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冷不丁一见到这场景,都是吓了一跳,许利群最先缓过来的,他在我跟王彪的肩膀上拍了拍,大声道:“你们这儿谁说的算?钱我带来了,是不是先把我兄弟给放了?”

  “谁说的算?哈哈,我们这儿都说的算。”

  坐在墙边沙发上的一个青年哈哈大笑,拎起啤酒猛灌了一口,大手一直在怀中女孩的衣服里乱摸。

  “那就是谁也说不算了?”

  我对这种下三滥非常无感,只想赶紧把锥子整出来,离开这个鬼地方。想了想,我说道:“咱们都别磨叽了,给钱领人儿,不就这么点事吗?不能再跟我们要场地费啥的吧?”

  “你朋友怎么称呼?”

  中间那个脸上有道刀疤的青年沉声问道。

  “喊锥子就行。”

  我下意识的回答道,看到这个男人大腿上坐着的女孩儿,我愣了一下,因为她正是锥子昨晚在酒吧搭讪的那个是同一个人。

  “对,你抱着那个,就是她,昨天把我哥们儿带又的。”

  王彪也看了出来,大声说道。

  刀疤男的脸色一变,随后便恢复正常,阴阴的笑道:“哦,是那个小子啊,你们稍等一会儿。”

  他在女孩的屁股上使劲的拍了几下,“sao逼,去把你昨天的小情人领出来吧。”

  女孩吃痛之下轻哼一声,眼眶泛红,而仍然强笑:“讨厌,胜哥,人家心里只有你一个。”

  “哦?是吗,那昨天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一下。”

  刀疤男明显是这伙人的老大,因为他说话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敢出声。

  那个女孩儿脸一红,轻声道:“昨天你不在,我,我忍不住了,人家都让他戴T了。”

  “嘿嘿,那为了证明你对我的爱,是不是现场给我吹两口儿?”

  刀疤男嘿嘿一笑,然后脸色突变,伸手拽住女孩的头发,一巴掌把她抽倒在地,“贱货!别废话!先把人给我领出来!一会儿咱们再算账!”

  女孩爬起来,哭哭啼啼的向一间房子跑去。这个时候,许利群在我耳边轻声说:“等会小心点,我怕他不会轻易把咱们放走。”

  “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开始打量起周边的这些人。对方人太多,一旦打起来,我们就是个废。

  不说这十几个男的就不是我们能对付的,还有那七八个小太妹呢,这些出来混的女的可不是吃素的,说女人战斗力低的人,只能说明他没有吃过女人的亏。

  两扇铁大门也已经被插严实,那个拿着蝴蝶刀的混子就守在门口,根本连跑都跑不了。

  如果说单挑,这些混混里我一个都不惧。虽说我也是野路子出身,没学过什么武把式。可好歹我打架的经验还算丰富,身体也非常结实。

  但是这种完全混乱的群殴,个人的战斗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啤酒瓶子,砖头瓦块,操起什么就是一通抡,谁管你出什么路子?

  很快,那个女孩就回来了。锥子也小心翼翼的跟在她的身后。当看到我们的时候,他立刻喜出望外的跑了过来,“卧槽!你们可算来了!我他妈以为你们不管我了呢!”

  他还没跑过来,两个混混就出手把他抓住,一个人出拳在他肚子上打了一拳,一个人一脚踢在他小腿上,锥子痛苦的闷哼一声,趴在了地上。

  “艹尼玛!你们干什么!”

  王彪脸红脖子粗的扑了过去,我跟许利群怕他吃亏,赶紧一人一边把他拉了回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

  许利群平定了一下心情,掏出香烟给自己点着火,“你是想变卦?好像没有这么玩的吧?”

  “变卦?当然不会,不过我们都是先付款,后领人。”

  刀疤男嘿嘿笑道,反手抓住那个女孩儿,一只手就探进了她的牛仔裙里。

  “早说啊,来个人点钱。”

  许利群点点头,把事先准备好的两千块钱掏了出来。刀疤男对一个小混混使了个眼色,这个混混马上过来拿钱,数了一遍,道:“没错,正好两千。”

  刀疤男满意的点点头,王彪忍不住抱怨道:“钱也拿了,是不是该把人放了?不早了,我们该走了。”

  “放人?还有事没解决吧?你们只是把他昨天打两炮的钱给了,真正的问题还没解决呢。”

  刀疤男一脸的阴笑,两只手暴虐的在女孩的衣服里揉搓着。

  许利群跟我对视了一眼,果然,这件事不会这么容易了结。这个锥子真他妈太气人了,没事惹出这么大个麻烦。

  “这大哥怎么称呼?”

  我把拳头捏紧,往前走了一步,脸色如常的问道。刀疤男愣了一下,然后笑道:“免贵姓郭,单名一个胜,弟兄们给面子,喊我一声胜哥。”

  报名这东西也是有讲究的,如果对方不在乎你叫他什么,他会直接报姓报名,不会加其他的。

  但是他要是想让你按他的想法叫,他就会在后面加上江湖人称谁谁谁,或者弟兄们给面子,喊一声谁谁谁。

  我虽然不是道上混的,不过这基本的点烟满酒报号,我还是都明白的。也不矫情,道:“那我就喊一声胜哥吧,相信胜哥也不是故意为难我们,我们都是学生,你要是耍套路我们也未必接的住。你直接说事,咱们商量着来。”

  )+酷x匠@网v》正}版首u发"

  “你这小嘴挺能说啊。”

  郭胜摸着侧脸的刀疤,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简单点说吧,我就问你,如果你马子让人艹了,你怎么办?要两千块钱完事?”

  他是真的很生气,那只手更加用力,那个女孩疼的哭了出来,却不敢挣扎。

  “草!我俩你情我愿!又不是我他妈强迫的!你到底想咋的!”

  锥子眼睛通红通红的,看到那个女孩被郭祸害,他就忍不住发火,换来的却是两个混混的拳头。

  “如果是你强迫的,咱俩现在就不是商量这种形式了。”

  郭胜冷笑道:“我他妈让你这辈子都做不了男人……”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十八骁骑卫说:

过几天签约,就正式上轨。没推荐位根本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