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主!”那鹿仗翁开口道。

  “嗯,你们很好,不管是因为解药还是因为别的原因,能够陪我走到现在已经难忍可贵了!这些是解药,你们那去吧!”说完,赵无极手中拿出了几颗黑色的小药丸放在手心。

  众人相互对望了几眼,便没有说什么直接将他手中的药丸拿了过去......

  赵无极看着周炜笑着说道:“周王韦,你隐藏得很好!现在你的那张人皮面具该撕下来了吧!”

  众人也是一阵吃惊,皆狐疑的看向周炜,连那无名的眼睛已透过散乱的头发看向周炜。

  周炜知道已经没有再隐瞒的意义,当众将那人皮面具给扯了下来!

  “哎呀!原来周兄弟还是个少年呀!”鹿仗翁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年少有为啊!”赵无极又无力的说道。

  “我不叫周王韦,我叫周炜!”周炜又补充道。

  “叫什么都一样!天元宗看来我是振兴不了了,我知道这个请求可能会很唐突,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能答应我,振兴我们天元宗,让他能达到三百年前的辉煌......”赵无极似乎用恳求的目光看向众人。

  周炜像是没有任何的思考,说道:“我一定会复兴我们天元宗的!”

  赵无极没等其他人表态,眼神之中已经泛起了一丝的波澜,但在一息之间,赵无极却已没有了心跳......

  “宗主!”那刀疤脸却撕心裂肺的呐喊着......

  众人默默地看着,似乎更多的只是对着相处只有几天的宗主的同情......

  一会儿之后,刀疤脸便没有继续沉浸在悲痛之中,转而看向周炜,竟然有些笑意!说道:“你来我们天元宗就是想啥我吧!现在是最好的时机,来吧!”

  说完,刀疤脸边闭上眼睛,似乎在等待死神的来临。

  “我如果说不呢?”周炜看着刀疤脸,似乎没有想报仇的念头。

  刀疤脸睁开自己的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一开始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杀你;可是了解了这天元宗之后,我发现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周炜同情的看着刀疤脸。

  “你不杀我,不担心我日后会反咬你一口?”

  “君子不趁人之危!我会等你伤好之后堂堂正正的打败你!就像你上次打败我一样!”周炜眼神之中似乎还有一丝的期待。

  “我不会手下留情的!”刀疤脸看着周炜,冷冷的说道。

  “我也不会!”周炜回应道。

  刀疤脸爬到赵无极的身边,充满了悲伤,哽咽着。

  “宗主,属下一定会为你报仇的!安息吧!宗主遗体,还请你将他埋葬。”

  说完,刀疤脸便一瘸一拐的离开了这片小树林.......

  “各位以后有何打算?”鹿仗翁扶着那已经昏迷的鹿天鹤问道。

  “我袁霸天四海为家!各位,后会有期!”那第一次拜访周炜的为首的男子有些洒脱的说着,然后便转身向远处走去......

  “哪里有酒,那你就有我无名!”那无名又拿出自己的酒葫芦,向着树林的深处走去......

  “周兄弟,我兄弟二人还欠你一条命,他日我们定当报答!日后如果真要复兴天元宗,我兄弟二人一定会马首是瞻!因为你是我们队长!”鹿仗翁闪烁着真诚目光之中。

  周炜抱拳,同样真诚的看着鹿仗翁,说道:“珍重!”

  “告辞!”

  残阳之下,兄弟二人的斜影被拖的多长,一瘸一拐,走向了远处......

  就在人全部离去之时,赵无极的尸体似乎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变化,一女黑色的雾气从尸体之中散了出来,然后却又慢慢的聚集在了一起,最终,一个枯瘦的老者出现在了周炜的面前。

  “我的徒弟!”

  老者看着冰冷的尸体,无光的眼神之中泛起一丝的波动......

  周炜时刻都在防备着眼前的这个老人,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因为他知道眼前这老者就是赵无极的师父,也是他加入天元宗的目的!

  “你也是我徒儿的手下?”那老者又开始打量周炜。

  “是的,晚辈周炜,请问前辈是何人?”周炜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了。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身上的气息是怎么回事?那像是我的一位故人!”老者那深邃的双眸之中露出一丝的精光,问道。

  在这强大的力量之下,周炜知道,那件事自己是瞒不过去了,还不如索性摊牌,说不定还能一问究竟!

  “你可识得此物!”

  说完,周炜将怀里的天元宗扳指给拿了出来,呈现在了老者的面前。

  那名老者看到这碧绿的扳指之时,像是见到了自己多年未见的好友,声音似乎都有些颤抖,激动的说道:“年青人,你这扳指在哪里找到的,可否拿给我看看!”

  这似乎又是恳求的语气,周玮思索了一下,将那扳指递给了他。

  “就是它,就是它!掌门扳指!掌门......”

  老者的话似乎有些语无伦次了。

  “前辈,这时楚河前辈交给我的!”周炜乘热打铁的问道。

  “你说这是掌门给你的!那他人呢?”老者激动之情仍没有退去。

  “他已经死了!”周炜说到此处,声音也有些哽咽。

  f看3正版。章#;节4上◇酷L|匠d)网(

  “什么!不可能!他怎么会死!是不是你干的好事!”老者又有些发狂,冲到周炜的面前,一手抓住!

  “我怎么会害死我师父!”

  “你师傅?掌门一生之中就那几个徒弟,而且早已经不在人世了!”老者并没有放开周炜。

  “师父被傅天仇打败之后便一直关在万骷山的山洞之中,是我误打误撞被师傅吸到山洞之中,师父发誓不再出此洞,便毕生的功力传给了我!叫我为他报仇,为天元宗报仇!”周炜一口气将这些告诉了老者。

  老者听完之后便将周炜放了下来,似乎平静了一些,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晚辈若有半句假话,愿受诛心之痛!”周炜一脸严肃。

  老者沉思着,不一会儿,又问道:”掌门师兄的遗体在哪里?”

  “在清水镇旁万骷山中一悬崖下的山洞之中!既然前辈也是天元宗之人,那这扳指就请您收好,重建天元宗也就请前辈帮我师父完成!晚辈告辞了!”

  周炜一转身便朝着石城之处走去,恢复原来面貌的他在这石城之中已经少有人认出。

  “等等!”

  周围走了没有多远,那老者又朝着周炜喊道。

  “前辈难不成还要杀我?”周炜回过头去,说道。

  “接着!”

  老者又将扳指扔给了周炜,周炜大感意外,急忙伸手接住那扳指。

  “既然掌门师兄将这掌门之位交给你,还将自己数百年的修为传给你,想必一定有他的用意!再说我只是一具残魂,要这扳指又有何用!”

  “这......”

  “再说我也时日无多了!我的灵魂和我这徒儿是联系在一起的,他死了,我也活不了多久了,有限的生命还能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残魂笑了笑,便向远处遁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