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相思你要冷静,你一定要冷静,不要害怕,爸爸还需要你的保护呢!

  唐逸风对爸爸的保护让她相信他。

  “萧尘,不管有什么恩怨,我们出去谈好吗?”她的语气再次放软,“不管是什么,只要不伤害到我爸爸,我都会尽我所能的去偿还你。”

  “偿还我?”萧尘的眼中,点点痛意混着失落,但是,他还是选择了给陈敬忠一个安静的治病的环境。

  病房的门被轻轻地关上。

  陈相思也一下子整个人紧绷了起来。

  #O酷匠\}网唯4一正版,E{其他f都^H是~盗q^版

  她要独自面对萧尘么?

  他出门将陈相思逼到角落,角落里的墙壁上还有血渍,陈相思感到震惊的全身都在发麻,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萧尘越靠越近,陈相思动弹不得。

  背后是血,身前是萧尘!

  “不是要补偿我吗?”萧尘俯下身咬住了陈相思的唇,陈相思气愤的,颤抖的推开。

  耳垂的红色悄悄不满。

  萧尘突然用力的咬了下去,鲜血顺着陈相思的嘴角淌下,“就这样,就受不了了,还说什么要补偿我?”

  萧尘放开了陈相思,陈相思仿佛被抽了魂般,毫无精神的靠在了墙上。

  身前是萧尘,背后是血。

  比起血,她更怕萧尘!

  可是,爸爸的安危不允许她有任何的怯意。

  陈相思紧握双手,素净的双手上青筋爆出,她第一次发现要去讨好他,是那么可耻却又不得不为的痛苦的事情!

  她从萧尘的身后紧紧的抱住了萧尘。

  慢慢的走到萧尘的面前,手环着萧尘的腰,缓缓的,轻轻的,吻了萧尘。

  陈相思的唇碰到萧尘的唇的一刹那,萧尘睁大了眼睛。

  他仿佛看到了,六年前,那个穿着白色连衣裙,扎着黑色的长长的马尾,在C大里,冲着他露着白牙单纯的笑着的她。

  “陈敬忠醒了!”唐逸风有些兴奋的哐当一声打开门。

  “爸!”仿佛是一瞬间的事情。

  陈相思放开环着萧尘的手,冲到病房内。

  萧尘有着动容的脸又冰冷了起来。

  “大哥,我不知道你和陈小姐,进展的这么快?”唐逸风讪讪的笑着,刚才,萧尘和陈相思的动作实在是不能不让人往那个方向想,“早知道,我就应该等到大哥,你办完了事再出来。”

  和哈哈哈哈。。。

  唐逸风尴尬的干笑几声。

  萧尘无视唐逸风,推开病房的门,大跨步的走了进去。

  一进门,便看到了父女情深的一幕。

  他们可以这么的轻易的,这么的幸福的相聚,可是,自己呢?

  他再也见不到他妈妈了!

  萧尘嘲讽的勾起嘴角,若有若无的摸着自己刚刚被陈相思吻着的唇,刚刚的那一刻,其实他也尝到了多年来,缺失在他生命里的幸福。

  就在她吻向自己的一瞬间。

  萧尘,你就这样,这么轻易的就感动了吗?

  你难道忘了,是陈敬忠逼死了妈妈?

  你难道忘了,六年前,陈相思她离开得多决绝吗?

  “你醒了!?”

  明知故问,透着冰冷。

  整个病房鸦雀无声。

  陈相思看向萧尘时透着惊恐。

  而她对他的惧意,让他瞬间愤怒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有苏清浅说:

  啦啦啦啦!回忆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