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陈相思,你以为你六年前承受的那一点点的痛苦就可以弥补你们陈氏的人对我的伤害吗?”

  什么伤害?

  又是这样!

  每次都是这样!

  可是,我看到的,明明就只是你萧尘一直的贪心不足,一直的奸诈利用!

  我们陈氏到底做错了什么,值得让你萧尘,堂堂的H市的,如同帝王一般存在的萧大少爷,施美男计来“勾引”我?

  陈相思明明是有一个安静平和的家的,明明是有一个爱我的爸爸和疼我的哥哥的,明明是陈家的掌上明珠,从小受尽宠爱的,却在萧尘,你这里,伤的这样的卑微。

  就算萧尘,你恨我,现在的我也已经一无所有了啊!

  我明明已经安分守己的,不吵不闹的,在你的世界消失了整整六年了!

  难道这还不够吗?

  这一次,你在我的婚礼上大闹一场,究竟算什么?

  嘴角很痛,左脸很痛,心里很悲凉,陈相思不想再乞求原谅了,她求他,他也看不到她的痛苦,何况,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啊!

  “哼,不说话,你以为你不说话,就没事了吗?”看到陈相思一副宁折勿弯的表情,很是嫌恶——他讨厌看到她这样的一副装无辜,装清纯的样子,他更讨厌,明明知道这个女人的虚伪的本性,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无法将她从自己的生命里摘去。

  “陈相思,你想知道陈敬忠的下落吗?”

  什么?

  爸爸!

  爸爸竟然在萧尘的手里!

  那他现在是在拿爸爸来威胁我吗?

  卑鄙无耻。。。四个字浮现在陈相思的眼前。

  陈相思带着试探的眼神看着萧尘,转而又好像接受了一般,能使出那般手段来害的她们陈家朝夕没落的人又岂是良善之辈?

  六年前的那天,爸爸和哥哥突然的消失,那被萧尘软禁起来了,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可是,陈相思抬头看向了萧尘,眼底闪着疑问,再怎么说,他萧尘也是萧氏集团的总裁,那般矜贵的人拥有那样高贵的身份,而且已经将陈家弄垮的他,为什么要大费周折的软禁爸爸?

  陈相思不动声色,就算萧尘,你够狠,她也应该等穆浩过来跟他先解释一下,她不能够就这么不负责任的丢下穆浩不管。

  萧尘黠蹙的看着陈相思,“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看在你差点就在跟别的男人的婚礼上跟我睡了的份上。”

  陈相思听着萧尘的话,脸气的红一块,白一块。

  萧尘看到陈相思的窘迫,眉梢眼角都带上了笑意,“你要跟我在一起吗?”

  他在说什么?

  怎么会有这么自恋狂妄不要脸的人?

  在婚礼上欺负了自己,那爸爸的下落威胁完自己后,还问她要不要跟他在一起?

  V最};新dl章节!上;酷2匠/'网wY

  萧尘,你是疯了吧?

  看到陈相思默不作声,萧尘红了眼,“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我告诉你,不可能!”陈相思迎上了萧尘的眼。

  “很好!”

  萧尘的眼里闪过了残忍,陈相思的心漏了一拍,暗叫不好,她不该这样的惹怒这个可怕的男人的。

  他已经不是她之前认识的那个男孩了。

  这样表情像极了当年他让陈家一夜破产时的表情。

  说到这里,萧尘对着外面喊道,“进来,请陈小姐去别墅坐坐,我要让她好好反省反省,认识到她的处境,认识到谁才是她命运的主宰。”

  试衣间门外,两个装着西装的男子,带着墨镜,将陈相思拖出试衣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有苏清浅说:

大家好,新人求关照!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