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泥马的!”

  我从矮墙跃了过去,冲到薛玉柔身边,对着那个小子一脚就踹了过去,直接把他蹬的倒在了地上。

  他被我给打懵了,挣扎着要爬起来。我立刻扑过去,往他身上一骑,左手按住他的脖子,右手握拳,照着他的脸就是开始揍。

  “叶骁,你干嘛!!”

  连续打了好几拳,边上薛玉柔才回过神来。赶紧跑过来拉我。看到这张我爱极了的俏脸,我心中的抽痛简直无法形容。

  “滚!贱货!给我滚!”

  我扬手把她甩开,两只手一起掐住了这小子的脖子,不断的用力再用力,我是真想掐死他。

  “你,你说什么!你说我什么!”

  薛玉柔两只漂亮的大眼睛立刻变得通红,她冲过来,一巴掌抽在我的脸上,然后两只手在我的脸上,身上又挠又抓。

  “叶骁!你骂我什么!你再说一遍!”

  薛玉柔撕心裂肺的哭喊着,这平时让我感觉心疼的声音,现在居然让我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贱货!我骂你贱货!滚!”

  我松开了身下的男生,举手想打薛玉柔一巴掌。但是抬头看到她梨花带雨的俏脸时,我心软了,手也缩了回来。

  “去你妈的!”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身下这小子抓住机会,一下把我拥的坐在了地上。他翻身爬起来,一脚踹在我的脸上,我刚想用手捂住脸,就感觉头皮一疼,头发竟然被他薅住一大把。

  E$酷A3匠ez网正p@版+'首发K

  “你打我!艹尼玛,打我啊!”

  我想要反抗,可是双手没有着力感。头发被人家抓在手里,身边连一个称手的家伙儿也没有。见我伸手四处摸索,他一拳打在我的脸上,然后拽着我的头发,往后一拉,狠狠往地上一磕,“就你这个逼样,还想追玉柔?你也不看看你那鸡拔德行!我告诉你!玉柔是我的!以前是!现在也是!”

  “呵呵…嘿嘿…你们真好……”

  我承受着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折磨,牙床都要被咬出血了。余光看到薛玉柔愣愣的站在一边,心里更加难受。

  我打他,你帮他。他打我,你居然只站在旁边看热闹……呵呵,薛玉柔,你怎么对的起我?

  我真的不想哭,可是泪水还是夺眶而出,任由我怎么挤眼睛,都收不回来。

  “佳宇…算了,不要再打了。”

  薛玉柔一边抽泣着,一边说道。

  这个男生冷哼一声,刚要说话。我却像是发疯了一样,两只手突然抓住他拽我头发的手,不顾头皮的疼痛,拼命的挣扎。

  对着他的胳膊,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艹尼玛!啊!”

  我狠狠的咬着他,很快,血腥味透过薄薄的衣服,传进了我的嘴里。他疼的惨叫连连,抬腿往我的身上一个劲的踩,我却死活不松口。

  “你去死吧!”

  他另一只手猛的抓住我的头发,使劲的一薅。我忍不住的惨叫起来。这一叫就张开了嘴,他趁机抽回胳膊,坐在我的身上,一巴掌接一巴掌拍我的脸。

  “操!那边!”

  就在我已经绝望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王彪的声音。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偏过头,正好看到三个模糊的身影往这边跑过来。

  这小子也顾不得打我了,看到有人杀气腾腾的跑过来,站起身子扭头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喊:“操你们瞎妈,你们都给我等着!”

  他的腿很长,跑的特别快。许利群他们想追也追不上。

  我挣扎着坐了起来,浑身都疼的厉害。薛玉柔浑身一颤,手忙脚乱的过来扶我,却被先她一步的王彪一下推开。

  王彪,锥子,许利群三人全都眼神冰冷的看着薛玉柔,不过我还没有发话,他们也好说什么。

  许利群架着我的胳膊,我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此时,我已经面目全非,整张脸肿的老高,鼻孔和嘴角也都是血迹。

  “呵呵,薛玉柔,你可真对的起我。”

  悲哀莫过于心死,暴怒以后就是可怕的平静。看着眼前这张俏丽的脸蛋,我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是我自己傻逼,我这个德行,你怎么可能看的上我,是我太天真了。”

  “叶骁,我……”

  “你什么都别说了。”

  我摆手打断她的话,眼泪顺着眼角一串一串的流下,“薛玉柔,从今天开始,我叶骁和你再也没有任何瓜葛。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留下这句话,我迈着沉重的步伐,转身就走。

  “叶骁!你站住!”

  薛玉柔在我身后疯狂的大叫,“他……我们没关系!你为什么不听解释!”

  “薛玉柔,什么都别说了,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闭上眼睛,任由泪水从脸上滑落,自嘲的说道:“我也希望这是一场梦,希望你没有骗我,没有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你……好自为之吧。”

  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回头。因为我怕我看到她,会不受控制的心软。

  我浑身都是伤,跳墙是不可能了。幸亏我们几个混子学生,跟几个门卫比较熟。扔下几根烟,就把我们放了出去。

  “利群,你松手吧。”

  走了一会儿,我慢慢的有点缓过来了。不用别人架着也可以走路了。在学校的围墙外,我靠在墙边坐了下去,跟锥子要了根烟,忍不住又要流眼泪。

  “操,你再哭小心我翻脸!”

  锥子帮我点着火,一看我这个表情,一下就猜到了。他不屑的看着我,“不就是个娘们吗?你要是着急用,我先借给你几宿,别整那个德行,给谁看啊?”

  “我没事,今天你过生日,咱们不提这些,走,去KTV啊!”

  我擦了擦眼角,强颜欢笑着说道。

  他们三个都沉默了,互相看了看,表情说不出的古怪。我咳嗽了两声,骂道:“咋了?到底去不去,给句痛快话!”

  “还去个鸡吧!”

  王彪晃悠着肥胖的身子走过来,跟许利群一人一面架起了我,“把你送家去,买酒在你家喝点得了!”

  说是我家,其实就是一间小破平房。我没爸没妈,从小跟爷爷一起长大。去年冬天的时候,爷爷因病去世,这间破平房就留给了我。

  不过平时我们大多数都住在学校,只有双休日的时候才会回来。

  当晚,我们喝的伶仃大醉。最后他们谁也没有回家,锥子跟王彪睡得床,而我跟许利群都是打的地铺。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刚睁开眼睛,就看到许利群在接电话。

  “不好!”

  许利群刚说了一个喂字,瞬间脸色大变,“快起来!出事了!”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