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相思被萧尘的人扔进了一间大大的空旷的昏暗的房间里,房间很大,陈相思的双手被反绑在床头,绑着陈相思的是粗大的绳索,陈夭妖挣扎了下,发现稍微挣扎一下,绳子会将她绑的更紧。

  长长的走廊里传来哒哒的脚步声。

  萧尘“嘭”的一声打开门,又“嘭”的一声将房门关上。

  房间安静的可怕!

  陈相思反而冷静了下来,她可不会认为萧尘是对自己有兴趣,想要保养自己,要保养早就包养了,何须等到现在?

  房间的灯被萧尘打开。

  萧尘死死的看着陈相思,幽深如同星辰的眼睛,深沉却带着淡淡的忧伤,陈相思从那双眼睛里仿佛看到了对她的喜欢。

  酷gQ匠网首T?发-f

  是幻觉吗?

  陈相思痴痴的看着萧尘,接着,萧尘幽深的眼眸中泛出一抹陈相思看不懂的笑意。萧尘大步向陈相思走来,双眼紧紧的锁着陈相思白皙的脸,悠然的说道,“相思,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和刚才的打了陈相思一巴掌又差点强了陈相思的男人判若两人!

  萧尘伸出他修长白皙的手,向陈相思的脸上摸去,陈相思本能的躲避了萧尘的触碰。

  萧尘的脸因着陈相思的这个动作一下子变得阴沉。

  他用大拇指和食指静静的不带一丝怜惜的扣住了陈相思的下巴,大拇指在陈相思的脸上来回的摩擦,冷笑道,“相思,我找了你六年了,当初放你走根本就是一个错误,你以为你现在还能从我手中逃走吗?”

  找了自己六年?

  萧尘身上的戾气很重,可是,陈相思好像并没有那么害怕了!

  他必有所需,自己尽量少说话,看看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陈相思想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眼中浮现出了穆浩温暖阳光的笑脸,嘴角缓缓的上扬。

  穆浩,现在就是自己唯一的阳光。

  萧尘看着面对自己的时候竟然还走神的陈相思,双眼有些阴寒,伸手拉下了自己的领带,解开衬衣上的两颗扣子,整个人在明亮的房间里显得更加的邪魅。

  萧尘捏着陈相思的下巴的手越来越用力,陈相思忍不住痛的哼了一声。

  萧尘听到陈相思的叫声,迅速松开了陈相思的下巴,再床边坐了下来,随手拿起了桌上的药膏,轻轻的在陈相思的脸上抹了起来。

  似是无奈又似是带了他全部的温暖,有些责怪道,“相思,你说你这么不乖,我要不这样,你是不是就真的嫁给了别人?”

  疯子!

  陈相思想要再次躲开,萧尘似是早有预感,伸手扳过陈相思的脸,刚才的温柔就像幻觉一般,稍纵即逝。

  “还记得我刚刚跟你说的话吗?”

  萧尘忽而不在意的一笑,随手拿起陈相思枕头下的遥控器,按了一下,大大的液晶屏幕上,一张熟悉的脸显示了出来。

  “爸!”陈相思瞪大了眼睛,惊讶的叫出了声。

  屏幕中,那个曾经将她捧在手心里的慈祥的脸上永远只有笑容的阿爸,此时躺在病房上,脸色苍白,没有了往日的活力,她的阿爸瘦了不少。

  原来,爸爸真的在萧尘的手里!

  “萧尘,你到底对我爸爸做了什么?”

  陈相思再也顾不了什么,拼命挣扎,白皙的手腕硬生生的被自己扯出了两道鲜红的血痕。

  萧尘看到陈夭妖被扯得红肿的手腕,眼中的心疼一闪而过,“相思,我的女人应该很聪明才对。要想陈敬忠过的好一点,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吧!”

  陈夭妖听到了萧尘不带任何情感的话,猛地放弃了所有的挣扎。

  萧尘看到突然乖巧起来的陈相思,心情似乎大好,伸手解开了陈相思的绳子,一边解着,一边笑道,“相思,嫁给我吧!嫁给我之后,就算,我不可以把陈敬忠当做我爸一般对待,但是我老婆的爸爸,我也是不会亏待他的。你放心,我会补给你一个更好的婚礼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有苏清浅说:

  太虐了,心好累,这是我本意吗?/(ㄒo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