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是周日,也不用起的太早。本来想去买个手机,但兜里面的钱不够了,只能打车回家。我在心里暗暗决定了,以后不管遇到什么状况,我都不会拿手机出气。

  回到家以后我就睡了,直到半夜下了大雨,狂风把窗户刮的呼啦啦乱响,雨水也从窗口吹了进来。

  我赶忙把窗户插死,翻个身继续睡觉。

  雨后的空气格外的清新,第二天上午十点,王彪就跑过来找我,说锥子请客吃饭。

  外面还时不时的掉下洒落的雨滴,本来我不想去,但王彪说不止是吃饭这么简单,还要给我介绍两个人。

  最后,我还是跟着他去了。打车到了天宇大酒店,付了车费,王彪拉着我上了二楼的一个包间。

  这个时候,已经摆了一桌子菜,酒水也上了不少。许利群跟锥子都在,还有两个穿着黑色半袖的男的,我不认识。

  俩人的脸盘很像,一看就知道有血缘关系。露在外面的胳膊非常结实,胸部也略微向外鼓起,足以让一些女飞机场羞愧至死。

  俩人都是二十几岁的年纪,最大的差别就是一个梳平头,一个剃着光头。下巴上的青色痕迹,更让他们显得粗狂充满野性。

  “骁子来了,坐。”

  锥子做为东道主,自然也站起来迎我一下,然后介绍道:“我介绍一下啊,这个是大缸张少晨,那个没头发的是他弟弟,二缸张少华。”

  “你们好,我叫叶骁。”

 我和气的跟他们握了握手,就坐了下去。互相敬了几杯酒,慢慢的熟络起来。事实证明,男人抽烟喝酒,一小部分是因为上瘾,一小部分是为了装逼,而更大的一部分,则是为了应酬,更快的跟别人打好关系。

  在男人的世界,拳头是最直接的敌视象征。反之,点烟敬就是最直观的交好示意。

  酒过三巡,哥几个的脸都喝的红扑的。大缸跟二缸还好一点,酒量比我们都强。

  锥子夹了一块水煮鱼,塞进嘴里,道:“都吃饱了喝足了,下午跟大缸干点活呗。”

  大缸跟二缸看看我们。没说话,就在一边嘿嘿的笑。

  许利群说道:“有事就说吧,别卖关子。”

  锥子想了想,看了大缸一眼,“你自己说。你们那事我也整不明白。”

  大缸尴尬的挠挠头,在二缸的脑袋上拍了一把,“你说吧,我喝的都有点大舌头了。”

  我知道他是不好意思张嘴,就看目光投向了二缸。二缸吃了一口菜,笑着道:“跟我们下一趟乡下,就是凑个人手,放心,不让你们白跑,事成之后,一人二百元,包玩一天,给找小姐。”

  这逼嘴太快了,说话就像做广告似的。我忍不住有点想笑,抬头去看许利群,发现他也忍的很辛苦。

 不过我们都明白,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他花了高价找我们,肯定不只是凑人数这么简单。

  如果想找凑人数的来充场面,去网吧找那些网虫,一划拉就是一帮,三十块钱一位,管吃就行。

  看我们谁也没答应,二缸还以为我们不乐意,只好求助的看向锥子。锥子做了个爱莫能助动作。

  许利群抽着烟,突然问道:“你把事全说清楚,我们再考虑要不要去,毕竟,我们也不想把自己搭进去。”

  二缸为难的看向大缸,大缸想了想,说:“没事,说了吧,都是自己人。”

  y酷+匠YD网u首发he

  “好,那我就告诉你们。”

  二缸点点头,道:“就是我表哥在乡下卖衣服,跟一个卖烧烤的因为地界犯了点口角,原本俩人摆摊一白一黑还没事,但夏天天长了,难免就有这样那样的争执。”

  “听说那卖烧烤的认识几个混子,整过我表哥好几次,然后他就找上我,让我给他整几个人,用社会路子跟卖烧烤的谈谈事儿。”

  我接过许利群递过来的香烟,问道:“那你俩是白干吗?换句话说,你们还要给我们出场费,那不成赔本买卖了吗?”

  这个时候,大缸摇头说道:“赔本是不可能的,你们的钱都是他出,中间我们也担着风险呢,一点好处不捞,那就太扯了。帮你们要的时候要狠点,我们那份也就出来了。”

  包间里又沉默了几秒钟,许利群问:“哥几个怎么看?去不去给人家个痛快话,别耽误人家的事。”

  “你们去不去,我都去定了。”

  锥子笑着说道。

  王彪腆着大肚子,打可个嗝:“走一趟呗,闲着也是闲着。”

  “那骁子你呢?去吗?”

  许利群看着我,笑问道。我对他打出一个OK的手势,说道:“你们都说去了,我还能不去吗?”

  “那就定下来,咱们再谈谈钱的事。”

  许利群一副老江湖的模样,道:“各自有各自的风险,二百块钱少了点。这样啊,吃喝玩乐小姐啥的,一概不要,全都折合成现金,一人四百。”

  二缸听了,脸上一苦:“四百,有点多吧,三……”

  “四百就四百。”

  大缸拦住他,笑道:“头一回办事,拉下一条路子,以后好办事。”

  许利群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对他挑了挑大拇指。

  这事也就这么定下了,这个时候,王彪突然在边上弱弱的说道:“我不要钱,给我找个小姐,要好看点的。”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十八骁骑卫说:

调整了一下格式,不知道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