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了叶玉媚所在的办公室,我站在楼梯口旁,心有余悸的喘着粗气。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妖精,十分惹火的妖精。刚才就差那么一丁点,我没扑上去干了她。

  我紧张的浑身出汗,汗液把薄薄的裤子粘在皮肤上,很不舒服。

  我做了几个深呼吸,调整了一下心情,才慢悠悠的走下了楼。

  这个时候,乐队已经开始表演,唱着没几个人听得懂的英文歌,不过大家跟着节拍,也都嗨的很起劲。

  这种感觉不亚于男女的床第之欢,二者有一个共同点,激情的时候享受,结束的时候又累又空虚。

  许利群跟王彪坐在吧台前,跟光头王凡一边聊天,一边喝着不便宜的鸡尾酒。

  锥子则在一个角落里,跟一个女孩聊的正起劲。看两人眉来眼去的模样,如果锥子肯花钱,包吃包房,今晚应该有一炮要打。

  光头王凡眼睛好使,或许是他一直在等我吧,看到我下楼,第一个窜了过来,“小哥,完事了?”

  “啥完事了?”

  我有些心虚,其实也的确是我多想了。自己心里不纯洁,自然而然的把这个完事,误会为某些完事。

  王彪跟许利群也走了过来,只有锥子没有来,应该是没有看到我。

  许利群笑道:“叶小姐找你什么事?是不是感谢你?”

  ww更新}最0快上酷QG匠网

  我嗯了一声,说是,就是叶小姐要感谢我,说以后有事可以随时找她。又告诉光头,我跟叶玉媚说了,那两个流氓是我们一起抓到的。

  光头立刻大喜,替我要了一杯酒,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并承诺说有事跟他说话绝对好使,随后就兴冲冲的离开了。

  看到光头走了,许利群跟王彪又围了过来。王彪一脸的坏笑,道:“怎么样?有没有以身相许?我看你这一身虚汗,干了多少回?”

  虚汗是虚汗,不过不是身子虚,是心虚。我不自在的抹下额头的汗珠,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别瞎说,在这人多嘴杂的,万一让人家听着,不就废了吗!”

  王彪不服气的一撇嘴,边上的许利群就拉住了他,端起酒杯跟我碰了一下,“说说,艳后是怎么说的?”

  “没什么大事,徐倩倩跟她有点交情,她说改天把我们都叫出来,在中间调节一下子,这事就过去了。”

  我没告诉他我无意中得罪了叶玉白,因为没有必要,事是我惹下的,再说有叶玉媚在中间担着。

  今天开始,就算是把叶玉媚这条路子搭上了,总体来说利大于弊,但以后的事谁也不好说。

  “就这样?没别的了?”

  许利群有点失望,我咬牙切齿的瞪着他,骂道:“还有什么?是不是我非说我把她干了,你们才不觉得可惜啊!”

  “扯什么犊子,我的意思是,没跟她扯上点关系?这可是个机会啊。”

  许利群慢吞吞的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想法。

  “扯关系?扯淡还差不多。你就知足吧,能有这样的结果,就够我偷着乐的了。现在咱们跟她走的太近,也不一定是什么好事。”

  我冲他翻了翻白眼,一口喝掉了杯子里的酒,“咱们走吧,你们回学校,我回自己家,叶玉媚调节之前,我就不露面了。”

  “也行。”

  他俩的酒也喝完了,拿起手机,打算叫锥子一起离开。

  没想到锥子对我们挥挥手,让我们自己走吧,他则是继续跟那个穿着性感的女孩聊天。看他那样子,今天要是不把木耳吃到嘴里就誓不罢休。

  “靠,完了,白瞎了个姑娘,锥子憋挺长时间了,不得变一夜七次郎啊。”

  王彪在走出酒吧之前,还不忘鄙视锥子一番。我哈哈大笑,道:“七次?一次一分钟,也他妈破纪录了。”

  许利群瞪了我俩一眼,骂道:“你俩别说人家,自己先照照镜子,骁子,你不是也没给薛玉柔开口?”

  “还有王彪,你那娘们儿明显不是雏了,你咋就那么熊包的,你花钱养着,免费给别人睡?”

  许利群这话说的有点太过分了,我听着都过分,更别说王彪这个当事人。

  “利群,以后当着我面,别这样说话,下回我就真生气了。”

  王彪很不高兴的说道,掏出香烟给自己点上,也没让让我们。

  许利群打了个嗝,还要再说话,我拉住他,没让他再说什么。

  事实证明,兄弟之间闹矛盾,因为钱财之争的在极少数,大多数都是因为女人。

  当然,因为女人,也有很多方式。不过万变不离其宗,总之,大多跟女人挂钩。

  在我家稍微待了一会,他俩就打车回了学校,我随便洗洗躺在床上,当天晚上,我梦到自己跟薛玉柔就在这张床上,做着露点无限的运动。

  到后来,叶玉媚也来了……我恨不得永远不要从梦里醒过来。

  就这样在家里度过一晚上又一上午,中午要了一份板面,还没吃到嘴,许利群跟王彪就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

  这俩货二话不说,先往屋里瞅了一圈,几乎是同时开口道:“锥子没回来过?”

  “没有啊,他没去上学?”

  我撂下筷子,突然想到锥子昨晚应该是没干好事,便笑道:“嗨,没什么事啊,肯定是昨天晚上冲锋太累了,睡得比较晚,估计这会儿还睡呢。”

  “不能,锥子在外面过夜,手机从来都不关机。”

  许利群有点担心的说道,我看王彪他们两个都阴着脸,就说:“是不是手机没电了?那逼没准,昨天玩累了,手机也没电了,所以才没给个信。”

  “不可能,他……”

  许利群的话被手机铃声打断了,他冲我做了个嘘的手势,从口袋里掏出了新买的手机……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