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动我?”

  郭胜狠狠的瞪着我,那眼神就好像一只饿狼在盯着一只小绵羊。不过可惜的是,现在这个角色颠倒了,现在我扮演的才是饿狼的角色。

  }酷Ij匠网永久v}免V费v《看小T@说

  既然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就绝对不会让他有翻身的可能。

  我一脚踢在他的下巴上,疼的他呲牙咧嘴。

  “你们别动!再敢往前,我现在就杀了他!”

  我手中的啤酒瓶子一直靠在郭胜的脖子旁边,郭胜眼神一狠,怒道:“别管我!给我弄死他!”

  那些混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有一个人敢动。我抓住郭胜的头发,一用力,就把他提了起来,“你给我闭嘴!”

  “利群开门!”

  我冲着许利群一瞪眼睛,许利群立刻反应过来,想跑过去开门。有两个混混把他给拦住了。

  我拿着啤酒瓶子,用碎茬的地方在郭胜的脖子上轻轻一划,一个流血的小口就出现在了他的脖子上。

  “让他们开门!快点!”

  我双眼通红的样子,直接就把郭胜给吓住了。我当时也的确是急眼了,这个时候不狠不行,如果我们落在郭胜的手上,只怕下场会更惨。

  几个混混见我真敢下手,再也不敢磨蹭,那个拿着蝴蝶刀的小子立刻跑去打开大门,我挟持着郭胜,王彪,许利群,锥子还有那个女孩,都跟在我身后。

  看到锥子带上了那个女孩,我有点纳闷,不过现在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们走一步,那些混子就跟一步,我一点也不敢放松,一旦失去了郭胜这个筹码,他们就会围过来,把我们撕成碎片。

  “你们先走。”

  我对着许利群使了个眼色,王彪他们的神色顿时一急。锥子摇头道:“不行,你来救我,我要是把你扔下自己跑了,还算个人?”

  “别废话!我现在火大的很!”

  如果不是手里还有郭胜,我恨不得一脚踢死锥子。他还以为是拍电视剧呢,这个时候玩什么兄弟情深。

  “别动!”

  我看到有两个混混不怀好意的凑过来,顿时把瓶子往郭胜的喉咙上顶了下,那俩家伙立刻就不敢动了。

  “好,你自己小心点!”

  许利群拉着王彪,锥子拖着那个女孩,四个人撒欢似的跑了。那些混混像是没有看到一样,全都朝我围巾过来。

  “你们都离我远点!”

  我喊了一声,这些混混立刻都往后退了两步。有两个小太妹居然翻出了刀子,让我的心顿时一沉。

  “小子,你把胜哥放了,我们马上放你走。”

  有一个小混混蛊惑道,我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这种糊弄鬼的话,他自己都不带信的。

  “胜哥,你说咱们怎么办呢?”

  我趴在郭胜的耳朵上,脸色狰狞的问:“我看你这些兄弟是不打算给我活路了,要不干脆咱们同归于尽得了。”

  我把啤酒瓶子使劲的一搥,郭胜再也不敢保持沉默,丝毫没有风度的大叫出声,“别!有话好说!我放你走!我放你走!”

  “胜哥,我也不想走这条路,能活着没人想死,但你这些兄弟跟着我,让我很没安全感……去死吧!”

  我猛的推开他,用啤酒瓶子狠狠的在他的背上扎了一下,顿时,一个流血的大口子就出现在他的背上。

  有几个混混去搀扶他,更多的是来围欧我。我已经算计好了,拿着带血的啤酒瓶子,对一个小太妹的脸就划了过去。

  女人没有不爱惜脸的,她下意识的就想躲,手里的刀子也偏了出去。给我趁机一脚踹开她,又使酒瓶子逼退一个男的,朝着来时的方向玩命的跑了过去。

  离开了大门口,在胡同里是漆黑一片。我不敢使劲跑,最前面的两个混混已经追上了我。

  我转身一脚蹬倒一个,不过胳膊也被另外一个混混用刀划破一个口子。火辣辣的疼痛让我更加愤怒,当即我把半个酒瓶子砸过去,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有了亮光,我立刻就有了优势,很快就甩掉了那些混混。

  不过,我并没有放松警惕,直到跑出胡同,又跑过几条街,那些人完全没可能追上来的时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骁子,我们在这!”

  一个没人住的破平房门厅里,一个胖子探出头对我招手,不是王彪又是谁。

  看到他们四个出来,我笑了笑,突然觉得双腿一软,扑通一下就坐了下去。

  “骁子你咋了?”

  许利群还以为我受伤了,焦急的跑了过来。看他眼中那急迫的神情,我心中一暖,不在意的摆摆手,“没事,就是有点累,可跑死我了。”

  “他们追你了?”

  锥子突然傻得呵的问了一句,让我差点忍不住跟他拼命。我嘿嘿冷笑,道:“不追我还欢送我?我要是慢一步,今天不死也得扒层披!”

  “骁子,今天这事干的真敞亮!”

  王彪在我胸口拍了一下,然后看到了我胳膊上的口子。从自己的衣服上,用牙硬扯下来一条布,给我包了个怪异的造型。

  “你们……”

  这个时候,那个女孩突然说话了,看到我们把目光都转向了她,她低下头,没敢再说什么。

  然后我们看向了当事人锥子,这女的该怎么处理,还得听他的主意。

  “你们不用看我,你也不用看我。”

  锥子拍着那个女孩的肩膀,说道:“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再玩你还是会给钱的,我们兄弟跟他们不一样,不会白占你便宜。”

  “你拉倒吧,别往我们身上扯!”

  我跟许利群一起退开了,而王彪则是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我就是打个比方,你自己想多了。”

  锥子翻了翻白眼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十八骁骑卫说:

第二更晚了点,刚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