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你到现在还是这么贱,一杯茶就可以,让一个混迹商场那么多年的男人,为了你,放弃到手可得的利益?”萧尘带着冷笑。

  “萧尘,你误会了。”陈相思拉住他想要解释。

  萧尘一只手蛮横的扣住了她的后脑迫使陈相思贴近自己,“误会?陈相思,你跟我说,你就看到他坐在这里跟我谈生意你就知道,他胃病犯了,是误会?你听着,我警告过你很多遍了,你要是在这样随便的勾引其他男人,你就等着给陈敬忠收尸吧!”

  “疯子!萧尘,你除了能够拿我爸爸的命威胁我,你还有什么本事!”她鄙视的张唇,头被迫仰着,一头的长发被萧尘扯得生疼。

  他讨厌陈相思这样不屑的眼神,厌恶到足以生生的撕毁他所有的伪装。

  六年前,她就是这样看着自己之后,永远的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

  萧尘的脸色铁青。

  陈相思知道自己刺激到他了,但是,她不甘心,不甘心,话到嘴边就咽回去,明明是他毁了她的一切,为什么她要一直扮演着欠了他的角色?

  “萧尘,像你这样的人,恐怕只有像白箐箐那样的贪慕虚荣的女人,才会看上你吧!除了钱,你还有什么?我就是死也不愿意待在你的身边!”

  除了钱,你还有什么?

  就是死也不愿意待在我的身边!

  好,很好,陈相思你成功的惹怒了我。

  原来她这样的厌恶自己啊!

  那他就让她看看什么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萧尘平坦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眼里的怒火似乎要将陈相思灼烧掉。

  “你不是要见陈敬忠吗?”萧尘拽着陈相思往外走,他的动作野蛮强势,原本还在红肿的手腕上的淤痕,更加的明显。

  陈相思被萧尘拉的踉跄了一下,萧尘猛地松手,陈相思又撞到了萧尘的办公桌的桌角上。

  额头的鲜血涌了出来。

  萧尘有些晃神,但是没有表现出来。

  他还在乎他吗?

  陈相思摸着自己额头的血,看着波澜不惊的萧尘,苦涩的笑着。

  萧尘的手上的青筋早已爆出。

  “小蕾,叫唐逸风过来。”

  听到萧尘命令的小蕾从门外跑了进来,虽然她在门外坐着将办公室里的动静都听到了耳中。

  可是,看到鲜血几乎流了半张脸的陈相思还是忍不住吓了一跳!

  他们人人艳羡的H市帝王萧尘的未婚妻,就那样,面色苍白,毫无防抗的看着办公桌,半躺在地上,发丝凌乱,但是鲜红的刺眼的血将自己精致的面容衬托的更加的清纯妖媚。

  这样的漂亮的女人,注定了她不能像她们一般,拥有平静的生活吧!

  “还不快去!”萧尘冲着小蕾吼道。

  小蕾慌张的跑了出去。

  几分钟后,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面容清秀的男人走进萧尘办公室,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陈相思,控诉了萧尘一眼。

  P`酷jw匠u网正版,首发m

  “还不快看伤口!”

  “你说一个好好的姑娘,才短短几天就被你欺负成这个样子了!”

  他是看过这几天的新闻的,看到新闻的那一刻,他就开始同情这个被萧尘看上的女人。

  跟在萧尘身边多年的他,自然知道萧尘什么都好,年轻有钱,甚至在外人看来是托付终身的最佳人选,可是只有他知道,萧尘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占有欲太强,越是他喜欢的东西,越是容易被他伤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有苏清浅说:

  跟在萧尘身边多年的他,自然知道萧尘什么都好,年轻有钱,甚至在外人看来是托付终身的最佳人选,可是只有他知道,萧尘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占有欲太强,越是他喜欢的东西,越是容易被他伤害。

  尘尘,抱抱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