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到达萧尘口中的黑院时,陈相思嗅到了浓厚的血腥味,整个院子仿佛被鲜血浸泡了般。

  陈相思,是萧尘亲自带到黑院的第一个女人。

  阴深深的,微弱的阳光照射在黑院里,看着黑院沾上的血迹,这个样子,更显得渗人。

  “呕。”

  这是什么地方?

  黑院里有一个人,正穿着病号服,坐在地上,舔自己手上已经发黑发脓的伤口,伤口里流着黑色的血。陈相思还没有走到二楼的时候,就已经忍不住,双腿颤抖的吐了起来。

  “陈相思,我以为一个忤逆我的你,天不怕地不怕,就这样就受不了了?”

  “萧尘,你就将我爸爸关在这样的地方?”

  “陈小姐,你不要误会。。。”唐逸风上前一步,想要解释。

  “逸风!”萧尘眼神如刺,“到了没有?”

  “就在这里。”唐逸风给萧尘让了个道。

  害怕、担忧,推着陈相思机械式的向前走着,同时,嘴里还在不停的干呕着。

  当看到病床上的那个脸上色苍白的男人的时候,陈相思,第一次在萧尘的面前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夺眶而出。

  之前,萧尘拿自己爸爸的在医院的视频,威胁自己的时候,她还没有那么的害怕,那么的恨萧尘,她以为爸爸至少在医院,爸爸至少是安全的,平安的,可是,现在呢?

  这里是什么地方?

  挂着医院的招牌,却在伤害着他们口中的敌人的精神,身体!

  陈相思看着一直闭着眼睛的,床底下一大盆血水的陈敬忠,她好害怕,真的好害怕,怕到忘记了额头的伤口,怕到忘了还是红肿着的左脸。

  陈相思向后退了几步,几乎是不由自主的。

  “萧尘!”她揪着他的衣襟,“让我们出去吧!我爸爸不能待在这里!”

  在陈相思的记忆中,爸爸的身体一直都很健康,他不需要待在医院里。

  “放了我们吧!算我求求你了,萧尘,我求求你了,放了我爸爸吧!好不好?”

  乞求。

  陈相思第一次这般无助的乞求着萧尘。

  萧尘眼中略有迟疑,然后,然后,像对待垃圾一般,拂掉了陈相思抓着他衣襟的手,“就这么轻易的求我了吗?”

  @酷%u匠"#网_永久:免(U费看¤小R说R、

  陈相思看着萧尘,很机械,眼中没有一丝的神彩。

  她怎么会还会相信他呢?

  他怎么可能会为他心痛?

  她求他有用吗?

  “萧尘,你带我来这,就是想让我向你低头,乞求你的原谅,我现在向你低头了,求你原谅了,你现在还想怎么样?”

  陈相思错身,离开萧尘的视线,跑向陈敬忠。

  “爸!”陈相思的手拂上了陈敬忠的脸,陈敬忠有些紫的干瘪的嘴唇好像动了动。

  “爸?”陈相思温柔的,小心翼翼的叫着。看到了陈敬忠有了反应,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唐逸风不是医生吗?

  “唐逸风,我爸爸有知觉了,你快过来看看!”

  唐逸风走到陈敬忠的面前,看了看,神情凝重到,“病人需要安静。你们先出去吧!”

  萧尘迈步要走到陈敬忠的面前,带着杀气,“唐逸风,你让开!”

  “不管他曾经对你有什么伤害,他现在是病人!”作为医生的他不允许他照看了两年的病人在自己的面前出现意外!“大哥,你先带着陈小姐出去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有苏清浅说:

  啦啦啦啦啦!我是清浅!今天来报告!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