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帝国跟雷泽帝国交界地,一轮红日缓缓从东方升起,而山中的村民早也起床开始下地做息,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微笑互相之间打着招呼,开始新一天的劳作。

  届时,远处天际一道蓝色亮光飞速的朝着村庄而来,在村民早也习惯的目光中,落在位于村庄百里之外。

  只见一俊美之极的男子,身穿白袍,头戴束发白玉冠,手拿白玉璞闺扇,本来这一幕使男子显得格外文雅,然而男子背后却背负一满身鲜血的少年,到有些不伦不类,男子背负少年不紧不慢的朝一处庄园走去。

  男子刚到庄园,便见一侍女等候在门前,侍女见着男子微微一笑道:“夫人命我前来迎接先生,先生里面请!”

  男子拱手道:“那就有劳抱琴姑娘了,请姑娘前面带。”

  最So新{;章节1上LM酷0*匠9网

  男子跟着抱琴走了片刻后,来到一出花园内,只见花园内百花齐放,香气扑鼻,无数珍禽异兽在园内嬉戏,而园内池塘边小亭之中一姿态慵懒妩媚身穿薄纱衣的女子,斜躺在亭中花床之上,右手则轻轻的抚弄那一缕秀发。

  男子将背后少年放下,对着亭中女子微微施了一礼,开口道:“三余无梦生不请自来,还望夫人恕罪。”

  女子淡淡的从床上坐起,一双美目盯着无梦生,看了片刻之后嘴角勾起一丝不被查觉的微笑,随即叹息道:“先生来此所谓何事,可知上次一别令奴家想念的紧啦。”说罢站起身来慢慢的向无梦生走来,每一步都是那么的妖娆妩媚令人想入非非,眨眼间便走到了无梦生面前,又转身来到了无梦生背后,一双娇嫩的双手从后面把无梦生搂住,将脸贴在无梦生后背。

  无梦生见状,微笑道:“夫人这么热情的拥抱,三余感到不胜荣幸,此次前来是想请夫人救治下此人,”说完当即慢慢的从女子的怀中抽身而出。

  女子转身看着躺在地上满身鲜血奄奄一息的少年,当下惊讶道:“哎哟,光顾着看先生了,没注意先生旁边还有一位小哥呀,不知这位小哥是先生何人”?

  无梦生道:“此人是我受一好友所拖代为照顾,前些时日在一次比斗中受雷电贯胸心脏碎裂至重伤,能坚持到现在而不死,可以说是一种奇迹,夫人医术高超,所以三余将他带来不知以夫人的医术能否救治?”

  女子俯下身来查看了下男子的伤口,随即开口道:“要救治这位小哥,对我的奇花八部来说并不是很难,不过这样做奴家可得消耗很大的真元之力几个时辰之内会很弱,奴家原本就弱小无依靠,万一救治过后有什么歹人对奴家意图不轨这可如何是好?”

  无梦生微笑道:“我与夫人认识时间不能说长,但以有半年有余,夫人以不用拐弯抹角,但请夫人明说要如何才能救治”。

  呵呵:“既然先生都这样说了,奴家以就直言不讳了,听闻先生身上有本天机策,奴家想查阅一些时日,另外奴家要先生在我面前把衣服脱了,奴家想看看先生的胸膛,若是先生答应奴家这两件事,奴家便医治这位小哥。”

  无梦生右手伸出一本古书凭空出现在中,淡然道:“夫人的第一件事三余完了,接下来请夫人看仔细了,”说罢就伸手解开衣服将外衣脱下,然后就微笑的盯着女子便不再说话。

  女子见无梦生一直盯着自己,却不再脱衣,不由道:“先生这是何意?”

  无梦生笑着回答道:“夫人只是让三余当你面脱衣服,却没让三余脱光,所以说三余已经完成了夫人所说的两件事,还请夫人信守诚诺医生治此人。”

  女子气道:“好你个无梦生,奴家说过的话你放心,过两日你在来吧,抱月送客!”

  是:“夫人,先生请!”

  无梦生摇着玉扇微笑道:“那就有劳夫人了,三余告辞。”

  看着已经离去的三余无梦生,女子不由气的狠狠一跺脚,看着一旁抱月道:“你跟弄月一起将此人抬到我房间,本夫人先去沐浴更衣。”

  “是,夫人。”

  片刻之后,女子走进房间看着站立两旁的侍女道:“行了,你们先出去有事我会叫你们。”

  看着侍女走出房间,女子右手一挥房门便被关上,慢慢的走到床前看着躺在床上的少年,女子右手微微晃动,五指之间立刻水珠涌动,慢慢的化为五条一米多长的水龙,水龙朝少年身体涌去从头至脚一点点的清理少年身上的血迹,随着水龙的清理女子才仔细打量着少年,一头披肩银发,刀削一般的面容,若说三余无梦生是俊美儒雅,那此少年便是俊俏中带有一股威严的气息。

  嘻嘻:“跑了一个无梦生又来了一个,多么俊俏的小哥啊。”说罢将少年的衣服脱光,右手指尖在少年贯穿的胸膛上滑动,随着女子手指的滑动一朵朵妖艳如血的花出现在少年胸膛慢慢朝伤口汇集,一点点的融合着伤口。

  慢慢的女子手指离开少年胸膛,只见女子双手飞速舞动,刹那间房间冒出一根根青绿色的树根将少年缠绕在里面,散发出阵绿光,只见女子娇喝一声:“八部花烙神通敕令、流烟化息、万灵听言、梦花问世、引路现踪、木精生蕴、三才相属、八品繁生·神通自意、灵源注身、乾坤转覆”随着女子的话语落下,青绿色的树根变为一阵阵生命之力覆盖少年全身,慢慢的融合为一体,只见少年胸口迅速愈合,女子手中银针一挥贯穿自己的胸口朝少年胸口射入,只见一条由血液幻化的红线连接两人的胸口,慢慢修补少年破裂的心脏。

  一段时间后女子额头香汗淋漓,嘴角一丝鲜血滑落,从嘴里缓缓吐出一口气息,淡淡道:“总算完成了!”手一挥将少年拥入怀中,伸出手来摸着少年的脸蛋,而红唇以慢慢的朝少年的嘴唇印去。

  一吻过后,女子将少年抱上软床,对着门外叫道:“抱琴、弄月照顾好他,我休息一下他醒了在叫我”说罢便朝厢房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