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激动,我相信你敢杀人,可我还是要劝你,有些事还是不要管的好。”

  黑衣女人有点忌惮的看着我,那几个混混都受了伤,被我剜掉一块肉那个混混,已经跑了出去。

  “别废话,她的事就是我的事,你也少跟我整没有用的。一会你要再敢那么说话,就算你是女人,我也要了你的命。”

  我喘着粗气,双眼通红的说道。在她说出让薛玉柔母女抵债时的下流话时,我是真的动了杀机。

  薛玉柔我们已经发生关系,她又是纯粹的第一次。在我的心里,她就是我叶骁的女人。

  ;酷C匠)_网K|唯☆一!正A?版',其他4;都,是^盗版

  没人可以打我女人的主意,除非,先让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呵呵,你别激动,其实我没有恶意,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是?”

  黑子女人看了看薛玉柔,又看了看我,说道:“你应该也是个学生吧?看得出来米你在乎她。”

  “你来的时候,看没看到,我们还有车在下面,其实我们来了不少人,如果想强行带她们走,早就走了。”

  黑衣女人脸的笑容逐渐变得诡异,我下意识觉得不妙,随后,就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七八个小混混从外面挤了进来,摩拳擦掌的盯着我跟王彪。

  “拖延时间?”

  我冷笑一声,对王彪使个眼色,他顿时会意,在兜里轻轻的掏出的电话。然后跟我采取了背对背的方式。

  我原本打算擒贼先擒王,可那女人突然转移到沙发后面,让我的计划泡了汤。

  杨贵华蜷缩在沙发上,将女人柔弱得一面暴露无遗。我看到薛玉柔也是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顿时心里一疼。

  狠狠的咬了咬牙,我突然掏出手机,对准黑衣女人和那些混混开始拍照。

  黑衣女人纳闷的问:“你这是干什么?就算你拍了照片,你以为你能跑的出去?”

  “嘿嘿,我没打算跑!只不过我把照片给我朋友发过去了。”

  我拿着手机飞快的操作,就在几个混混扑过来抢手机的时候,我也完成了操作,把手机狠狠的摔在墙上,摔了个稀巴烂。

  拿着水果刀,我发疯似的朝人群划了过去,配合王彪的凳子,在这狭窄的空间里又打退了这些混混。

  看到黑衣女人露出愤怒而疑惑的表情,我蹲下去搂住薛玉柔的肩膀,嘿嘿笑道:“那个娘们儿,刚才我把照片发给我哥们了,告诉他,如果我要是出事了,一准是你们干的。”

  “出事?你能出什么事?”

  黑衣女人对几个混混做了个暂停的手势,道:“我们都是好人,不过就是要债而已,杀人放火的事,我们不干。”

  “嘿嘿,你们私闯民宅,如果死了人呢?”

  我突然站起来,拿着刀子指着他们,怒吼道:“都给我滚出去!三个数!”

  我数完了三个数,他们都没有动。在王彪疑惑的目光下,我狠狠的一咬牙,对着自己的胳膊,狠狠的一刀刺了下去。

  顿时,皮肉破裂的疼痛让我差点没昏过去,鲜血淋漓,如泉水一样涌出。

  “叶骁!不要!”

  薛玉柔扑上来,哭的稀里哗啦,伸手想要捂我的伤口,疼的我呲牙咧嘴,只好把她往边上推,“你别动,澳,我没事!”

  “骁子,你这是?”

  王彪的眼眶也红了,恨不得扑上去跟他们拼命。

  “娘们儿,我今天要是流血流死在这儿,你们谁也别想跑!”

  我的嘴唇都有点发白了,眼皮不停的打哆嗦。男人就要狠!关键的是对自己也要狠!

  黑衣女人冷笑:“真是好本事,我就不信你真的为了她们去死!”

  “不信?行,爹再给你表演一个!”

  “别!”

  王彪跑过来拦我,不过他还是晚了一步。我又在胳膊上扎了个口子,不过这次要小了很多。

  我只是想把他们吓走,不是真的想自杀。

  黑衣女人阴着脸,几个混混面面相觑。薛玉柔窝在我怀里哭个不停,我一手抱着她,流血的手拿着蝴蝶刀,防备混混动手,而王彪也提着凳子,在边上护着我。

  “娘们儿,爹就快不行了,流血也流死了。”

  “我们走!把她们带上!”

  女人狠狠一咬牙,下了死命令。有几个混混扑过去抓杨贵萍,其他的奔薛玉柔而来。

  “彪子,谁过来杀谁!我担着!”

  我的表情和声音,都已经不像一个人类。这样的模样,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妈!救我妈!”

  在听到薛玉柔的喊声后,我模糊的双眼一闭,彻底的昏了过去。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正在医院里打血浆。许利群,锥子,王彪都在病房里坐着,薛玉柔蹲在床头抽泣。看到我醒了,立刻惊喜道:“叶骁,你醒了!”

  “嗯,大家都在啊。”

  我嘎巴两下嘴,感觉有点口渴。看到薛玉柔关切的眼神,我问:“玉柔,阿姨呢?”

  “我妈,我妈她被他们带走了,怎么办啊。”

  薛玉柔把小脑袋埋在我的胸口,触碰到伤口,疼的我呲牙咧嘴。苦笑道:“哥几个,接下来的场面少儿不宜,你们是不是离开一下。”

  他们三个同时对我竖起中指,不过还是很讲究的离开了。

  “玉柔,你放心,我一定把叔叔阿姨都找回来。”

  看到薛玉柔这柔弱的模样,我想都没想,就把承诺先做下了。薛玉柔还是哭的厉害,我想了想,轻轻亲了她小耳朵一下,“玉柔,咱们和好吧。”

  薛玉柔身子一僵,然后发小脾气一样轻轻掐了我一下,“我们都这样了,你说的不是废话吗!”

  她这娇羞可爱的模样,让我想起了初夜时的激情。顿时,我一双色手不老实的攀上了那对粉肉,“宝贝儿,快,让老公看看。”

  “别,不要,叶骁。”

  薛玉柔带着哭腔的声音把我惊醒,我恨不得一刀砍死自己。人家的父母都被抓了,这个时候我怎么能动色心,强迫她做这种事呢。

  “对不起玉柔,我错了。”

  我赶紧松开两根手指夹住的葡萄,说道:“你放心,等我好一点了,我就出去想办法。”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十八骁骑卫说:

一天长一百追书,恶魔果实直奔193,这不是我厉害,是你们威武。在别人眼里,支持我的,和我都是一伙的,我很幸运,得到了兄弟们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