上。露出一丝淫笑,嘿嘿道:“没问题啊,我跟你说啊,那姑娘一个赛一个的水灵,你要是加钱,还可以用皮带……嘿嘿。”

 靠,被这个大淫棍打败了。听着大缸说怎么玩小姐,我们几个的呼吸逗变得粗重起来。

  锥子骂道:“还可以这么玩,麻痹的,回去我也试试!”

  我笑问道:“那个妞还在吗?你现在是标准的脚踏两只船啊。”

  “靠,老子站女人就是为了玩,再说,我每次去都给她钱,她也不干涉我的正常生活,我也不管她平时都卖给谁。”

  锥子抱怨似的话,让我们的火气更盛。许利群这么淡定的人,都有点受不了了,看着我问:“骁子,你不去?要不一起?”

  “我?”

  我吞了口口水,用上战场那样决绝的口气说道:“不去,我家有女朋友,没必要再去花钱找刺激。”

  然后他们就全都把目光看向了我,锥子双眼放光的问:“你把薛玉柔?弄上床了?”

  “嘿嘿,侥幸。”

  我假装不好意思,其实笑的无比得意,“第一次换第一次,我没占便宜。她也不吃亏。”  如果被薛玉柔听到我这话,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看着他们对我羡慕嫉妒恨的样子,我心里爽的就跟三伏天把自己关进冰箱里一样,麻痹的,以前总说我孬种,不敢上。现在怎么样?羡慕死你们!

  又扯了一会儿,锥子去结账,我们就一块下了楼,离开天宇大酒店。

  外面停着一辆八成新的面包车,正是大缸的座驾。我们坐上车,直奔我家的豪宅而去。

  中午搭地铺睡了一觉,下午三点半,大缸就把我们叫醒了,说时间到了,准备出发。

  大概有三个小时的路程,晚饭是来不及吃了。只好让二缸去买了一些零食和水,晚饭将就在路上解决一下。

  大缸和二缸轮班开车吃东西,很快,我们就到了郊区,没上高速,反而下了一条土道。

  再往前走,开始有大片大片的树林,除了电线杆之外,什么建筑物都没有。

  我们坐在后面快睡着了,这个时候,终于看到了一个村子。大缸招呼我们下车,告诉我们就在这边。并把车停在了树趟子里。

  我们几个跟着大缸往村子里边走,可能是因为做贼心虚吧,偶尔碰到路过的村民,会觉得非常不自然。

  穿过了几条街,大缸终于在一扇铁大门前停了下来。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等了一会儿,一个个子矮小的男人,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酷匠$f网P永5v久I免费、'看;u小gY说

  “哥,我们到了。”

  大缸朝他一扬手,那个男人点点头,轻声道:“你们赶紧办事去吧,别让人看着你们来我家了。”

  “那你看,我们兄弟跑这一回?”

  大缸指着我们几个,笑着问道。那个男人瞪了他一眼,道:“钱差不了你们的,先把活干好了,最好把他摊子给我砸了!”

  过完话,他又嘱咐我们动作快一点,完事赶紧跑路,然后就回去了。

  从始至终,他都没提出让我们进去坐坐,甚至连大门都没有开。锥子怒道:“这什么鸡吧人?就这卵子样,活该让人压着!”

  “行了,我们拿钱办事,不管那些。”

  许利群道:“他担心的也有道理,万一让人看着咱们来了他家,那个时候就谁都跑不了了。”

   “行,那咱们办事去吧。”

  大缸说着话,一边就带头往前走了。我们跟着他来了一条缩小版的小吃街。地方虽然不如狼城的大,可也十分的热闹。

  人来人往,十分拥挤。

  大缸在一个烧烤摊前停了下来,烧烤摊边上还有个小空位,不过地方小的实在可怜。

  一个年轻的男人在烤箱边挥汗如雨的忙活着,熟练的翻着各类食材,香味很快就弥漫出来。

  “老板,给我烤一百个肉串,一百个鸡胗,一百个鸡头,一百个……”

  大缸在边上报了一大串的名,

  我抬头一看,发现他是看着菜单报名的。

  周围的人听到他要的这么多,都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这在忙活的青年也抬起头,瞥了大缸一眼,“你要是安心吃就找个地方等会儿,你要的东西太多,我烤不出来。”

  “操!烤不出来你还出来卖!干脆走人得了!”

  二缸在边上起哄道。

  青年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把烤好的东西交给旁边的顾客,竟然在旁边的洗脸盆里洗上了手。

  “你们要是吃,我今儿请你们都行。要是来找事的,我劝你们赶紧离开吧。”

  “我操,你怎么说话呢!信不信我砸了你这个破摊子!”

  锥子愤怒的伸出拳头,那个人连看都没看一眼,道:“你们都是刘三找来的吧?就会使些歪门邪道,你……”

  “磨叽你妈个头啊!”

  大缸大怒,一脚就踹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