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这是你说的!小逼崽子,你点个地方吧,说干咱就干!”

  那小子迫不及待的说道。

  我看了边上的许利群一眼,他的脸色非常难看。再看徐倩倩,发现这丫头笑颜如花,得意洋洋的看着我。

  看来这事跟这丫头脱不了关系,她肯定是在背后支持这小子,所以才大张旗鼓的来找我。

  “不用这么急吧,我还能跑了怎么的?”

  我抽出一根香烟,往耳朵上一夹,笑道:“我不想趁人之危,等你把伤养好了吧,咱们那个时候单挑,我绝对不会推脱。”

  这小子听了我的话,迟疑了一下,下意识的偏过头,去看徐倩倩的反应。

  看到这一幕,我顿时气的咬牙切齿。果然是这个该死的丫头在后面捣鬼。明着说给叶玉媚面子,暗地里还是想打我一顿。

  徐倩倩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狠狠的瞪了这小子一眼,吼道:“你看我干什么!这是你自己的事,你随便!!”

  听了徐倩倩的话,他非常尴尬的抽了两下嘴角,“行吧,那就约在下周一晚上,地点在学校后面的松树林里,怎么样?”

  “行,那你们就先散了吧,被老师看见了不好。”

  这次是许利群替我回答的,然后他跟王彪,锥子拉住我,把我拉到大门后年,非常严肃的看着我,“骁子,你不说徐倩倩的麻烦都解决了吗?那你告诉我,这算怎么回事?”

  “她能算了,都是给叶玉媚的面子。不然,就冲她在铜鼎的这个名声,你觉得她是好说话的主啊?”

  我看到四周没有人,连监控都拍不到这里,索性就点着了香烟,道:“她不会来明的,也就只能在背后整点事呗,我就看看,周一我把这小子再干趴下,她还能使出什么招数来?”

  王彪他们一个劲骂我能装逼,最后他们去上课,我则回了家,等待薛玉柔的到来。

  这一等就是一整天,天黑了,薛玉柔也没有来我家,让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难道她真的不愿意原谅我?

  我给她打电话,通了,不过没有人接听。不甘心的我打电话叫上了王彪,我们俩打车去了薛玉柔家,打算再做努力,争取让她回心转意。

  薛玉柔家住在一个普通的小区里,里面的楼房还是青灰色的,属于比较早的一批住房。

  到了小区门口,我跟王彪把身份证号留下,并且上了一盒紫云,门卫大叔才把我们放进去。

  酷_匠v网{e永O久:T免费看小(说

  轻车熟路的来到薛玉柔家门口,敲了半天的门都没动静。就在王彪我俩要离开的时候,薛玉柔家的门忽然被打开了,一个满脸横肉的汉子钻出来,怒道:“你们是谁啊?有事吗?”

  “你是谁?”

  我皱眉看着这个人,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薛玉柔家。下一刻,我的脸色大变,因为我听到里面有人在哭,其中就有薛玉柔的声音。

  “小子,你别多管闲事!”

  那汉子见我往屋里看,连忙警告。我对王彪使了个眼色,王彪立刻会意,扭着肥硕的屁股,一下把那汉子给撞开,我就借着这个机会冲进了屋子。

  不算太大的客厅内,沙发上坐着一个面容娇好,衣衫不整的女人,她正是薛玉柔的母亲,杨贵萍。

  薛玉柔此刻站在母亲身边,她们面前还站着一个身穿紧身黑衣的女人。三个小混混站在卧室门口的地方,见我突然闯进来,都很谨慎的冲了过来。

  “叶骁!”

  薛玉柔突然看到我,顿时大喜过望。冲过来一头扎进我的怀里,也顾不得她妈在场,抱着我痛哭出声。

  看到她没事,我顿时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王彪那胖子也拍拍屁股走了进来,手上和脸上全是血,嘿嘿直乐,“那个让我搞定了。”

  几个混混脸色狂变,那个黑衣女人很警惕的看着我们,问道:“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干什么的?你跑到我女朋友家里来折腾,还问我们是谁?信不信我报警抓你们!”

  我气势汹汹的喊道,掏出手机假装要拨号。那几个混混要过来抢手机,王彪拎起一个凳子把他们拦住了。

  我看到茶几下层有把折叠水果刀,就弯腰把它拿在了手中。

  拍了拍薛玉柔的后背,我收起了手机。黑衣女人见此,轻蔑的一笑:“报警?随便你吧,不管怎么说,欠债必须得还钱。”

  “你们就是赌场的人?我如果报警,可是大功一件啊。”

  我有些意动,再次掏出手机。不等黑衣女人说话,薛玉柔就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不行,我爸还被他们扣着,不能报警。”

  听了薛玉柔的话,一直在发呆的杨贵萍突然抬起头,然后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哭什么?你老公欠债,你还不是天经地义吗?”

  黑衣女人刻薄的说道:“叫你卖房你不肯,那就只能用你开抵债,相信有很多客人,对你这成熟的身体有兴趣。”

  杨贵萍又急又怒,浑身一阵颤抖。黑衣女人继续道:“而且还有你的女儿,啧啧,学生妹啊,可是那些有钱人的菜,如果要是雏就更美了。你们两个只要在我手下干一年,债就能还清了。”

  她就在那自顾自的说着,全然没有注意到我此刻的脸色。

  我抓起一个苹果,甩手砸在那女人的胳膊上。几个混混大怒,同时向我扑了过来。

  王彪嗷嗷叫着迎过去,一板凳就砸趴下一个人。我也松开了薛玉柔,飞起一脚踹倒一个混混,同时右手的水果刀狠狠的扎向另外一个混混。

  咔嚓——

  这一刀扎在那混混的胳膊上,用力一剜,一小块带血的皮肉就被我挖了下来。疼的他嗷嗷惨叫,冷汗直流。

  唰——

  抬起手,带血的刀尖直指黑衣女人。我一脚踩在那个混混的伤口上,还左右的拧了两下,双眼血红,满脸阴气道:“有种你再重复一遍,看我敢不敢杀你?”

  看到我的眼神后,那女人下意识的后退两步,像是被什么毒蛇猛兽给盯上了一样……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十八骁骑卫说:

感谢飞哥一瓶精油打赏,感谢勇哥三香波,两浴液,十肥皂,感谢拦不住要走得风五肥皂,俺会继续努力,拜谢哥几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