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知秋第二日一醒来,便在自己先祖指引下来到了一间房间门口。

  “进去吧,在这里面对你的修行非常有效果”独孤老者的声音淡淡传来。

  “是,先祖!”

  叶知秋应了一声朝推开房门,一脚踏入房间,场景陡然一换,原本豪华的宫殿变成了一片荒芜的沙漠,剧烈的反差让叶知秋一感到惊讶无比,不过还没待他仔细考虑一股强大的压力袭来,叶知秋感觉如同一座大山压在背上一般直接压倒在地!

  “这是……?”叶知爬在地上疑惑问道。

  “这是老夫开辟的重域空间!”

  “重域空间?”难怪自己一踏进房间就瞬间被压倒在地:“让我在这修炼?连动都动不了怎么修炼!”

  “你放心,重域内虽然重力过大行动不便,但是绝对是个修炼身体的好地方,一旦适应了这里的重力,出去后速度和力量至少会增长数倍!”

  只是这个空间没有天地元气,无法修炼真元之气……所以,在这里你只能锻炼身体耐力跟力量?”

  “什么?”叶知秋疑惑道:“不能修炼元气只修炼肉体能有什么作用?”

  也不怪叶知秋有此疑惑,大陆上无论多么强大的功法都需要元气作为基础,现在带他来到这只能锻炼肉体有什么效果,难道叫自己以后跟别人打肉搏战?

  “迂腐啊迂腐,难道你就没想过,无论你修炼多么高深的功法,到最后都需要元气的支撑身体才是这些储存力量的容器,你觉的水杯和用木桶盛水能够相同吗?想要在修为上增进,实力殊于常人,身体锻炼可是必不可少的事情!世人只知道元气是力量的源泉,可是如果没有身体作为媒介,元气又如何释放的出来!”独孤老者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独孤老者的话,让叶知秋眼睛一亮觉得脑中“轰”的一声像是面前开辟了一个新的天地,对啊,难怪自己每次打斗时真元之力耗尽,身体常常会先承受不住感到虚脱,如果身体足够坚韧,拥有足够的力量,修炼真元时,岂不更加事半功倍?

  身体强大了,就证明经脉能够承受更大的压力,体内储存的元力以会增长。

  “看来自己以前太过高级武技了,差点本末倒置了!”叶知秋感叹道,想到这他双臂撑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可是身体陡然增加的重量,又如何能够站起来!

  独孤老者的声音响起:“别费劲了,虽然现在只是轻微的重力,可是进来的人也要躺着适应能两天才能站起来,你现在是起不来的,别做挣扎了,还不如先躺着休息一会!”

  叶知秋一阵无语,大山一般的压力只是轻微重力?既然是修炼那就得忍受痛苦,如果连这关都过不了,何谈强大?只见他双臂青筋暴起撑在地上,身体缓缓上升,不过离地还没有五十公分,便有被压了下来。

  “说了你不听!这就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当初老夫适应了三天才能够勉强站立,何况你现在实力弱小的你!”

  叶知秋仿佛没听到一般,再次用力想要挣扎起来,不料由于重力太大,用力过猛,血管承受不住直接破裂,鲜血顺着手臂流下来。

  “哎,老夫说了,你不听现在知道严重性了吧!今天就这样吧,先把伤势养好来日再慢慢适应”,独孤老者看着叶知秋心痛道。

  “多谢先祖关心,孙儿我能坚持的下去,叶知秋咬紧牙关说道!”

  “哎,没想到你还有一股韧劲!比老夫当年可是强多了!”独孤老者看着倔强的叶知秋感叹道。

  叶知秋疼得快要昏过去了,可是依旧坚持不懈,按照道理他完全可以躺在这里等身体适应了重力环境再起身,可是连这点痛苦都无法忍受还怎么能变的强大,心中升起一股韧劲,与其等着适应不如主动练习,这样身体能够得到更好的锻炼!

  时间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叶知秋挣扎了不下几百次!独孤老者的声音由开始的感叹变成了惊叹,我独孤家这么多来终于出了一位如此有毅力的人,看来我独孤家中兴有望了叶知秋趴在地上,全身瑟瑟发抖,一丝力气也提不起来,过度的劳累令他脑中昏昏沉沉。

  就在这时丹田处突然生出一丝细微的元气,顺着破碎的血管慢慢环行,不消片刻就沿着身体转了一周,气旋所到之处酸麻的肌肉立刻重新获得了力量,破裂的血管也有渐渐恢复的趋势。

  这丝诡异的气旋沿着同所有气旋相逆的方向在身体内旋转,转了一周后流回到丹田处陡然消失不见。

  叶知秋脑中昏沉开始并没有觉察异样,待发觉身体力量恢复并比刚才最强状态更胜一筹时这才清醒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刚才的那股元气又是什么东西?”

  摇摇头清醒了一下,叶知秋尝试着搜索隐藏在丹田处的那一丝诡异的元气,数次无果后才停止了搜寻。

  叶知秋眼睛紧闭,双臂肌肉坟起,突然口中一声大喝“起!”腰间陡然发力,双腿紧绷用力一弹,这次竟然站立起来!

  “什么……不会吧!”独孤老者的惊讶立刻响了起来:“居然还不到半天就站了起来……”

  叶知秋站起来,紧闭眼睛感悟着这里的巨大重力。

  没想到刚才怪异元气旋转后修为竟然有了一丝的提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算了既然想不通就不想了,叶知秋迈开步子打算尝试着走一步,脚下突然一软紧接着又爬在了地上。

  “哎,能够站起来和能够走路看来还需要一段时间啊,叶知秋感叹道!”

  ,半个月后。

  荒芜的沙漠之上,一道白色的身影嗖的一闪凭空跳了四米远。

  “啪啪啪啪”一连四声轻响,人影消失在原地,定睛看时已经到了五十米开外!

  四声轻响也就是四秒钟的时间在重域空间下跑出五十米,这种速度简直不可思议!

  “天赋绝顶说是鬼才以不为过!”一个苍老的声音在空中突兀的响起:“以短短半月时间达到这种程度让老夫都觉的汗颜!”

  独孤老者很是奇怪,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刚进来的时候叶知秋被重力压的血管爆裂,都有点怀疑这小子以前是不是隐藏实力了。

  在这重域修炼了半个月,独孤老者每天都会给他用无数天才地宝侵泡身体三次。

  “咳咳……”老者的声音这时响了起来:“孙儿,你先停一下!”

  叶知秋连忙停住了奔跑站立在原地,疑惑的看着独孤老者问道:“怎么了先祖?”

  “对现在的你来说,重域对你的修炼作用已经不大了,是该带你去另外一个地方了!”

  P更F新=最快上S)酷N匠C+网

  片刻后叶知秋来到宫殿一处地下通道,通道略显昏暗,叶知秋朝着前方的一点亮光走去,不多时便来到一石洞中,叶知秋进入通道中,漆黑昏暗的通道有着无数的阶梯,通往上方,踏上了近千阶梯,林枫来到了一处石门旁,在叶知秋靠近之时,石门从两侧张开。

  叶知秋踏入石门,里面景象再也不是一片荒芜的大漠,此地竟是一悬崖绝地,云雾之气弥漫在空气当中,带着一丝凉意,而在这块绝地之上,树立着一杆大旗。

  “轰隆!”一声,只见石壁自动关闭。

  这时老者的声音响起,“这次你的修炼是用剑击断这杆大旗!”

  “砍断这杆大旗就行?”叶知秋听完这心中疑惑想到,难不成这杆大旗有什么玄妙之处?

  “喝。”叶知秋当下以不废话,脚步一动,随意的一拳轰击在旗杆上。

  “嗡……”一声闷响传出,一轮虚无的气浪从旗子上释放,将叶知秋震退。

  “嗯?”眉头一挑,叶知走上前去,捏紧拳头运起元力,一拳破风一般打向大旗。

  “嗡、嗡!”强烈的嗡鸣之声传出,由旗杆上扩散的波纹化作实质,强大的力量弹射而回。

  “轰!”一股极为狂霸的气浪落在叶知秋身上,叶知秋身体直接被震飞了出去。

  “咳咳。”跌落在地,叶知秋咳嗽了两声,嘴角渗出一丝血迹,心头骇然。

  力量反弹?

  叶知秋眼中锋芒一闪,刚才那落在他身上的力量竟是自己发出的力量,这杆大旗,能够反弹攻击,而且反弹之时还能让力量成倍递增。

  好奇妙,这大旗怎么会有反弹之力。

  叶知秋坐在那,并没有急着起来,目光中露出思索的神色,两次攻击,自己使用的力量越是强大,反弹的伤害便越高,这似乎是一个死结。

  “不对,既然是修炼先祖肯定不会让自己做无用之事,只是我没有找到而已,叶知秋目光坚定,从地上站了起来。

  叶知秋意念一动,“凝意为神,定神为剑,八极苍茫,地剑!”

  地剑一出剑气纵横,四周惊雷炸响,一剑轰击在了旗杆之上。

  “轰隆!”

  剑啸之声与炸响的惊雷混合在一块,反扑而来,叶知求长剑一挥,一层光罩出现在自己身前,阻挡那反弹而回的锋利剑芒。

  “嗤嗤!”衣衫划破,叶知秋的身上有一缕鲜血渗出,正如他所预料的那般,反弹而回的剑气比他发出的剑气更要强大两倍,即使自己提前做了防御依旧受了伤。

  “我就不信了。”叶知秋并未退缩,一剑接一剑的挥出,砍在大旗之上。

  悬崖之巅,劲风呼啸、剑气纵横扫荡,整个悬崖上的空间都变得极为的狂暴,充满了锋利的剑之气息。

  尤其是在八面钟鼓围成的空间内,完全被呼啸的剑气淹没,嗡鸣声与惊雷声不断的传出,仿佛在奏响剑之乐章。

  叶知秋忘记了自己挥了多少剑,在他的身周,一团白色的剑之光幕将他整个人罩在其中,而从大旗上回荡而来的强大剑气则不断的轰击在光幕之上,此刻的叶知秋,身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伤口。

  但此刻的他却仿佛忘记了一切,只是沉浸在这无穷的剑气玄妙当中,防守、攻击、再防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