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iV匠s网正版4+首G发$

  微烟淡淡,边疆望月河道蒸腾出一片血红杀景,红月下,一条清煞身影冷视着一把早已出鞘的玄黑之剑,杀意在一息中流转。

  是什么人?将如此杀意呈现在脸上,是什么剑?用无尽的鲜血染红原本漆黑剑身。一条大道,一个人,等待着一场快意的屠杀!

  血月鲜红,树笼罩在一片诡异的杀戮中,一队东厂杀手一身肃杀,步在通往血腥的路上。骤见枝破树残,深林里乌鸦惊飞,一人踏着沉重的步伐缓缓出现。

  东厂领队知冷松八见状,对身后人马说道:目标出现给我杀!

  白衫之人将两块牌位放在地面,冷声道:”就先以你们的血祭拜亡魂,今夜手不沾血,剑不回鞘!既然找到了我,你们的生命毫无残喘的可能。

  只见那人手中黑剑抛向空中,一式留神“右手一抽剑柄,一抹漆黑的寒光闪现,一道雪白的影,捉眼不及的瞬间,利刃已逼命而来,剑尖划过眼处,落在颈处,落在吹发,落在一个个东厂人命上,蜿蜒成血雨飘洒在牌位之上,下一刻剑在眨眼一瞬,便已从新回鞘,在仰天饮恨间一颗颗血淋淋的人头掉落,由血溅的艳,染红白衫。一些血溅,慰你们九泉魂音!

  落日崖上野风凛凛,吹拂着崖上的生死交关,空气中飘散着血腥味,痕江月闭眼躺在轿上,看着远处勾着一抹嗜血的眼神,等待着一场快意的屠杀。

  亥时已过,看来龙霸天的尸身尚不足成为诱饵,无用的诱饵就不用留下了。

  来人啊”直接将这具毫无用处的尸体拖下去喂狗。

  痕江月话音刚落,身后下属便惊讶的叫道:督主”人,人。

  嗯?痕江月睁开眼睛循声望去,高台上早已失去尸体的身影,只见两名下属跪在一把漆黑的剑下,犹如忏悔一般。

  痕江月大怒:剑者“叶知秋,怒未熄,但见天空月色再次染红,形成一轮红月杀景,红月前“一脸凛杀的身影点罪而来。

  当初你因一本地煞残谱而灭吾爱妻全门,幸好吾那日路过,从你手下救走尤奴儿,从此以后便一直向吾发起追杀,吾以为我一再退让便会让你们东厂放弃追杀,但是吾错了,吾的退让只会让仇恨搅的越来越深,百草谷更是让吾爱妻尤奴儿惨死。

  杀害龙霸天及吾爱,再加上追杀我之仇,今夜吾要让你们以鲜血相祭。

  说罢,叶知秋手中孤鸾出鞘,寒光四起。剑气飞出瞬间秒杀痕江月周围东厂众人。

  血月盈泪,照看人间多少恩仇决,烟尘中两道肃杀的影,在杀伐的战场上回荡。

  嗯?果然是自黄泉回来的剑者,本督今日就再为你开一次地狱大门。

  痕江月右手一挥,神锐从轿中飞出落入手中,当下弹射而起向叶知秋杀去。

  眼看痕江月手持神锐杀来,正是杀友杀妻利器,叶知秋不由怒火难耐,痕江月你给我死来。

  一式留神”

  天刚六朋剑”

  两道剑印,双方凛列的眼神,身影交错瞬间,叶知秋一剑划过痕江月的肩头,鲜血四溅。

  痕江月看着肩头的鲜血,嘴里一阵冷笑发出,左手食指中指摸到伤口,慢慢的将手指上的血划在神锐上,好好好“这滴血对你对吾来说都万分珍贵,本督就让你见识下,吾从地煞残谱中新学到的嗜剑刀式。

  痕江月气贯神锐,周身气息转变一股冰冷的寒意袭向叶知秋,给我死来“嗜剑刀式再现,猛狠之式杀的叶知秋一时支茁,刹那间鲜血飞溅,神锐惯穿叶知秋的左肩。

  呵呵呵呵”痕江月一阵阴笑,如何?这样的剑伤你还能抗的住几剑?

  叶知秋一掌逼退痕江月,把心一定,迅影流光中,双手剑决挥动,只见孤鸾上手。

  画空为神,凝剑为魄,八方无物,是谓人剑。

  痕江月冷哼一声,飞上半空,嗜剑刀”狼啸天下。

  单刀嗜剑,双流划过,极招对式冲击,霹天裂地之势震摄方圆数百里!

  两人同时被强大的气浪震的吐鲜血,撞到在前壁上。

  叶知秋,痕江月,同时以剑驻地起身,下一剑吾必取你头颅以祭我兄弟妻子。

  哼”本督等着看,你要如何取我头颅。眼光一寒,手中神锐散发阵阵绿光,抛入空中,嗜剑刀”天狗吞月。痕江月腾空而起瞬间人剑合一,化为一条嗜血狼犬向叶知秋扑去。

  来的好“凝意为神,定神为剑,八极苍茫,是谓地剑。只见叶知秋手中孤鸾神影瞬化五把十丈玄黑之剑,四周剑气缭绕,斩向狼犬。

  狼犬以强悍的巨爪击碎五把,身体以被剑气刮碎,口吐一道剑光急射,痕江月手持神锐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正准备一剑刺穿叶知秋心口时。

  骤然间两道剑影从脚下地里,急射而出,一剑从痕江月喉喽惯穿,啊”只听一声叫喊痕江月的身体瞬间倒地。

  昨日出来,今朝花谢,急阀斩,夜阑灯灭。叶知秋一剑斩下痕江月月头颅缓缓离去。

  东厂烈武坛大殿中,北辰凤先端坐在王座之上,拿起茶杯浅饮一口,看着下方之人淡淡说道:报上战况!

  启禀殿下:落日崖一战我方人马已经全军覆灭,督主痕江月亦被当场杀害。

  北辰凤先一拍桌案大怒道;好,好的狠,一队地武一重实力的精英人马,再加上痕江月地武五重实力,居然被一个地武三重的灭杀,简直是废物。

  殿下息怒,东厂众人急忙跪下!

  哼”天弓留痕传本殿下旨意,全境缉杀叶知秋,本殿下要让所有人知道胆敢挑衅我北辰王国的下场只有死,另外把痕江月已死的消息,去听雨帝国,烟云之都,告诉咱们的痕千宫吧!

  遵命:属下这就去办!

  北辰凤先看着周围道:你们全都退下!

  是”殿下,属下等告退!

  骤然间,大殿之上紫雷纵横,不过片刻后紫色雷电已经不再是任意肆虐,而是随着北辰凤先右手而动。“势,雷电之势所向披靡,寂灭一切。”北辰凤先的脸上带着丝丝笑意,痕千古”本殿下不信对于痕江月的死,你还能无动于衷嘛?毕竟换的了名字,换不了尘缘。一手培养成如你影子一般存在的弟弟,如今却折损在一个无名之辈手中,你还能淡定的在你的烟云之都,听剑律饮酒嘛?哈哈哈哈哈!

  “是时候该去会会哪几位老对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