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相思看着萧尘好看的侧脸,听着这个如同神一般的男人,吐露对自己的爱慕,心底却苍白得可怕!

  萧尘当众吻住了陈相思的唇,大大小小的摄像机、照相机袭来,陈相思害怕的只得不停的将自己塞到萧尘的胸口。

  “萧尘,这样够了吧?”

  就到此为止吧!

  萧尘将陈相思带回别墅的时候,陈相思已经累的直接摔倒在了床上。

  萧尘不顾疲惫不堪的陈相思,不断的向她索取。

  激情过后,萧尘点了一支烟,厌恶冉冉升起,长长的刘海垂下遮住了他好看的眉眼。

  “你究竟有多喜欢穆浩?”

  萧尘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声音隐隐透着些许悲凉。

  刚才在激情的时候,听到她口里口口声声的念着穆浩的名字的时候,他差点掐死了她!

  分明是不在意她的,怎么会突然的心痛?

  穆浩?

  陈相思表情一呆,我还在想着他吗?

  我早就没有资格了啊!

  “我问你,你究竟有多喜欢穆浩!”发现陈相思在跟自己说话的时候,都心不在焉,萧尘猛地拉起一生疼痛的陈相思,语气陡然的冷厉。

  “我早就告诉你了,我喜欢穆浩。”陈相思抓住萧尘抓住自己的衣领的手,低低的笑着,“萧少爷莫不是对我这个贱女人动心了吧?对一个贱女人都动心了,你是不是更贱呢?”

  “陈相思!”萧尘俯下身来阴冷暴躁的盯着她,“你是我的女人,你的身体,你的心,都是我的!就算我不喜欢你!”

  “你饿吗?”陈相思只觉得好笑,没有回答,只想快点跳过这个话题。

  “陈相思!”

  萧尘喊着陈相思的名字的时候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喉咙里低吼出来。

  陈相思实在是累到不行,没有心情跟他讨论这么幼稚的话题,但是还是不服气的瞪着他,“萧尘,我们不过是一笔交易罢了!嫁给你,保住我爸爸而已。”

  幼稚?

  他幼稚?

  萧尘低笑着,还是第一次有女人敢这么说自己。

  他可以让她见识一下更幼稚的,不顾陈相思的疼痛,萧尘猛地咬住了她的唇,陈相思的嘴角有了深深浅浅的血迹。

  萧尘,你是属狗的吗?

  酷wO匠-N网●y首a发“t

  陈相思挣扎着将萧尘推开一些,伸手擦掉嘴角的血渍,似是轻笑,又似嘲讽,“萧尘,一颗已经死了的心,怎么可能会活过来?”

  又是这样,这般无辜,带着控诉!

  死了的心?

  陈相思,你有心吗?

  萧尘看着陈相思倔强认真的笑脸,嘲讽道,“陈相思,我调查的没错的话,你跟在穆浩的身边有五、六年了吧!作为他的唯一的私人秘书的你,可是了解他的所有的细节、表情、习惯,是吗?”

  陈相思一下子警惕的看着萧尘,“你又想做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陈相思眼底的毫不掩饰的防备一下子刺痛了萧尘的眼。

  他阴冷的笑着,“明天起,来萧氏上班,我要你,陈相思,将穆浩从你的脑海里全部抹干净,我要你记住,我的所有的细节、表情、习惯。”

  陈相思不屑的转过身,拿被子,盖住自己。

  究竟是凭什么?

  当秘书?

  这是说的好听的,说的不好听一点,以萧尘现在对自己的态度,就是做他的保姆!

  萧尘猛地倒在床上,将被子的陈相思生搬硬拽到自己的怀里,“做错一个,陈敬忠停药一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有苏清浅说:

  啦啦啦,太凶残了!/(ㄒo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