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我把萧哥哥带进来了。”陈相思笑颜如花,跟刚刚的哭得像个泪人一样的女人,仿佛两个人一般。

  “萧尘来了,快坐。”陈敬忠忙起身坐到了病床上,很热络地招呼着萧尘。

  萧尘依旧一脸酷酷的表情,没有说一句话,冷冷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霸道又带着他骨子里的专横。

  可是,他能够坐在这里,安安静静地坐在这里,她就很高兴了。

  陈相思不知道,她爸爸的记忆还存有多少,只好试探性地说道,“爸,你还记得萧尘吗?其实你们之前是认识的。”

  当时陈家遭受到了一个不知道的财阀的沉重的打击,在陈相思来到C高上学的两年里,陈家的财力势力一点一点被清空。

  当年,爸爸知道萧尘在C高读书,知道萧尘的身份的爸爸,故意设计了自己和萧尘的初遇,故意将自己安排到萧尘的身边,想借助萧尘的权势,帮助陈家度过难关。

  S酷2。匠{x网3永久:免S费,^看#D小9说Q

  可是,爸爸不知道的是,一切都是萧尘的设计,他故意泄露自己在C高的消息,故意等着爸爸将自己送到他身边,故意利用自己,更好的搬空陈家。

  这都是自己在陈家破产之后知道的,那爸爸,,,应该是不知道的吧!

  要不,爸爸怎么会再听到自己要跟萧尘结婚的消息的时候,没有一点点的诧异,疑问呢?

  那就好。

  这样就可以的。

  她笑着等着爸爸的回答。

  手心里却已经攥出了汗。

  如果,爸爸记得,那她会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告诉爸爸,她很幸福。

  跟萧尘在一起的她很幸福。

  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她的爸爸安好,无恙!

  陈敬忠看着萧尘,很是满意的点头,这个女婿他承认了,可是,在听到陈相思说自己和萧尘之前就是认识的时候,露出了迷茫,“我和萧尘认识吗?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好了,相思,不要管这些了,听你说,萧尘是H市萧市集团的创立者,萧氏我还是有印象的,既然萧尘这么优秀,又救了自己,相思,我们陈家也一定要懂得知恩图报,但是爸爸,并不希望,你是因为萧尘对我们陈家的恩情,而同意嫁给他的,我要看到的是你真正的开心和幸福。”

  陈敬忠看着一直没有说话,保持冷漠的萧尘,对着陈相思声泪俱下。

  陈相思也一脸幸福地看着萧尘,然后转头,正视着陈敬忠的眼睛,“爸,我是真的喜欢萧尘的。早在C高的时候,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喜欢他了。能嫁给他是我今生最幸福的事情。爸,你知道吗,我在听到萧哥哥向我求婚的时候,都快要以为自己是全世界全幸福的女人了!”

  陈相思站了起来,手舞足蹈,眉飞色舞,表现的就真的是快要结婚了的幸福的小女人的模样,“爸,更值得高兴的是,爸爸你在我要结婚的前几天醒来了,这是多值得庆祝的事情啊!爸,我可以在你的牵引下走过长长的红色大地毯了。有爸的祝福,我的婚礼肯定会更加完美的。”

  “好好好。”陈敬忠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在看到自己的女儿那么幸福之后,终于宽慰的展开了笑脸。

  陈相思在陈敬忠的旁边给陈敬忠讲了好多好多关于这六年她发生的事情,全是一些美好的回忆。

  萧尘依旧冷冷的坐在一旁,打开随身的笔记本,看着他的文件,她竟然敢在没有他在身边的时候存储了这么多美好的回忆?

  这是他对她的最后一次容忍。

  萧尘郁闷的情绪全部都发泄在了电脑里慢慢的文件上。

  “呐!萧哥哥,吃苹果。”陈相思在递给陈敬忠一小半苹果之后,把另外大一些的苹果递给了萧尘。

  “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不,还没有嫁出去呢,就知道心疼自己的老公了!”陈敬忠看着陈相思递给萧尘的比自己手上的稍微大一些的苹果调侃道。

  看着女儿那么的幸福,他很开心。

  萧尘接过苹果,含在嘴里象征性的咬了一口。

  苹果的甜蜜隐去了嘴里一直弥漫的苦味。

  不知道是怎样的心情,他第一次将陈敬忠的话听了进去。

  陈相思乖巧的坐到萧尘的身边,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按着萧尘的太阳穴,一边按着,一边继续讲着,这几年,萧尘的成就,这几年,萧尘的光环,这几年,萧尘所有的所有的有趣的,被人津津乐道的事情。

  这些年,萧尘的名声也越来越大了,就连A市的人都知道H市的萧尘,所有关于萧尘的那些事,有些是陈相思这些年的道听途说,有些则是,这几天,陈相思自己的暗中调查。

  她讲着萧尘的事情给陈敬忠听的时候,眉飞色舞,带着大大的笑脸,夸着萧尘的她,仿佛是听着别人夸着自己一样。

  她在为自己骄傲吗?

  就像是在梦境一般。

  萧尘在这一时刻看不懂这么容易满足,这么容易幸福的陈相思了。

  “爸,你先休息一会,明天我再来看你。”陈相思看到了大病后刚有些好转的陈敬忠,有些疲惫,心疼的叨念着。

  陈敬忠听到陈相思柔柔的声音,缓缓的放松的闭上了眼睛。

  陈相思则优雅的、温柔的,带着淡淡的笑容,牵着萧尘的手,走出了病房。

  一切都美的这般不真实。

  只是病房门关上的一刹那,陈相思脸上的大大的,幸福的笑容,突然就不见了。

  只剩下,见陈敬忠之前,面对自己的冷漠的高贵的脸庞。

  原来,一切不过是她的假装罢了!

  在陈敬忠的面前的假装!

  他怎么又忘了,她一直都是这样虚伪的女人?

  萧尘猛地推开陈相思的手,陈相思疲惫的看着带着一脸怒气大步离开的萧尘,莫名其妙的站在原地。

  刚才不都好好的吗?

  怎么一下子又发疯了?

  “萧尘!”陈相思拉住快要走进电梯的萧尘。

  “陈相思,一个月。”

  “什么?”陈相思被萧尘过激的反应弄得很迷茫。

  “一个月之内,我要是不能征服你,不能让你对我服服帖帖,我萧尘就跟你姓!”萧尘的嗓音低哑性感,眼神却幽暗残忍的惊人毛骨悚然。

  他要得到她的心,然后再狠狠的撕碎。

  她加注在自己身上的痛苦,他要让她也全部的尝遍!彻底的得到她,才能彻底的毁掉她!

  陈相思无力的看着萧尘,他这是要得到她的心吗?

  他可能不知道,在多年前她的心就早就死了。

  一颗早就死了的心,怎么得到?

  但是,陈相思这回并没有反驳,现在,萧尘的情绪波动太大,爸爸现在还攥在他的手里,跟这样的男人在一起,她怎么能逞一时口舌之快?

  柔软无骨的身子紧紧地挨着萧尘,眼底里的悲伤一闪而过。

  在爸爸安稳后,她就想到了穆浩,那个在全世界背弃了她的时候,守候了自己六年的男人。

  她突然觉得自己很恶心,但是她对面萧尘的强烈的占有,却不敢做出一丝一毫的反抗。

  她的沉默在萧尘的眼里就是默认。

  萧尘漆黑的眼眸越来越暗,俯下身握住了陈相思盈盈一握的腰肢,在陈相思毫无反抗之下,吻住了她。

  这次的亲吻和以往的不一样,萧尘似是将他胸口所有的欲望、愤怒都爆发在了陈相思的身上,狂风暴雨般地掠夺。带着惩罚的意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有苏清浅说:

  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故事!可是,为什么,现在还是没有一个人看我的文文,,,/(ㄒo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