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咋的了?这一早上就一惊一乍的!”

  王彪揉了揉胖乎乎的大脸,跟锥子一块坐了起来。我也使劲瞪着疲惫的眼睛,转过脸瞅着许利群,“利群,出什么事了?”

  “赶紧穿衣服,回学校,三班的在咱门口挑事呢!”

  说着,许利群率先爬起来,穿上了衣服。我们也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能耽搁。

  穿好衣服,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哥几个早饭都没吃,打车直奔学校。

  铜鼎高中,是狼城北区唯一的高校。也是最乱的一所学校。这里面聚集了不少痞子学生,不管是少管所改造出来的,还是混混重新返校,基本都往这里边扎。

  一会儿的时间,车子就开到铜鼎高中的大门口。我们四个下了车,跟门卫打了个招呼,撒丫子就往教学楼那边跑。

  很快,四层高的教学楼就出现在了眼前,我的脚步却为之一顿。边上的王彪纳闷的看着我,刚要骂人,许利群就把他拉住了。

  他看着我,说道:“你先把自己的事整明白的,我们先回班看看。”

  他们三个都在我的肩膀上轻轻碰了一拳,快速的跑进教学楼内。只有我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花坛子旁边的几个人影。

  “有事?”

  薛玉柔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她边上的两个女生恨铁不成钢的瞪她一眼,一起向我走来。

  “叶骁,你怎么欺负玉柔了?她眼睛都哭肿了!”

  一个女生昂头瞪眼,大有一副兴师问罪的意思。

  “你们自己问她吧,不关我的事。”

  我满不在乎的笑了笑,“你们还有别的事吗?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哎!你等会!”

  边上的另一个女生拦住了我,鄙视的说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玉柔是你媳妇儿,她哭了跟你没关系?你还是不是个爷们?”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今天就给你们一个交代。她薛玉柔,已经不是我媳妇儿了,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给闪开!”

  我推开她,看都没再看薛玉柔一眼。你既然骗了我,背着我跟其他人约会,现在又扮出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给谁看?

  只是可惜了,一直拿她当清纯玉女了。早知道她是这样的人,老子就算是下药也一定干了她。

  学校一共有三栋教学楼,每栋四层高,高一在一楼,高二在二楼,高三在三楼。至于四楼,是高三选出的所谓的“火箭班”。

  每个年级组,一共十八个班,许利群我们都是高二七班的人。

  此时,我们班的门口正堵着一大帮人。他们都是三班的学生。许利群带着人丝毫不让的跟他们对峙着,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

  “咋了?还想在咱班扛梁?”

  我拍了王彪一下,轻声问道。王彪回头看看我,点头道:“是,这回孟迪没来,倒是派来不少狗腿子。”

  所谓的扛梁,就跟扛把子,争老大,扛旗是一个意思。按照我们的说法,在自己班说一不二的,算是老大,如果想扛梁,就必须把同届的其他班级,全部摆平。

  扛梁,几乎是所有混子学生的梦想。但是能做到的几乎没有。同样是年轻气盛,谁也不服谁。并不是你把他揍一顿,他就一定要跟你混。

  孟迪,就是高二三班的老大。他一直想在我们班扛梁。不过因为许利群我们四个在,他整个高一时期都没能如愿。

  e最Z新"7章%节上酷Q-匠2网_,

  高二开学以后,我们又干了几仗。他仍然没能吃下我们班。

  “许利群,迪哥的意思你应该明白,他要在你班扛梁,你不可能拦得住!”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牛仔裤的男生,名叫刘洋,是孟迪的头号狗腿子。

  许利群还没说话,锥子就在边上撇起了嘴,“刘洋,好好说话行吗?咱们不吹牛逼可以吗?拦不住?那他孟迪也没骑在我们头上拉屎啊!”  刘洋边上的一个男生往前窜了几步,指着锥子的鼻子骂道。

  锥子的眼睛都没眨一下,满脸的冷笑,“三班的人怎么一个比一个牛逼啊,来,你动我一下试试?”

  “当我不敢啊!”

  三班的这个男生一拳就打了过来,锥子没躲,反而往前上了一步,让拳头碰到自己的脸上。

  “三班的逼先动手的!给我干他们!”

  王彪嚎了一嗓子,扭着肥硕的屁股第一个扑了上去。冲着一个三班的男生就是一个大炮拳。

  他一带头,我们这边的人就沸腾了。一帮人嗷嗷叫着跟三班的人拼在了一起。

  楼道本来就窄,这样一乱,就更显得拥挤。已经有几个人被推倒在地,光是脚踩,就把他们踩的够呛了。

  “转过来!”

  我拉住一个三班的男生,一拳砸在他的脸上。不等他反应过来,就抬腿把他踹了出去。边上的一个三班的奔我扑了过来,锥子手疾眼快的踢了过去。

  现场唯一没乱的,就只有许利群跟刘洋两个人。我们虽然打在了一起,却没人靠近他们两个。

  “许利群,你真要在这干一仗?”

  刘洋看着混乱的人群,伸手往上指了指,“这监控不是摆设,再干下去对谁的没有好处。”

  “我不怕,你们要干就干,我七班不惹事,也不带怕事的。”

  许利群嬉皮笑脸,很光棍的说道:“大不了就开除呗,死了也拉一帮垫背的,值了。”

  “行,你牛逼,散了行吗?这不是干仗的地方。”

  刘洋无奈的的呼出一口气,咬牙切齿的说道。

  “随便你,你要干咱们就干,你要讲和咱们就讲和。”

  听许利群这么一说,刘洋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跑到混乱的人群里,把自己班的人一个一个的往回拽,“都行了!别在这干!”

  他把人给拉了回去,我们班的人趁着他们往回撤的时候,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把几个被推倒的扶了起来,看到许利群走了过来,我们这才罢手。

  刘洋揽住一个人的肩膀,很认真的看着许利群,“许利群,我知道你在你班说的算,迪哥的意思你都明白,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们班比较民主,不学你们整没用的。刘洋,你回去告诉孟迪,下把有事自己来,哥奉陪到底,七班在这等着你们!”

  我抱着王彪的肩膀,朝三班竖起了一根中指……

  ……

  ps:新人新书,求追书,求撸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